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7:33 | 作者: 蔡文龙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5059

何以播下龙种 收获跳蚤

     赛鸽运动是一项竞争十分激烈的活动,强鸽必先强种是鸽界众所周知的一个常识。一地赛鸽活动高潮的涌动,伴随着的也往往是一阵难以抵挡的信鸽引种热。近两年地处鄂南的山城崇阳重新开展信鸽活动赛事,不仅勾起了诸多老会员的赛鸽瘾,也引发了不少新鸽友的参与热情。其间,按照 “龙生龙子,虎生豹儿”的理念,许多鸽友通过各种途径引进种鸽的情况十分突出。历时两年多的引种播种,得到的收获可谓喜忧参半,但喜的不少是意料之外,忧的多为大失所望。特别是一些初时引进高价品牌铭鸽的鸽友,包括笔者本人,作出的赛鸽原本是众望所归的,但经过几季竞翔的检验,结果却并不理想,有的甚至让人大跌眼镜。
     有鸽友称,赛鸽运动的不可预期性正是信鸽竞翔的魅力所在,全部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结果,普通鸽友与鸽界有钱的大腕就没得玩了。话虽这么说,但眼前出现的播下龙种,却收获跳蚤的现象还是有悖“鸽飞一滴血”的普遍鸽理,令人须冷静地坐下来加以思考与总结。回顾自己的育鸽过程,观察其他鸽友的养育情况,觉得有这么几方面值得关注。
     一、贪多不化,沦为收藏。在最初实施引种的时候,引种者往往可能陷于两个极端,一是把握不定,患得患失,引进一羽鸽子非常小心谨慎,唯恐引进的鸽子不能物有所值。想来也是情有可原,一只比吃坯鸡还小的毛疙瘩,动辄大几百,好几千块钱买一只,有的要上万元,甚至好几万元才能到手,若非财百万的大款,买得对不对头确实让人举棋不定,不能掉以轻心。二是受引种一阵阵情绪化的影响所致,只要引进种鸽开了头,先买的鸽子还没到见成效的时候,就容易这山看得那山高,见鸽爱鸽,恨不得把比棚中好的鸽子都弄到手,呈现出一种“引种饥渴症”的症状。我地鸽会会员不多,不足20位信鸽饲养人,但近两年通过多种途径直接或间接引进鸽子的方向却不少,近的除引进武汉、咸宁、赤壁及临省的临湘鸽外,远的还引进了上海、江苏、天津、西安、河南、重庆、广东等地的鸽子,涉及的品种也五花八门,如詹森的019、红狐,爱亚卡普的超霸,克拉克,林波尔,彼得.曼德斯,修斯肯,扬阿腾,凡布利安那,史古梅斯,凡王路易,胡本,狄尔巴,李鸟,吴淞老桃等等,转弯抹角牵扯到的名家鸽也有北京的爱亚卡普、侨友,上海的龙园,天津的大宝,南京往日的兆尊,乃至广州的罗家军等鸽种,就连近期在鸽界名声响,争议多的海霸王鸽,也在广东汕头大本营被我地鸽友托人引进于途中。分析个中原因,主要还是其中几位有一定条件的鸽友由于爱鸽至切,引发的“引鸽饥渴症”造成的。如果热情异化为以广泛占有为快的贪欲,极容易偏离引种是为了竞翔的目标,致使有些鸽友的种鸽棚成为铭鸽观赏棚,进而把一个不大的鸽坛徒然变成标注着当代铭鸽的收藏馆,展览台。其结果弄得有些鸽友每样鸽子还作出不了几羽赛鸽,就鸽满为患,出现“爆棚”现象。不仅常听到鸽子无缘无故游棚的抱怨,管理上财力、物力、精力的分散,也使赛鸽竞翔难有大的起色。原本看好某些超级鸽种后代精彩表现的鸽友,热情的期盼也变成了一声声叹息,显现出引种贪多而难以消化的弊病。荷兰老一辈赛鸽大师杜沙汀曾尖锐指出:“养太多的鸽子是走向衰败的开始。”并告诫初学者,养鸽规模急剧膨大是新手的大忌。这些金玉良言从鸽界先进们的做法上也可证实决非耸人听闻。前不久在上海与西安赛鸽名流胡长根谋面,他介绍,他在养鸽中确定的种鸽从来不超过三对,包括笼中飞出的西安6名鸽,不拟留作种鸽就送人。无独有偶,近期在有关报道上看到,河南洛阳的赛鸽名家王平以“淘汰好的,留下更好的”姿态,将近些年花大价钱引进的20多个有根有底的世界名品,总计达300多羽外籍种鸽或送给喜欢的鸽友,或自由放飞掉,最后只剩下6羽种雄,14羽种雌,照样在南非公棚,在国内赛场立于不败之地。这些名家的作法是很值得我地鸽友深思的。
