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8:10 | 作者: 原著:米歇尔·贝克(荷兰) 中文提供:张启文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6809

《杨阿腾传》第十三章 新的一代

杨阿腾在他一生中出售过许多鸽子,他的鸽子需求量一直很大。他拥有许多好鸽子,如果一对种鸽被出售或被分开,他马上又会有另一对种鸽。从“黄金配对”“雨点最佳种鸽”以及后来著名的“老种鸽”,他都不断地培育出好鸽子。他也不怕近亲繁殖,他经常借用鸽子或与其它人进行共同培育,使他总是拥有足够的育种鸽子,而且其中有一半总是其它种类的。此外,他还拥有杜萨尔丁的“弯曲”这一杰出的鸽子品系,这一品系经常在新一代的鸽子中崭露头角。
  从1951年至1958年,杨阿腾组成了一些新的育种鸽,其中一些后代的品种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良。“雨点最佳种鸽”的后代“梅斯1号”、“38号”、“梅斯3号”和“深色梅斯”都成功地交替着与其它种类的鸽子交配。以这种方式培育得最为成功的是“羽冠”鸽子品系,这一鸽子品系的基础是“深狄尔巴”和它的同窝鸽“红贺尔曼斯”。杨阿腾培育这对鸽子也是在后来才从“借用的瓦赫马克”和杜萨尔丁著名的“弯曲”那里看出它们的育种价值。“红贺尔曼斯”作为小鸽子时在一次比赛中落伍,两年之后才回到它的老鸽舍,它被来自布雷达的一名叫梅尔克斯的人抓获,从那时起“红贺尔曼斯”也被称为“梅尔克斯”。

  科尼普斯

  杨阿腾在1954年将“梅尔克斯”与他那只著名的雌鸽“38号”交配。当科尼普斯的鸽舍管理员范东恩给杨阿腾打电话说,他们几个星期前从他那里买的鸽蛋孵出的小鸽子有羽冠时,杨阿腾感到震惊。他在电话中答复说,科尼普斯应该来换一下小鸽子。但从他那只“霍勒曼斯”鸽子培育出很多“羽冠”鸽子的科尼普斯坚决要把这只小鸽子留下,毕竟这两只“羽冠”鸽子是当时最好的雌鸽“38号”所生的。科尼普斯对此决定一生也没有后悔过。两只“羽冠”鸽子,“红羽冠”环号为H54-1026703,“白羽冠”环号为H54-1026704,都是非常好的种鸽。“白羽冠”的一个儿子“白羽37号”是他在1963年巴塞罗那赛鸽队伍中一只杰出的赛鸽,这只雄鸽赢得了全国比赛第48名。科尼普斯从杨阿腾那里得到过很多鸽子,而且大部分与“深梅斯”的一个女儿交配取得成功。

  凯斯·德克斯

  1954年,德克斯买来了杨阿腾新种鸽所生的一只小雄鸽。这只“红阿腾”环号为H54-696948,它本身并没有羽冠,但它的后代们却都有了这一特征,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些鸽子在全国飞行比赛中获奖。
  德克斯现在已经73岁,他是战前信鸽专家雷安·德克斯的儿子,是荷兰最好的赛鸽家之一。从1930年至1939年,他父亲雷安将52羽鸽子参加长距离赛并获得过四十次奖。三分之一的奖是由他那著名的“小子”(环号为N-27-22775)取得的,它在1930年达克斯比赛中赢得全国冠军。“小子”以及整个鸽舍的绝大部分鸽子都是比利时的名人佩尔先的鸽子种类,是通过来自布雷达的老人乌曼斯用狄尔巴的鸽子进行杂交而成的。
  德克斯的职业是开纺织厂。他用从杨阿腾那里买来的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他将“红阿腾”与杨阿腾那对“老种鸽”的女儿“淡阿腾”交配。他轰动一时的成绩是在1960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他的那对纯“阿腾种鸽”所生的“雨点39号”和“白06号”两只小鸽子面对3631羽参赛鸽子赢得了全国比赛第9名和第10名。“白06号”在同年还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第37名,一年之后又赢得了圣维仙全国比赛第13名。这对鸽子兄妹一共七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得前150名,是两只杰出的鸽子。
  “梅尔克斯”与“38号”交配仅一年,从1955年起德克斯得到了一只雌鸽,就是那只“花梅斯”,它在1957年赢得圣维仙全国比赛第796名(9045羽参赛鸽)。
  “梅尔克斯”的同窝鸽是“深狄尔巴”,它简直就是个奇迹。“深狄尔巴”尤其是与“梅斯1号”或叫“37号”从五十年代中期起交配,生下了一批超级种鸽。“37号”与“深狄尔巴”是汉克和范阿赫马、库尔斯、范德帕尔和德威尔特那些鸽子的父母,在“深狄尔巴”那些后代中时常也会出现那些著名的羽冠。

