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8:10 | 作者: 原著:米歇尔·贝克(荷兰) 中文提供:张启文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9999

《杨阿腾传》第十二章 杨·库尔斯


  杨阿腾在五十年代中期所进行的最重要的种鸽杂交是用他的朋友库尔斯的鸽子进行杂交。库尔斯的三只雌鸽和一只雄鸽具有不可估量的育种价值,给予了杨阿腾鸽系以新的活力。1956年,杨阿腾与库尔斯共同进行培育,相互交换鸽子。杨阿腾从库尔斯那里得到了“老淡色”和它的姐姐“深库尔斯雌鸽”,通过共同培育诞生了“小库尔斯”,成为当时杨阿腾鸽舍中最漂亮的雌鸽之一,它的同窝鸽“白羽库尔斯”也是一只同样出色的鸽子。
  库尔斯于1914年出生在新弗瑟梅尔,这是斯丁伯根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库尔斯的职业是烤面包师。他天生就是个养鸽好手,在儿童时代他就与鸽子作伴,可以长达几个小时与鸽子在一起。库尔斯在三十年代还是个很好的兔子饲养员,1932年,杨阿腾从库尔斯那里买来了第一只兔子,几年之内,他在这方面也发展成为了荷兰的冠军。1956年,他们再次做生意,相互交换鸽子,进行高水平合作,结果是两个鸽舍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库尔斯是七十年代最伟大的赛鸽家和育种家。他对鸽子非常了解,而且能作出非常详尽的解释。库尔斯在做决定时非常果断,但他也和其它人一样,也有判断错误的时候。1956年,他用他的两只基础鸽与杨阿腾做交换,库尔斯从杨阿腾那里换回了六只小鸽子,其中有一只叫“白头号”。这只雄鸽在飞行数小时后返回家中,然后需要整整一个星期才能恢复,但不管怎样做,“白头号”总是拿不到名次。
  1960年,库尔斯将“白头号”参加利摩日比赛,在同一周末还有一场圣维仙的比赛,他的期望值很高。当“白头号”又一次名落孙山返回后,库尔斯没有再考虑就将它宰杀了。他还未来得及洗手,他参加圣维仙比赛的第一只鸽子已经返回,时间肯定是相当早,那是一只淡雨点雄鸽“19号”,它赢得了全国比赛第88名。这样,库尔斯以获得前100名的名次成为了荷兰知名的赛鸽家,但库尔斯很不幸运,“19号”的父亲已经死了,那就是“白头号”,它在“19号”到达前几分钟被杀掉了。库尔斯后来又三次到鸽舍后面的垃圾袋里查看,但它已无法再复活。“19号”后来也成为了库尔斯鸽舍中最重要的基础雄鸽之一。
  战后,库尔斯与他的同乡、卖报人马金·凡吉尔成了很好的朋友,他们以凡吉尔-库尔斯的名义干得不错。他们用当地有轨电车售票员艾泽罗斯和教堂村的贝尔仁的鸽子主要参加二鸽团体飞行比赛,在不到100公里的奎弗莱恩飞行赛中面对2533羽参赛鸽分别赢得了冠军和第2名,得到了二鸽团体赛的奖品—一台收音机。
  在那些年代里他们的最顶级鸽子是“深色07号”,这只雄鸽在一岁时就已经在中距离赛中崭露头角。它与那只相当大的“68号”交配生下了两只花雌鸽“49号”和“28号”。“49号”作为两岁鸽在斯丁伯根三次赢得比赛冠军。