     二、匹配不当,火候未到。虽然说赛鸽育种所涉及的生物遗传科学是有其特定规律可循的,但鸽子的遗传与变异的不确定性与较大的变数,却远不是用三原色调配颜料和一般的化学实验中的物质中和与反应那么简单。因此,涉足信鸽活动中在夯实鸽种基础的前提下,还有个利用引进的种鸽作育鸽子时,其种鸽间是否合配的问题。达到这个目标,一靠熟能生巧,实践出真知的经验与体悟;二还有个机缘巧合,种鸽通过配对后是否出东西的缘分问题。鸽界有句行话:称饲养鸽子要讲究“三气”,即种气、天气、运气。这说明信鸽活动除了谋事在人的重要前提外,成事在天的因素也是客观存在的。实际上某些赛鸽大家引以为傲的黄金配对,通常都是众里寻伊千百度,千呼万唤始出来,然后奠定走向赛鸽辉煌的基础的。正因为鸽种在生育遗传上事前的不可捉摸与作育结果的不可预期,才会除了少数鸽缘好,运气佳的鸽友,引进鸽子或遵原主人叮嘱,或自己费心琢磨,甚或随意组合就收到理想效果,而大多鸽友还要经历艰难的试探、摸索过程,还不一定有期望的结果。所谓赛鸽难,是一项磨练人的心志的事业主要也体现在这些方面。因此,反观我地鸽友引进好鸽育种,却出现某些差强人意的效果,种鸽的不合配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需要不断的进行调适。纵然是在外地已被检验合配的种鸽,引入新环境也有个适应问题,在新地方尚须再用一定时间积蓄火候,深入地验证,然后决定取舍。如今年我地中距离连续两次500与560公里双料冠军鸽鸽主,就是前年从江苏镇江打工回家养鸽的鸽友,当时他弄回十多羽包括带千公里、两千公里证书的赛鸽,成为鸽友们关注的焦点。但初时用这些鸽子作育的鸽子放飞,从几公里到几十公里,就飞掉了大半。今年用一羽两千公里归巢雄鸽与从毗邻的赤壁市引进的一羽千公里归巢雌鸽相配,所出的两羽赛鸽原是为参加湖北正大杯千公里幼鸽赛准备的远程鸽,却在下半年前后四次500公里的比赛中,都飞出好成绩,其中一羽连获两次分速达1100米/分以上的冠军,单羽鸽分速也创新了我地山区竞翔的纪录,超过了我地多个引进专攻中距离鸽赛的品种,这其中偶然因素与实际结果间的反差有多大真让人琢磨不透。但引进种鸽要多试,耐住性子等候作育效果是值得鸽人恰当把握的。
     三、轻信盲从,种不副实。信鸽引种上最让人窝火的是引进的种鸽有水分,血统记录与成绩证书被做了手脚。这方面掺假使坏的手法林林总总,不胜枚举;许多鸽友损失金钱、耽误宝贵的赛鸽时间的教训也屡见不鲜。因此,在引种上规避受骗的忠告很多,鸽友防骗意识也在不断增强。尽管如此,鸽友对鸽骗子防不胜防的情况还是难以完全杜绝,从我地引进诸多铭鸽的各不同情况与途径看,有些标榜着大品牌铭鸽的鸽子就存在明显的名不副实的问题。据了解,有的单纯听信赛鸽传媒上的卖鸽广告,引进的号称三代、四代连续发挥的欧洲荷比德铭鸽鸽种,不仅所出子鸽飞不出成绩,就是引进有放飞成绩记录的二代鸽种本身,不慎钻出鸽笼,几十公里竟然也飞不回去;有的价格不菲的名家鸽,以及一些台鸽品系鸽,说起来都能与有出处的名家,或台湾的赛鸽家电话联系,证实其正宗来源。当鸽友听信鸽贩口若悬河的说法,慷慨解囊购回鸽子后,往往得不到名家的证实,与提供的台湾电话也联系不上,花上年把时间弄出的鸽子,连100多公里空距的武汉都难得飞回。后被知情人告之不过是从福建沿海批发回内地的海翔迷失鸽。因此,从我地引进鸽子的情况来看,铭鸽确实不少,但鱼龙混杂,良莠难辩的情况也是客观存在的。