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7:41 | 作者: 甘忠荣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8769

再谈海峡两岸赛鸽对飞

           
     再谈海峡两岸赛鸽对飞 

    

     2008年6月13至19日中国信鸽协会访问台湾时,两岸协会达成对飞的共识和决定。从那时至今已一年半有余。由于种种原因,这-对飞友谊赛尚未正式啓动。鸽界也在观望之中。
    亞洲鴿聯副秘書長、资深台湾鸽人,著名的“黄氏认证生命现象解码机应用系统”(“黄氏认证”)创始人黄镇参先生早在2007年曾与笔者就有过一次关于“两岸对飞”的研讨。当时,黄先生提出了“以海峽中线為放鴿地” 的主张。并提出“像王伟克先生提的一般进行九十度角以內的參賽区”“隨季節風改便” 的对飞设想方案。 2009年6月12日笔者将该次讨论以《一次两岸对飞的讨论》为题上传专栏、并在鸽刊发表时,黃鎮參先生又进一步表示了关注。双方又为此有了进一步沟通。因故,黄先生希王伟克先生发表高见。当黃鎮參先生拜读《海峡对飞“效果图”》手稿后,即表示“稍後將找時間譯成英文發表於保加利亞多語姊妹站”。现王伟克先生大作《海峡对飞“效果图”》 终于见诸传媒(刊于2009年第6期《中华信鸽》) 。在文中,王先生对海峡两岸对飞设想了四种方案, 即:一、面对面两岸对飞;二、面对面纵深对飞;三、海峡中轴点背对背对飞;四、海峡中轴点延长线“人”字形对飞。所谓“面对面两岸对飞”,就是海峡两岸鸽界各自将“自己的参赛鸽”“在约定的时间,在对方海岸指定的地点同时放出”。“面对面纵深对飞” 是将司放点远离海岸数十公里,在陆地上跨海向巢地放飞。海峡中轴点背对背对飞,是“双方的运鸽船只在海峡中间某个事先商定的地方汇合,统一号令,一齐放飞”。“海峡中轴点延长线‘人’字形对飞”是“避开海峡中线最狭窄处的连线中点做司放点,将最终的司放点沿海峡中线往东北方向或西南方向延伸,距离海峡两岸预定的参赛区、归巢地距离足够远时,选点放出,赛鸽归巢飞行的直线距离可以灵活确定,考虑海翔终究不如陆翔的前提条件,建议将最终的比赛距离定在200公里到300公里之间”。并逐一分析了效果。王伟克先生认为,“最‘两全其美’的对飞比赛形式,就是海峡中轴点延长线‘人’字形对飞。”此文刊出,将有助于推动兩岸鸽界就对飞方案的探讨。将有利于海峽对飞方案的实质性操作。为推动两岸对飞这一友谊赛的早日实现,笔者认为,很有必要就两岸对飞的可行性加以探讨。
     王先生上述在“纯技术纯理论”层面之文不仅认真而且是极为审慎的。甚至可用“过于谨慎”来形容。笔者认为,两岸对飞应从海峽两岸对应城市的地理位置、空距出发考虑。而且,这是基于海峽两岸特殊情况而为。我们也是在海翔这一特定条件下讨论两岸对飞、如何对飞?在《一次两岸对飞的讨论》中,针对日本与台湾两地早就举办过越海远程对飞(抗)赛,并有归巢鸽,笔者曾提出以下“两岸对飞友谊赛方案”:1、大陆和台湾分别设放飞赛点。2、或在海峡中设放飞赛点。
     这两种方案是基于两岸对飞是中短程空距(当日归赛程),而不是海上远距离飞行。从空距上看,台湾海峡两岸空距约200——400公里。以台北与大陆空距计,台北与福州两地空距约300公里。以海峡中选赛点空距两地各自飞返海翔空距不超过150公里;高雄与厦门两地空距不超过400公里,海翔空距200公里。这是赛鸽完全可以胜任的翔程。
     以上述台湾南北两城市为赛点对飞空距不超过400公里。与此相对应,台湾海峡两岸这南北两地之间之市、县均可参与对飞。这也是赛鸽完全可以胜任的翔程。在台湾海峽两岸,就台湾方面而言, 须从西岸城市北起基隆、台北至台中、台南、高雄一侧与福建省相应城市北起莆田、福州至厦门作考虑。(如浙江参赛难度大)笔者以为,大陆和台湾分别设放飞赛点,或在海峡中设放飞赛点,这两种方案均有可行性。比如在海峡中设放飞赛点,可以就王先生方案之三、四再议。或者说,采纳海峡中轴点延长线“人”字形对飞方案。就海峡中设放飞赛点,如台北与福州两地空距约300公里。按各自空距150公里计,与台湾多关赛的资格赛120公里差不多。(台湾海上竞翔总会信义分会去年秋季的五关汽车大奖赛,资格赛还是180公里) 。在海峡中设放飞赛点对飞绝对不是问题。而笔者认为,大陆和台湾分别设放飞赛点放飞,也可供选择。
      鸽界有一个观点是值得商榷的:“信鸽不适于海翔”。不容置疑,海翔赛对参赛鸽来说是一项非常残酷的比赛。参加海翔赛的参赛鸽,面对茫茫大海,途中无处着陆栖息,只有凭着坚韧的毅力和良好的体能拼命归巢,否则就会葬身大海。加之海上天气变幻莫测,所以海翔赛对参赛鸽来说一直是残酷的比赛。但因归巢率与陆上竞赛比相对低,就说信鸽不适海翔缺乏科学依据:1、古代航海者出海时,会携鸽数羽,用它传递消息或把归期带给远方的亲人;2、二战中军鸽从海上带回信息立功,军鸽可证信鸽海翔仍是天生本领。据悉,美国的海上救险专家利用军鸽帮助救险人员在海上寻找失踪者。据其实验表明,军鸽的辨认准确率在90%以上。在民间仍有信鸽在数百公里外的海上带回求救信。如:加拿大西顿先生在《阿诺一只信鸽的故事》中记载:阿诺(足上号码2500)用4小时40分在大雾弥漫的海面上飞行了210英里将在海上抛锚轮船的求救信,带回轮船公司,致抛锚轮船获救。(加拿大西顿:《阿诺——-支信鸽的故事》,见一九八二年第2期《信鸽爱好者》)。笔者注意到两岸过去自行海翔的事实,已证明信鸽海翔仍是天生本领。而海南星工场鸽业有限公司(公棚)已成功举办第三届(正主办第四届)越海竞翔赛(广东东莞至海口空距为500公里的决赛), 就足以推翻“鸽子不适合海翔”论。应当这样认为:赛鸽不是适不适于海翔,而是海翔的空距是多少?气候条件如何?