  希尔·范阿赫马

  范阿赫马的鸽子是“老阿腾”,环号为H56-968746。范阿赫马是土生土长的斯丁伯根人,他在孩提时代就拥有了鸽子,并且在比赛方面做得很成功。范阿赫马是个代理商,负责在布雷达地区土豆、豌豆和其它农作物的合同签订事宜。他与他的家人住在贝尔瑟赫林特路。
  这条路后来改名为弗朗瑟路,他在那里经营一家咖啡厅,1946年又将它关闭。那一年他一家人搬往范龙恩街,他在那里开始了赛鸽运动,由于他工作很忙,所以他起初一直将他这一爱好保持在最低水平。

  范阿赫马将他的鸽子参加最远也不超过奥尔良的比赛,尤其是远程赛鸽当时并不是他的优势,直到五十年代初才有了改变。在1952年和1953年,他属于杨阿腾的传奇般的圣维仙信鸽比赛队伍的固定核心成员,在杨阿腾成功的影响下,一些斯丁伯根鸽子爱好者在那一时期也都转向了远程鸽赛,范阿赫马也在其中。

 “老阿腾”

  在1954年和1955年,他也从杨阿腾那里拿了一些鸽蛋,1955年,他甚至从杨阿腾那里得到了整整一批鸽子。那一年他得到的鸽子都是最好品种,但却都没有取得多少成绩,那些小鸽子大部分在飞行训练中落后或很晚才返家。与杨阿腾商量后,范阿赫马在1956年决定将现有的鸽子淘汰,重新开始。一周之后,他被允许在杨阿腾那里拿走几对夏天孵出的小鸽子,
  在他拿走的6只鸽子中就有那只传奇般的深雨点小雄鸽“老阿腾”,所戴环号为H56-968746,范阿赫马的名字从那时起就与阿腾鸽系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了。“老阿腾”是大师杨阿腾晚年最好的种鸽“37号”和“深狄尔巴”的儿子。“老阿腾”也是一只很特别的鸽子,放在展览会上形象非常好,这只鸽子与他的兄弟—库尔斯的“深阿腾”和范德帕尔的“深雄鸽”都是杨阿腾培育出的最漂亮的雄鸽之一。
  范阿赫马将“老阿腾”与同乡范梅尔的一只3岁雌鸽交配,范梅尔从罗姆博茨那里得到这只雌鸽,并将它与斯托弗伦共同培育出的一只雨点雄鸽交配。他还将直接从杨阿腾那里得到的“老种鸽”的儿子“老白羽”与他从来自德黑恩的渔民和牛奶商艾泽曼斯那里得到的一只“国防军鸽子”交配。从这些种鸽中,他为自己培育出了一系列冠军鸽子。
  “雨点鸽”和那只3岁雌鸽生下的最好的雄鸽是一只花鸽,它在1岁时迁往范梅尔的内弟伊利克斯家中,这只雄鸽就是“老花”。范梅尔后来又从伊利克斯家中将它带回来,它成了那只无与伦比的雌鸽“50号”的父亲。“50号”在1971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在7769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赢得了冠军,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的比赛中一共获得过七次奖。“老花”的纯种妹妹是“老深色”,所戴环号为H55-497392,它是万德维根及其儿子们的鸽舍的种雌鸽。
  范阿赫马并不知道他将一对世界级育种鸽放在了一起,“老阿腾”和范梅尔的那只很快就被取名为“罗姆博茨雌鸽”的鸽子年复一年地生育出超级的赛鸽和种鸽,“罗姆博茨雌鸽”所戴环号为H54-696797,它是斯丁伯根理发师罗姆博茨的基础种鸽的女儿。
  1947年,罗姆博茨从他的同乡范奥斯那里用2盾50分买了一对小鸽子,在这对鸽子中有一只相当大的灰色雌鸽,所戴环号为H46-432067,它是种鸽“老布利考斯”和“老灰”的女儿。他将这只“大灰”与来自雷佩尔街的范伦豪特的一只漂亮雄鸽“淡范伦”交配,这只雄鸽是同乡范希尔特的“国防军对鸽”的儿子。罗姆博茨从这两只鸽子中培育出极好的鸽子,其中最好的灰色雌鸽是那只无与伦比的“38号”,它接连在三个季节中都成为了斯丁伯根中距离赛冠军。

