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6:47 | 作者: 张坚利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8334

极少数鸽人素质亟待提高——观某类网评有感

 


2007531日上传第一篇稿件以来,至今已近一年。所写稿件受到广大鸽友热捧,有的鸽友还多次打来电话。真乃高山流水,处处知音。深切感到我国鸽友素质与十几,几十年前相比大为提高,作为其中一员我深感自豪。这种感觉与以前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但近期以来,出现了一些让人很不提情绪的网评。我之说不提情绪,并非因网评者观点与我相左。假若观点不同,展开讨论,辩明是非,我倒是求之不得。


 而这些网评者根本没有自己的观点,而是随心所欲,信口雌黄。无实事求是之心,有混淆黑白,扰乱视听之意。与绝大多数鸽友客观,公道的网评比起来很不协调,如同一曲恢宏铿锵的交响乐,突然蹦出几个不和谐音符,令人倒胃;又如一桌满汉全席的盛宴,忽然吃出一个苍蝇,让人恶心。更要命的是,那网评错别字连篇,颠三倒四,连小学三年级的作文都不如。


 


我没想到,在无学可上的“文华大革命”时代过去四十几年后的今天,在赛鸽圈内竟有如此鸽人。文化水平之低,领会问题能力之差,任意指责,随意攻击之大胆——正中了那句话,无知者无畏。总之一句话,综合素质之差,令人咂舌。


 这些网评,我大概归拢一下,可分这样几个类型:


 悯天怜人型。IP598220的说,“——咳!你的水平怎么就是不能提高呢?真为你着急!”(被评文章《冠军鸽群与冠军鸽》)。


IP598318的说,“登这样的照片有意思吗?如此这般,会影响你的威信和形象。”(被评图片《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插图之二)


当今社会早已进入学习型社会。我的理念是活到老,学到老,多年来我一直在做。学然后知不足。越学越觉知识浅薄,世界辽阔,人穷其一生,不过了解个皮毛而已。这位评者的水平肯定比我高,不然他有替别人着急的空肯定早坐在家里多看几页书了。如果觉着照片没意思,大可不看——你有看的自由,我有发的自由,大可不必替我的威信和形象担忧。说好听一点的是杞人忧天,说难听一点的岂不是吃饱了撑的?


 泼妇骂街型。IP123232的说,“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丢人。是不是写不出文章了。”(被评图片《平原鸽市即景之二》)


春节期间,有朋友说一年一度的平原鸽市很有看头,于是相邀前往,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回来后写了一篇稿子上传,而后感到意犹未尽,又将所拍照片整理出来相继上传,没想到上传第二张即招来漫骂。


 匹夫撒野型。IP同为123232的说,“请到‘丢人超市’问一下价钱。”(被评图片《平原鸽市即景之三》)。


泼妇骂街尚不过瘾,又来个匹夫撒野。不过鄙人才疏学浅,只听说过银座超市,华联超市,没听说过丢人超市。请问此君:莫非这丢人超市是你家的祖业?


 痴人说梦型。IP582422的说,“真不懂你是什么意思?拍条狗还好了尾巴!影响你的形象啊!!!”(被评图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鸽的王玉林》插图之二)。


IP同为582422的又说,“真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传递的什么信息?你真败!”(被评图片《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插图之一)


IP同为582422的还说,“人物照片是要拍全身的否则就象什么照!”(被评文章《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鸽的王玉林》


IP同为582422的还说,“怎么会找你是专栏作家 别的就不讲 你这个素质也不照!在这里 你的文章 对于鸽友 是一文不值!不要高傲的看人 虽然我的素质不高 但我不会胡诌!竟然写了 就要敢于承当 你看看这些评论 哪个是好的!”(被评图片《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插图之一)


 


这一连串的呓语,使人不禁想起精神失常的祥林嫂。但比祥林嫂还要糟糕的是,此人得了健忘症。他先是自己一条条评论,完了后以局外人的身份说,你看看这些评论(我还是替他加个逗号吧),哪个是好的!


如同《燕山夜话》里那个得了健忘症的人,自己拉完屎,起身回头说,这是哪个狗拉的屎?


