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7:41 | 作者: 甘忠荣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2936

也议谢炳先生参赛

      也议谢炳先生参赛
      近来在点击王宝生先生大作《也谈谢炳先生参赛》时,王先生说,“近日拜读魏亮先生大作‘给中鸽协的建议’一文,深感文字简练,意见中肯,是篇佳作。······拜读中,我非常支持文内的第五点。建议中鸽协的领导不要参加中国国家公棚赛和中国国际公棚赛。说白了就是中鸽协副主席谢炳先生不要参加这两项赛事了。” 
      经查魏亮先生原文是:“建议中鸽协的领导不要参赛于中国国家公棚赛和中国国际公棚赛。作为中鸽协的主要领导之一的谢炳先生,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威望,在国际上的赛事中也取得过特别好的成绩,但作为领导中鸽协的成员,最好不要参赛这二个公棚的赛事,谢先生完全可以参赛国内的其它任何赛事。”
      而王宝生先生对魏先生“建议”还对“最好不要参赛”理由作了进一步解释:“我支持魏亮先生的提议,不是建议谢炳先生不要参加中鸽协举办的赛事,而是谢炳先生不应当参加这两项赛事。谢炳先生不差钱,他的参赛更多是娱乐,但比赛就是比赛,特别是涉及经济利益的比赛更要慎重,更要有原则。谢炳先生不能参加这两项赛事是基于他的身份是中国信鸽协会副主席,虽然这是一个虚职,但影响在。近期他又被任命为中鸽协某专项委员会的副主任,说明他已完成从虚职到实职的转化。他不能既是组织者或主办者,又是参赛者,两者集一身让人有太多的联想,也让人有太多的议论。这不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是一项违反竞赛基本原则的事,这方面不能有通融。······完善游戏规则。”    
     这里,王先生所谈理由是:“谢炳先生不差钱,他的参赛更多是娱乐,但比赛就是比赛,特别是涉及经济利益的比赛更要慎重,更要有原则。”“谢炳先生不能参加这两项赛事是基于他的身份是中国信鸽协会副主席。”“谢先生是中国信鸽协会副主席,不能既是组织者或主办者,又是参赛者。”请问:我国有禁止中鸽协领导参赛的规定吗?国际鸽联有禁止国际鸽联主席、副主席、执行委员参加国内和国际级信鸽比赛的规定吗?   
     笔者曾留言:“ 根据公棚竞赛规程,符合参赛条件,谢炳先生在任何公棚参赛,均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按魏、王二先生高见和逻辑,那么,原国际鸽联主席卡罗斯先生在公棚和当地就不应当參赛。原国际鸽联主席卡罗斯先生以及现国际鸽联主席、副主席不应参加任何信鸽比赛。如谢炳先生不宜参加这两项赛事,他绝对不会参赛。请问:对谢炳先生这点是非观念难道还用怀疑吗?不要把自己估计过高。总之,参不参赛是谢炳先生之事,他人无权过问。”“ 前国际鸽联主卡洛斯. 马尔盖茨. 普拉思1941年3月6日生于巴赛罗那。卡洛斯的赛鸽在地区、国内和国际级的比赛中取得无数辉煌赛绩。其中最杰出的比赛是国际单一鸽棚赛(One Loft Race)。在国际鸽赛史上具有独特地位。他的赛鸽获得过一等奖11次,无数次获二、三、四等奖。历史上,没有人在这项比赛中获得过2次以上的一等奖。他还参加巴赛罗那大赛。按魏、王二先生高见,原国际鸽联主席卡洛斯先生、现国际鸽联主席、副主席、执行委员不应参加国内和国际级信鸽比赛比赛!”
      从现实来看, 我国省市县、区鸽协负责人(主席、会长、秘书长包括正副职)均是鸽赛的组织者、参赛者。长期如此,沒有什么不妥。鸽会章程也无禁止鸽协负责人参赛的规定,实际上他们不少还是夺奖的人物。在中国鸽界,中鸽协官员又有几位养鸽内行、在国内外参赛夺奖、为国争光?除虚职谢炳先生在国际上夺大奖外,很遗憾,没有。中国国家公棚赛和中国国际公棚赛是是创品牌在国际上显示我国赛鸽实力的比赛。没有理由不让养鸽家、育种家谢炳先生参赛。在中荣第四届信鸽文化论坛,当杜建芳先生向国际鸽联主席特雷索先生提问:“按照我们的人数比例应该在国际鸽联的副主席里面应当有我们的职位。国际鸽联为什么没有中国信鸽协会的领导成员?”谢炳先生补充回答时说:“问题也出在我们本身,因为我们以前都是官方去参加世界鸽联的比较多。那么,因为官方来讲养鸽子的人比较少,所以他没办法跟世界鸽联在管理上直接能够交流探讨,从鸽子上他们比较难以沟通交流,所以开完会也就走了。所以在国际鸽联在里边的影响力也就不是那么大,这也是我们本身的问题。现在中国鸽协也在慢慢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我相信将来会有这样的位置出来。还有现在我们还有国家的一种限制,因为有一个到点的问题,到点就退,人员都换来换去,所以没办法在世界鸽联能够进一步为全世界的鸽友们服务,这一方面也是有点问题。” 难道我们要这样继续下去吗? 
     笔者认为, 根据公棚竞赛规程,符合参赛条件, 任何人均有权参赛。包括谢炳先生在内。《2010年中国国际信鸽公棚赛、全国信鸽锦标赛暨世界锦标赛选拔赛规》参赛条件规定:“凡承认本规程的国内外信鸽爱好者均可参加。赛鸽一经入棚,即为合同生效,双方均严格执行本规程。” 符合参赛条件, 又有何理由不让别人参赛?人人平等又从何谈起?“法未禁止即自由”。中外如此。在此需要说明:尽管“他又被任命为中鸽协某专项委员会的副主任”。大家知道,在上述赛事中,训、赛包括管理谢炳先生均未参予。也不存在什么公不公平的问题。实际上,谢炳先生如参赛,他对每次训赛和其他鸽友一样:什么时后归巢、名次如何?归多少?他自己也不知。相信任何人也不知。这还有何不公?除非修改规程禁止中鸽协领导成员参赛外,谢先生则有权参赛。在中鸽协官员中,除“虚职”(且是副职)谢炳先生是国内外知名的赛鸽家、育种家有实力参加国际大赛有可能夺奖为国争光外,其他哪位中鸽协官员又有实力出阵征战?没有!在这种态势下,《中鸽网》一线记者何慧先生还居然一再支持谢炳先生“最好不要参赛”说。居心何在?当然,参不参赛是谢炳先生之事,他人无权过问。
      在此,王宝生先生、何慧先生也是向国际鸽联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国际鸽联主席、副主席、执行委员应不应参加国内和国际级信鸽比赛?特别是:他们不是虛职。是实职 。是现职!
    
     
   (说明 :此文提到何慧先生,及以下文字:“在中鸽协官员中,除虛职(且是副职)谢炳先生是国内外知名的赛鸽家、育种家有实力参加国际大赛有可能夺奖为国争光外,其他哪位中鸽协官员又有实力出阵征战?没有!在这种态势下,《中鸽网》一线记者何慧先生还居然一再支持谢炳先生“最好不要参赛”说。居心何在?”
        是因何慧先生在王宝生之文的评论中反复强调于3月2日18时后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