  苏大·范德贝赫(亦可译成:苏大·范登博格)

  罗姆博茨从同乡范德贝赫那里买了一只雄鸽,他为此付出了许多钱。因为当时范德贝赫停止饲养鸽子,要将整个鸽舍出售,为了那只雄鸽,罗姆博茨把整个鸽舍都买了过来。这是一只深雨点白羽雄鸽“冠军号”,据范德贝赫所做的详细介绍,“冠军号”生于1947年3月28日。它的父亲是“花鸽”,是范德贝赫从杨阿腾那里得到的一只小鸽子,“花鸽”是“十一羽”的纯种哥哥,“十一羽”是杨阿腾后期的先祖雌鸽“老花”的母亲。“花鸽”的父母是11岁的“自行车飞鸽”和杨阿腾的先祖雌鸽“老乌曼斯”。“冠军号”的母亲是“老乌曼斯”的纯种妹妹“狄尔巴”。范德贝赫是从他的朋友迪威德那里得到这只“狄尔巴”的,整个鸽舍的大部分鸽子都来自这位体育记者迪威德。
  范阿赫马的儿子汉克是一名粉刷工,在斯丁伯根粉刷公司工作。他让父亲最为高兴的事情就是在1957年夏天他对范梅尔家的拜访,他们交换了一些鸽子,作为答谢,他得到了那只“罗姆博茨雌鸽”。日后,“罗姆博茨雌鸽”成为了他们鸽舍的无与伦比的基础雌鸽。在那一年,范阿赫马那对非常著名的种鸽又培育出了5只鸽子,在当年秋季前后生下的一只鸽子是杰出的赛鸽和种鸽“达克斯号”,它五次赢得了达克斯比赛冠军。“达克斯号”在取得这些比赛胜利之后迁往了万德维根及其儿子们的鸽舍,与那里的“老多福杰”(老雄鸽)交配,育出了著名的赛鸽和种鸽“152号”以及它的同窝鸽“白条号”,还有“瘦子”、“74号”和“老深色”。
  斯丁伯根人斯托弗伦、德威特、范贝亨和马金·凡吉尔都从范阿赫马父子那里得到过种鸽。许多鸽友都花钱购买那对超级种鸽的鸽蛋或小鸽子。
  范阿赫马父子在1958年秋天从他们的“老种鸽”中培育出一只雄鸽,就是那只著名的“白羽”,它在1岁时就多次赢得中距离比赛冠军。1960年,“白羽”首次参加圣维仙比赛,这只漂亮的雄鸽在3631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获得了全国比赛第416名。几周之后,它面对3142羽参赛鸽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第2名,范阿赫马本来眼看着就要成为冠军了,但“白羽”被来自维勒布洛德的黑伦那只“小黑”捷足先登,成了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不过,大奖还是被范阿赫马得到了,因为范阿赫马的“白羽”和“达克斯号”一起赢得了团体赛冠军,奖品就是范阿赫马客厅中那台立体声音响。