此人的四段评论加起来也算篇文章了,但只能算梦幻文章。不是吗?前三段刚进入梦乡,留一半清醒一半梦——猜猜还知啥意思;最后一段夜梦正香,酣声大发——正常人已很难明白了。


只可怜了读它的人。


首先要老牛大喘气地念,其次要费尽心思地猜,最后还要莫名其妙地想——狗,好了尾巴?素质-----照什么?胡诌-----什么?敢于承当------什么?-------


幸亏是梦中呓语,倘若月黑风高之时,于旷野处遇到一个浪人这样对你说话,恐怕英雄好汉都得吓得屁滚尿流。


 肆意栽赃型。IP218987的说,“玩鸽本来是大众文化,你拿所谓的企业家说事什么意思?草根族就该死吗?我看你也是个向钱的家伙,没有多大的出息。什么天水系?20多年前的事情了吧,快让他见鬼去吧。”(被评图片《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插图之二)。


 


前阶段一天晚上,我和俭朴兄,来恩兄应邀到文龙老弟家作客。鸽友在一起自然少不了谈鸽子,于是我们先上楼看文龙新落成的鸽棚。


这时我突然想起前几天上传文章《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还需几张照片,于是就给他们照了张合影。


俭朴兄原是济南轻骑集团工会副主席(主持工作),现闲赋在家;来恩兄原为省政府公务员,20多年前下海弄潮,现在一家香港房地产公司任总经理;文龙老弟现任济南水箱厂副厂长。我们都是多年朋友,如此而已。何来大众文化小众文化?何来拿企业家说事?何来扯什么草根族的死活?将自己的随心妄想强加于人,无异于肆意栽赃。


至于我是不是向钱(?)的家伙,有多大出息则不是这位仁君能够评论的。凭心而论,你还不够资格,差远了。


不过有一点这位仁君说对了,我的天水系确是20多年前的事了,刚刚出版的2008年第一期《奥运赛鸽》刊登我的天水系介绍,题目就是“24年磨一剑,黄沙吹尽始到今”。不过它并没有见鬼,而是生龙活虎,一脉相承,至今已发挥7代,去年又拿了一个冠军。实际情况与这位仁君的愿望相差甚远。


这位仁君,不大好意思阿。


 好为人师型。IP602322的说,“不要把你的日记发上来,没看头,也没意思,照片你看照的么一套啊,标准相还是——,一点长识(莫非还有短识?——笔者按)也不懂啊。”(被评文章《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鸽的王玉林》)


似乎这样指点还不过瘾,IP同为602322的又说,“张坚利你写点相(?——笔者按)样的文章,发上些相(?——笔者按)样的照片,你看你弄的这些烂东西到底想说明什么,又能说明什么——”(被评图片《俭朴的名字俭朴的人》插图之二)


 


刚一看以为回到四十八年前,碰到小学老师;又一看以为回到三十九年前,碰到新兵班班长;再一看以为回到二十八年前,碰到宣传科科长;不过他们用这种口气对别人说话时候多,对我说话时候少。


仔细一看才知是网评。


这位网评者一副导师模样,站在高坡上,挥手指方向。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惟独忘了他是谁。


不说别的,就说72年我在报纸发表第一篇稿件,80年我干新闻干事,整天背着相机跑来跑去的时候,这位仁君恐怕还没出世。


乳臭未干,不知天高地厚,真让人替他汗颜。


 


 对以上网评本想不予理睬,因为沉默是最大的蔑视。但那一两个人不依不饶,得寸进尺,连连发难,连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一天我一位战友对我说,那几个人太不象话了,我查了一下,那俩小子是济南的,不行过两天查查他的户口。


我上网不久,即077月份原部队《238战友网》成立,我任主笔。首先推出的是“新兵日记”连载,深受好评。


随后不久几个战友知道我还干着鸽网勾当,就一直点击。他们并不养鸽,但对我的鸽子和文章感兴趣。前阶段就有战友对我说,我发现你那个网上有几个小子故意捣乱。我一笑,不置可否。身在鸽圈几十年,鸽圈的鱼目混珠,良莠不齐,我再清楚不过。


孰料这位战友血性脾气至今不变,竟擅自刨根问底了。我急忙对他说,这事你别管。


话虽这样说,但几十年的经历告诉我,凡以我为主角的事,有局外人看不下去了,就到了我发言的时候。


我回想一下,鸽圈内除几个老友外很少与他人交往,似乎没得罪什么人。但那一俩人捣什么乱呢?


严格讲已不是捣乱的问题了。


所用词句象“你真败”,“丢人”,“胡诌”,“向钱的家伙”,“没多大出息”,“你弄的这些烂东西”,“见鬼去吧”等等,都已近人身攻击,甚至可说已是人身攻击。如果据此以名誉侵权起诉此君,一点问题也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后再查,让此君稳稳地来个“见光死”。


但我还想用笔竿解决问题,同时也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卑劣,多么危险,已游走到法律边缘。


须知一篇文章从构思到完成,是一个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由素材到题材,由粗糙到细致的改造制作过程,是艰辛的脑力劳动,是心血结晶。


正如贾岛将“僧推月下门”改为“僧敲月下门”,为吟一个字,捻断三根须。由此方有千古绝句。


对待别人文章的正确态度是,尊重,拜读,学习,观点不同可以商榷,但决不能肆意诋毁,甚至人身攻击。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要大力加强社会主义网络文化建设,这是社会主义精神建设的重要内容。


让我们共同为此努力。


 


 


此文章拒绝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