只要空距合理(这里就还可从宽假设为500公里)、气候条件正常(排除恶劣气象条件)、训练有素、体能、翔距达标的赛鸽是完全胜任这一对飞的。因此,大陆和台湾两地分别设放飞赛点放飞,不可轻易否定。最早提出“以海峽中线為放鴿地” 主张的黄镇参先生曾这样表述过:“两岸之间的海面距离(200公里左右), 对赛鸽来说绝对不是极限。首先, 当年我认为非常残忍的海上竞翔, 因为鸽友的揣摩求进, 在黄氏认证竹塘育种场所在地的台湾中部, 最近一次海上230公里,外加陆上的120公里上下, 全程350公里的海上竞翔, 很多鸽会的归返率达90%以上。更早的一次比赛, 类似距离, 飞行六到十个小时的侧风比赛, 也有很多鸽会有五成上下的归返率。······竹塘(黄镇参先生育种场所在地)到厦门的空中距离约200公里。过去, 台中(距离近似)曾有鸽会办金门比赛, 因为赛事太容易, 鸽友觉得没有挑战性, 比赛因此停办······向极限挑站本是运动竞赛的常见目标。两岸之间的海面距离(200公里左右), 对赛鸽来说绝对不是极限。还只是小吃。当然海象恶劣的情况下, 比赛难度高到不堪承受也是可能的”。他指出,“远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西班牙属地加那利群岛, 送到摩洛哥释放, 最短的海面距离不短于300公里。这类赛程, 还得延伸到卡萨布兰加的全程1000公里。仍有过当日归返的纪录。”他还不以为然的说,“在金门可以听到厦门的鸡鸣, 数公里之遥, 应该不成障碍”。就两岸对飞,他还热情可贵的表示:“本人經營的竹塘黃氏認證育種場, 備有比賽鴿舍(雖然容量不大)。希望以現有鴿舍為基礎來組織一個先導測試賽。將受過海上訓練的鴿子送到廈門放飛。空距約200公里。如果中鴿協能配合這個構想, 我將盡全力來推動。細節另議。如果為這活動必須得組織一個相稱的賽鴿組織來作為中鴿協的對口,我也會來嘗試建立此一組織。此一組織分支機構及會員將涵蓋全台。·······”
      在今年春节期间,黄镇参先生还表示:“就台灣中部的鴿友來說, 出海180-300公里外加路上200公里已經是常規賽程. 還一個星期放兩次, 要連放七次呢!只要中鴿協同意給予台灣賽鴿到福建登陸放鴿的方便, 台鴿可以先到福建〔周六〕放, 原船集鴿運大陸方鴿子星期天在海峽中線沿線,或另擇放鴿地點試放。鴿籠,船現成,成本增加有限”。他还以去年底台湾多关赛实战举例说:“以2009年12月完成的北海冬季賽,一個星期兩次, 連續7次海上放鴿(海上150-300公里之間), 後五關還設定單關分速不得低於800米/分歸返,否則不得參加下一場比賽。如此嚴苛,到第七關都還有鴿子800米/分以上歸返。 鴿子是否能夠跨海飛行的問題已經可以拋諸腦後。剩下的問題只是, 願不願意搞,怎麼搞的問題。”事实也确是如此。
     很有意思的是:与台湾隔海相望的福建省信鸽竞翔开展得相当不錯,有条件、有实力参与海峽两岸对飞赛。该省过去从欧洲、台湾引进很多优秀快速鸽。全省幼鸽(鸽龄:百日龄、6个月、10个月)特比环大奖赛特别火爆。各地市一场比赛奖金百万以上(县区级三、四十万奖金也普通)。比赛空距为500、600、700公里,也有300到1000公里的比赛,由各地市、区县自己举办。福建省分为三个赛区:在东南部(第一赛区) 主要是泉州、漳州、厦门。东北部(第二赛区) 主要是宁德、福州、莆田。西北部(第三赛区) 主要是三明、南平、龙岩。除第三赛区地理条件差每年只举办春秋两季赛事外,第一和第二赛区一年四季都在比赛。而且秋季500公里分速达到1500——1600米。据福建省信鸽协会副主席兼副秘书长陈舒在接受《中国鸽网》记者胡长根采访时透露:他们前年曾准备组团赴台參观、进行访问。因组团,作为团体来往须报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方可,未能成行(鸽友以个人身份早就去过台湾交流、来往密切)。王伟克先生在文中说:方案有一个前提,“大陆方的参赛鸽,一般来说,要来自一个南北岸线长度大致与台湾岛西侧岸线对等的区域,比如只限福建省沿海各地的协会、俱乐部参赛,如此,成绩好判定。假若是初期以试验为主,则广东、浙江、甚至苏南、上海等地的赛鸽也可参与试飞。”笔者非常赞同这一见解。由于兩岸“试飞”,要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就试飞,笔者认为:王先生关于“广东、浙江、甚至苏南、上海等地的赛鸽也可参与试飞” 之设想是否面大了一点。笔者建议:
     1、两岸可先选一城市作为试点先试飞:具体作法,可先在福建第一、第二赛区即由莆田、福州、宁德至泉州、漳州、厦门之中先选-个试点,如福州试飞。(在台恐须经中国台北赛鸽总会与台湾北起基隆、桃园、台北至台中、台南、高雄这一区域的协会商定同意确定。选点,可先选台北)
     2、至于海峽中线放飞,是第二步。即海峽兩岸“南北岸线长度大致与台湾岛西侧岸线对等的区域”亦即是北起莆田、福州、宁德至泉州、漳州、厦门与台湾北起基隆、桃园、台北至台中、台南、高雄这一区域的协会参赛。这当在两岸对飞选点实施后施行。
      3、之后,广东、浙江、包括苏南、上海等地的赛鸽也参与对飞。
     当然,上述兩岸对飞,须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后进行。包括与台北赛鸽总会以及对飞之台湾对应相关协会达成对飞协议后实施。
      笔者相信:兩岸对飞赛,必将为台湾一直盛行的多关赛开创一个大有前途的新的赛线。必将加深两岸赛鸽界相互间的友谊;促进两岸赛鸽界的相互间了解;增进两岸赛鸽界相互间的信任。为两岸共同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笔者期待着这一盛况的到来。笔者坚信:这一天,也必将到来!