  “500号”
  1961年,“老种鸽”生下了最好的鸽子,就是那只世界著名的“500号”,所戴环号为H61-141500,它后来成为了荷兰信鸽中最好的育种雌鸽。这只深色雌鸽与它的祖母—杨阿腾的“深狄尔巴”长得一模一样。1963年,这只雌鸽在昂古莱特的协会飞行赛中面对2474羽参赛鸽取得了第22名的成绩,几个星期后,范阿赫马又将他极为宠爱的这只鸽子参加达克斯全国比赛,在3395羽鸽子参赛的情况下,“500号”获得第493名,预示着它的前程似锦。范阿赫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建造起了荷兰最强大的信鸽鸽舍,但紧接着他就厄运临头了,这位斯丁伯根人在几周之后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而去世。
  多年来一直与其父亲共同培育鸽子的儿子汉克接管了种鸽舍的管理。他工作非常繁忙,在此期间他已经是贝亨奥普佐姆的LIWA粉刷公司经理,并且还负责对邻居利滕贝赫的鸽舍的管理。他打算继承父业,尽量改良鸽子的品种,他的育种鸽舍的核心是“500号”。他父亲就曾说过,“500号”将成为他们鸽舍中最好的育种雌鸽。
  范阿赫马的预言实现了,汉克将“500号”与斯托弗伦的其中一只雄鸽“老斯托弗伦”交配。“老斯托弗伦”飞行最远也没有超出过奥尔良,这只6岁雄鸽身上有50%是老鸽子种类的血液,它是“老范阿赫马”和超级赛鸽“小子”的同窝鸽“美人号”的儿子。别人出再高的价钱,斯托弗伦也不愿意将它出售,这只雄鸽长年以来一直与荷兰最好的雌鸽“老淡色”交配,但是,当斯托弗伦的太太安娜听说他的同事愿以400荷盾的价格购买这只雄鸽后,当天晚上,斯托弗伦家中发生了激烈争论,第二天,斯托弗伦亲自将这只雄鸽带去,给安娜带回来一台新的洗衣机。
  “老斯托弗伦”是一只强健的雄鸽。1965年,汉克将它与他的雌鸽“500号”交配,这对种鸽生下的最好的鸽子是世界著名的“26号”,它十一次在长距离赛中获奖。1967年,它获得达克斯全国比赛第291名,从第二年开始,就已经没有其它鸽子能与它匹敌,它先后赢得了所有全国比赛的第6名、第13名、第16名、第17名、第44名、第220名、第327名、第500名、第586名和第689名。但是,“老斯托弗伦”并没有能给汉克带来更多的幸运,这只鸽子在1966年就失去了交配能力,它当时才8岁。
  汉克当年还临时负责管理利滕贝赫的鸽子。利滕贝赫这位菜农拥有非常好的育种鸽舍,由于工作过于繁忙,他在1967年1月决定将整个鸽舍出售,汉克必须负责将所有鸽子售出。汉克在销售过程中表明了他确实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销售领导人,他自己也买下了一只雄鸽名叫“斯普鲁特”,所戴环号为H64-1096022,后来又改名为“老利滕贝赫”。这只雄鸽在1966年利滕贝赫的圣维仙赛鸽子队伍中还是一只年轻的鸽子,它在5869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获得了全国比赛第213名,更重要的是,它返回家时仍然精力充沛,还有足够的精神在家上空盘旋。汉克对它进行了训练并且用它取得了很大成绩。

   “02号”和“03号”
  “老利滕贝赫”发展成为了一只“育种大师”,它使那只在十一岁死去的“老阿腾”很快被遗忘。1967年,汉克将“老利滕贝赫”与他的基础雌鸽“500号”交配,在五年时间内,培育出了一只又一只顶级鸽子。那一年他培育出了著名的“团体赛优胜者02号”、“团体赛优胜者018号”和那只传奇般的“03号”。1971年,汉克就用这三只鸽子在巴塞罗那的大型比赛中,分别获得了第20名、第21名和第43名。他用“团体赛优胜者018号”和“团体赛优胜者02号”赢得了团体赛冠军。他没有让三只鸽子一起参加三鸽团体比赛,尽管他的鸽子“03号”一年前在巴塞罗那全国比赛中获得第69名。结果,由三只鸽子共同参赛的三鸽团体赛冠军被约斯滕的三只巴塞罗那雌鸽夺走。
  来自泽赫的铁匠拉泽罗姆是一位杨阿腾鸽系鸽子的疯狂收集者。在这些鸽取得了巨大成绩后,他出大价钱要将整个鸽舍的鸽子买去,包括所有小鸽子、1岁鸽和那对著名的种鸽,以致于汉克只好将他那个超级鸽舍中的大部分鸽子出售给他。拉泽罗姆对这些鸽子进行培训,汉克的这些鸽子在泽赫的新鸽舍中完成了它们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育种工作。传奇般的“老种鸽”的最好的儿子是“团体赛优胜者02号”,它在长距离比赛中共获得过十一次奖,其中五次赢得了巴塞罗那比赛冠军。从1971年至1975年,这只鸽子在全国比赛中先后获得第15名、第21名、第35名、第138名和第248名。
  汉克继续培育他的小鸽子,那一年他由于忙于搬家,没有太多时间来弄鸽子,他的太太伊欧接管了大部分鸽舍管理工作,他仅把精力集中在鸽子的培育方面。他五年没有参加比赛,全力以赴偿试恢复育种鸽舍的复兴。他的成功令人赞叹,“26号”和“500号”这一近亲繁殖体系是他现在的鸽舍的基础。