  水灾
  1947年,布雷达的帕特里亚组织了战后第一次达克斯长距离比赛, 凡吉尔-库尔斯的“68号”赢得了第234名,这使他们感到极为惊喜,他们在那些日子里拥有了最好的赛鸽。
  一年之后,战后的第一届圣维仙长距离隔夜比赛举行,“深色07号”赢得这次全国比赛第411名,但又过一年后,它死于达克斯比赛场上。再过一年,“49号”在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第345名,但它的光彩当时又被“28号”所掩盖,“28号”在1950年面对4271羽参赛鸽赢得了达克斯比赛全国第58名。在当时,参与比赛较之获奖更为重要。1951年对凡吉尔-库尔斯来说本来应该是在长距离比赛方面有更大突破的时候,但却因为一场真正的灾难而被毁灭。
  培育新鸽子遭遇一个巨大失败,小鸽子大批在窝中死去,老鸽子消瘦得很厉害。库尔斯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淘汰了除“49号”的所有鸽子,只有这只非常好的花雌鸽仍然是毛发无损。之后,库尔斯又购买了来自德黑恩的梅斯特斯的“银狐”的一个孙子,将它与他的“49号”交配,他从中培育出了一些小鸽子。半年之后,这些小鸽子成为了杰出的赛鸽。
  库尔斯和凡吉尔的合作顺利进行,1953年,他们又开始对参与比赛抱予极大期望。他们用12只有经验的鸽子组成一支队伍。人们都相信,它们在比赛中做出重大突破是马上就要实现的事情。
  但灾难又一次降临,1953年2月1日发生了大水灾。拦海大坝拦不住汹涌的大水,泽兰省的小岛屿和西布拉邦部分地区被淹。这一灾难无法估量,大水以及所卷走的一切东西一直涌至斯丁伯根,凡吉尔-库尔斯的鸽舍当时也被没入水中,没有一只鸽子能够幸免于难。

  费尔梅恩
  库尔斯一家撤离家园,在菜农莱恩弗斯家中住了三个月,他的好朋友凡吉尔也与他们住在一起。这一偶然事件使这位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种植白菜的农民成为了一位鸽子迷,这也是件经常引起人们谈论的事情,但最终说来,撤离家园总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莱恩弗斯与库尔斯一家人开着那辆陈旧的福特车前往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他的朋友史密茨就住在那条马白勒大街边上。库尔斯与凡吉尔在那里有了收获,第一批小鸽子孵了出来,库尔斯可以从中挑选出四只,在库尔斯眼中,拿这四只鸽子回到新弗瑟梅尔重新开始显得数量太少了,为了不伤害这位好心人,他还是将这些鸽子带了回去。
  在史密茨的鸽舍底下有一块不到一米高的空地,那里有一些小乳鸽和部分鸽子,是准备出售给那些家禽商的。库尔斯看见那里有一只小小的脏雨点的小雌鸽,简单交谈几句后,这只为家禽商准备的雌鸽就被他装箱带回了自己的鸽舍。这只鸽子是史密茨从来自梅尔瑟勒的克利森兄弟那里将它买来的,他觉得这只鸽子太小,也不漂亮。结果,这只被取名为“克利森雌鸽”的鸽子成为了库尔斯最重要的育种鸽子,它是库尔斯鸽舍中两只绝对顶级的鸽子“团体赛优胜者”和“小汽车优胜者”的祖母。
  几周之后,莱恩弗斯向库尔斯建议,拜访比利时的著名大师和赛鸽运动记者—来自马林堡的费尔梅恩。库尔斯当即表示同意,并在那里花了很多钱买来了一只6岁的浅雨点雌鸽,所戴环号为B47-3313501。这只鸽子对库尔斯鸽系的形成和对凡吉尔以及杨阿腾的鸽系的形成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老阿腾种鸽
  1953年4月,库尔斯回到新弗瑟梅尔。洪水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人们开始全力以赴地进行恢复家园的工作。克利森斯和费尔梅恩的鸽子仍在莱恩弗斯那里逗留了一段时间,当时大家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地方来饲养鸽子,原来的鸽舍早已被洪水冲到了几百米以外去了。库尔斯在5月份使烤面包店正常营业后开始建造新的鸽舍。他与马金·凡吉尔的结合在此期间也告解散,他们决定各走各的路。
  库尔斯对他的儿子凯斯说,他在五年内将在信鸽的育种和比赛方面出人头地。他也确实实现了他的诺言。库尔斯知道,要成功就必须大量投资。因此,在那一年的下半年,他的策略中心点就是要购买一批好种鸽。当时,库尔斯已经有两只雌鸽,首先是那只光芒四射的“费尔梅恩雌鸽”,其次是那只具有多种特征的雌鸽—“克利森斯雌鸽”。
  “克利森斯雌鸽” 体型很小,而且显得很土气。库尔斯从来不敢向别人展示他的“克利森斯雌鸽”,一旦有鸽友前来拜访时,他就把它藏在一个旧鸽窝里。不过,库尔斯通过这只雌鸽培育出了两只基础种鸽。至于“克利森斯雌鸽”的来源则很少有人提起。