                                        刊于2010年第1期 (总第23期 )《五洲竞翔》

          推动海峡两岸信鸽交流 中国信鸽协会访问台湾 

                                           2008-07-29 09:29:00 体总网

中国信鸽协会代表团访问台湾
 
 

 

        应台湾中华台北赛鸽总会邀请,以中国信鸽协会主席李杰为团长的中国信鸽协会代表团于2008年6月13至19日访问了台湾。期间走访了台南县赛鸽分会、高雄中正分会、嘉义赛鸽协会、南区联合船队、南投县赛鸽协会、台中县赛鸽协会、台北市赛鸽协会。参观了百添鸽舍、纪生鸽舍、金奖鸽舍、明月鸽舍、绿油精鸽舍。 
        访问期间,两岸协会就赛鸽行业划分、出入境检疫、协会运作模式、竞赛机制差异、税制情况、赛鸽对飞等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座谈讨论。双方表示,信鸽是和平、友谊的使者,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人心所向,希望通过此次访问,推动两岸赛鸽界相互间的交流;加深两岸赛鸽界相互间的友谊;促进两岸赛鸽界的相互间了解;增进两岸赛鸽界相互间的信任;早日实现海峡两岸赛鸽对飞。台湾赛鸽界一致表示,我们是祖国的一部分,同样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感到自豪。血浓于水,救助四川灾区人民是每一个台湾人民真诚的心愿,海峡两岸赛鸽运动的繁荣和发展是我们共同的愿望。这是中国信鸽协会自1984年成立以来首次对台正式访问,它对促进和推动海峡两岸赛鸽运动交流和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

 

附:关于黄镇参先生信息

 


黃鎮參
亞洲鴿協聯盟副秘書長(1987
黃氏生命現象解碼及應用系統研創人
黃氏生命工程公司執行董事
混沌生命工程公司董事長
網站:
www.huangslifedecoding.com
行動電話: 0926-964-313

Steve Huang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Asian Federation of Racing Pigeon Associations(Since 1987)
Developer,
Huangs Life Decoding & Application System
Managing Director,
Huangs LifeEngineering Inc.
Board Chaiman,
Fuzzy Life Engineering Inc.
Website:
www.huangslifedecoding.com
Mobil: 886-926-96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