鸽种不真,作育的赛鸽参加竞翔出现不尽人意的结果也就并不奇怪了。这主要还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鸽友引种要认识好鸽,先要结识好人。喜欢琢磨鸽子眼睛的鸽友,引种时最好要多琢磨鸽主的眼睛,揣度其有多少诚信度。有人说最好到拍卖会上去买货真价实的鸽子,对此在不排除拍卖会上也会出现相互哄抬与炒作的情况下,我看还是识人头,找有赛绩的名家引种最可靠,特别是到赛绩持续稳定,口碑好的名家、名棚引鸽最令人放心。因为好名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卖出一羽鸽子就等于发出一张名片,名家一般不会自毁更珍贵的名誉的。同时连续的成绩鸽及其相应作出鸽累积在自家棚里,也不能杀了下酒,也需要长期稳定的输出途径。当然,就像时下有人甘愿穿戴水贷名牌报饰那样,既想少花钱买鸽,又想附庸铭鸽满天飞的养鸽大流,而在赛鸽上并无抢前争先、积极进取的强烈动因,如此这般购进的大牌“铭鸽”,就另当别论了。
     四、惜鸽不放,赛时败北。见鸽爱鸽,只要了解到某知名品系鸽诸多的优势与好处,就想办法引入己棚,居为己有,足见其对鸽子的珍惜程度,用“爱鸽发烧友”加以形容是不过分的。兴趣往往是最好的老师,爱鸽没商量对于养鸽人参悟赛鸽翔道,然后在种养训上走在他人的前面,理当成为操弄鸽事的强劲动力。但实际鸽事活动中,如果对信鸽的珍惜过了头,转化为吝惜,把好鸽子异化为叫花子手里的糖果,拿在手里怕丢了,放在嘴里怕化了,自然不会产生好赛鸽应有的育种效果。我地鸽友真正涉足赛鸽运动不长的鸽友中,就有这种过分惜鸽的现象。观察有些鸽友颇有年头,为时并不短的养鸽情况,引鸽的门路不可谓不宽广,引进的各色有根有底的铭鸽也不可谓不正宗,就是临到比赛不是诸多原因没有鸽子上路,就是好不容易凑上鸽子入笼,飞起来也是丢失多,回返的寥寥无几,较之于后起步,鸽种逊色得多的鸽友,效果是天壤之别。说起来这是个简单不过的道理:玩信鸽,养来就是用来参加竞翔的“运动员”,要在比赛中有所作为,就需要平时多训练,同时用鸽笼来对鸽子育种的效果进行日常的检验。如果平时舍不得训飞鸽子,唯恐鸽子丢失,俟到赛时,别人纷纷出鸽参赛,那些平时没有得到足够量训练的鸽子,完全是以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姿势参赛,再好的鸽种,也没有完成竞赛要求的把握,就更不用说取得可观的赛绩了。相反,我地一位青年鸽友,因受经济条件限制,近两年引进的鸽子档次不高,还仅凭外观与个人好恶弄了一些“天落鸟”做种,但其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放飞鸽子成瘾,他身居公路养护部门,依托近些年四处修路的工程较多,委托工程车司机四处放鸽,平时育出的一大群鸽子丢失不少,到今年初,仅剩下9羽从10来公里到120多公里训飞了不计其数的鸽子。就是凭着这批鸽子,他除了在各项比赛中都取得可观的赛绩外,最令人瞩目的是在790公里的邯郸赛中,成为我地唯一当日归巢鸽的鸽主;今年湖北正大杯千公里比赛区,11月2日集鸽后因天气原因在北京压笼4天,11月6日才放出,他一羽雌灰鸽冒着连续多天终日不间断的淫雨按期归巢,成为山城千公里赛事的伯马。可见,一流铭鸽只是为信鸽竞获胜提供了一个雄厚的先天条件,在饲养环节既定的情况下,若舍不得投入训赛,使育赛效果落于二、三流信鸽之后决非危言耸听。
                              2005年11月25日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