   “老种鸽”
  库尔斯必须寻找到一些雄鸽。他首先又去拜访了梅斯特斯,从他那里得到了“淡白羽”,一只身材适中的小雄鸽,这是梅斯特斯在1952年通过“灰布尔斯”和“银狐”这对鸽子培育出来的。尽管梅斯特斯对凡是他的顶级鸽子所生的小鸽子在出售时收取很多钱,而且当年有很多人向他购买,但对库尔斯所得到的这只“淡白羽”他却分文不取。“淡白羽”当时并不老,库尔斯对它进行训练,当年就将它与“费尔梅恩雌鸽”交配,生下的鸽蛋拿到他的同乡波斯特斯的鸽子窝里孵化。库尔斯以这种方式,用了3个月的时间使这对种鸽生下了八只小鸽子,这八只小鸽子都极有价值。1953年12月9日,梅斯特斯的“淡白羽”不幸死去,库尔斯失声痛哭。他的第一对基础种鸽的后代就象一根红线贯穿于他的整个鸽系。
  库尔斯从他这对基础种鸽中首先培育出来的是一只淡雨点白羽雌鸽“老淡色”,它是“小淡色”的母亲,“小淡色”又成了“好当岁鸽”和“昂古莱姆号”的母亲。库尔斯将“老淡色”的同窝鸽给了波斯特斯,波斯特斯从中又培育出了一批良种赛鸽。
  库尔斯用梅斯特斯的“淡白羽”还培育出了著名的雌鸽“淡色07号”,“淡色07号”又成了许多中距离赛鸽和杰出的种雌鸽“布洛克第二”的母亲和祖母。“布洛克第二”是著名的“小黑”的母亲。
  它的同窝鸽“老深色”是一只相当大的深色雌鸽,它在1955年在库尔斯与凡吉尔的结合解散后为库尔斯在长距离赛中首次夺奖,在9144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获得圣维仙全国比赛第1867名。同年,它在达克斯比赛中身负重伤飞回家。它的哥哥(环号为H53-795480)迁移到了马金·凡吉尔家,并在那里以“费尔梅恩”的名字渡过了一生。库尔斯有着了不起的育种鸽,他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培育出一批超级种鸽。除了上述鸽子外,梅斯特斯的“淡白羽”和“费尔梅恩雌鸽”生下的鸽子还有:“马克灰”、“淡好眼”和“87号”。

   被抓获的鸽子
  1956年春天,“老深色”和“老淡色”迁往斯丁伯根,杨阿腾立即拥有了两只很合适的育种雌鸽。这一年,杨阿腾与库尔斯这两位鸽子爱好者联手共同进行鸽子培育。杨阿腾特别感谢这次合作,他因此拥有了他的“小库尔斯”,一只非常漂亮的雌鸽,但更重要的是他的“49号”有了一只极好的种鸽。“小库尔斯”的母亲是杨阿腾的“深梅斯”,关于它的父亲则有一段美妙的故事。
  1953年冬天,库尔斯在每年一度的俱乐部展览会后与新弗瑟梅尔俱乐部主席帕拉曼斯一起喝酒聊天儿,当时天气很冷,库尔斯也就逗留了较长时间。
  帕拉曼斯说他抓获了一只雄鸽,是只“比利时”淡雨点雄鸽,它的眼睛罕见的漂亮,库尔斯应该去看看。帕拉曼斯想与库尔斯进行共同培育,但库尔斯听后并不感兴趣。几个星期后,他儿子凯斯在一个星期六去帕拉曼斯家,经过一阵商谈后,凯斯将这只被抓获的鸽子带了回家,库尔斯一见这只鸽就乐不可支,激动地嚷道:“天哪!凯斯,你比我更加懂得鸽子”。
  没有一只雄鸽会象帕拉曼斯所抓获的这只那样给库尔斯留下了深刻印象,库尔斯决定要与帕拉曼斯就共同培育问题达成协议。恰巧帕拉曼斯需要一只雌鸽,他就用“费尔梅恩雌鸽”换取了帕拉曼斯所抓获的这只雄鸽。这是一只再好不过的种鸽了,它被取名为“波尔环”,所戴环号为B50-6281652。后来证实,这只雄鸽的主人是来自于莫尔斯莱德的波尔·鲍斯汀。“波尔环”是一只超级育种鸽子,它创建了库尔斯的整个鸽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