  杨·库尔斯
  库尔斯鸽舍的基础雄鸽无疑是“深阿腾”,所戴环号为H56-968777。这只雄鸽是汉克的基础雄鸽“老阿腾”的哥哥,这又一次表明这又是来自杨阿腾的顶级种鸽“37号”和“深狄尔巴”的。
  库尔斯鸽舍中有许多是直接从杨阿腾那里来的鸽子,由于他与杨阿腾共同培育过,所以这并不奇怪。他和他的儿子凯斯都非常感谢杨阿腾那些鸽子所表现出的育种价值,他的“老阿腾种鸽”就是由两只杰出的种鸽“深阿腾”和“淡色鸽”组成的。库尔斯一直到1960年才将这两只鸽子放在一起,在后来的年代里又将它们分别与他的老鸽系的鸽子交配,结果又出现了一批无与伦比的顶级鸽子。
  “37号”和“深狄尔巴”的儿子“深阿腾”与许多不同的雌鸽交配生下了许多很好的赛鸽和种鸽。1957年,库尔斯将它与“老木匠”和“种眼波尔”的一个女儿“布洛克第二”交配,这对种鸽生下的最好的鸽子是著名的“小黑”,这是库尔斯最好的雌鸽之一。“小黑”在圣维仙和达克斯的比赛中一共获得过十二次奖,其中十次都在全国比赛的前400名之列。

  杨·范德帕尔
  斯丁伯根人范德帕尔也非常感谢他的“深色雄鸽”的育种能力,这只直接从杨阿腾鸽系而来的雄鸽同样是新的种鸽“37号”和“深狄尔巴”的一个儿子,也就是范阿赫马和库尔斯的基础雄鸽。
  范德帕尔生于1902年9月7日,于1966年10月29日突然死亡。他一生都在鹿特丹的一个鲜花栽培温室工作,他也是一位信鸽育种大师,鉴于他的职业,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奇怪。在五十年代初,他在斯丁伯根就是中距离赛鸽家,他的第一只鸽子是从范奥斯那里得到的,当年范奥斯是中短距离比赛的高手。在他的鸽子中也有许多远程赛鸽。他在长距离比赛上可算是大器晚成。1960年才首次参加隔夜长距离赛,他在长距离比赛方面取得成功的基础是他在1957年从他的女婿范奥斯那里买来的那只淡白羽雄鸽“达克斯号”。“达克斯号”是罗姆博茨的基础种鸽的儿子,它在1953年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第72名。
  范德帕尔一直在寻找一只好的雌鸽。他拜访了当时拥有斯丁伯根最好的信鸽的斯托弗伦,他的两只著名的雌鸽“小子”和“美人号”的母亲就是来自于斯托弗伦的鸽舍,还有一只雌鸽来自于范奥斯的基础种鸽“老布利考斯”和“灰狄尔巴”,所以,他去找斯托弗伦寻求鸽子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他从斯托弗伦那里得到了一只1岁雌鸽,所戴环号为H56-472412,这是那对理想的种鸽“凡吉尔”和“小子”的女儿,他将它改名为“老淡色”,并成功地将它培训出来,在1960年首次成为了有名的信鸽。
  1958年,范德帕尔将“达克斯号”与斯托弗伦这只“老淡色”交配,这对种鸽生下了“钢眼”,一只非常好的灰色雄鸽,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中先后获得了第141名、第145名、第237名、第439名和第535名。它的同窝鸽“49号”仅参加了沙托鲁、吕费克和昂古莱姆的中距离比赛,在这些比赛中它往往能赢得冠军。

  “深色雄鸽”
  范德帕尔在1957年秋天拜访了斯托弗伦。他也去拜访了杨阿腾本人,他首先从他那里买了两只小鸽子(一只雄鸽和一只雌鸽),被称为“深色雄鸽”的这只鸽子成为了他的鸽舍中的基础雄鸽之一。杨阿腾是在他的事业接近尾声时从那对最好的种鸽中将这只雄鸽培育出来的,“深色雄鸽”是“37号”和“深狄尔巴”的儿子。那一年,“37号”起初是与库尔斯的“老深色”交配,到下半年,杨阿腾又将它与“深狄尔巴”交配。1958年,范德帕尔将“深色雄鸽”与他的“老淡色”交配,培育很快获得成功。这对种鸽在那一年生下了“淡色雄鸽”和它的同窝鸽“64号”。“淡色雄鸽”是范德帕尔的宠儿,它个子不大,但却是个非常好的赛鸽,范德帕尔总是将它参加中距离比赛。它在3岁时参加圣维仙全国比赛,立即获得了第33名。一年之后,它又在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45名和达克斯全国比赛第629名。它在5岁时又最后获得达克斯全国比赛第14名并赢得了一套精美的厨具。接着,“淡色雄鸽”迁往育种鸽舍,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1961年,“64号”获得达克斯全国比赛第29名,它的同鸽舍鸽子“55号”获得第30名。“64号”和“55号”都是在那一年达克斯全国比赛中初次参赛的鸽子,范德帕尔通过它们赢得了谁都渴望得到的“银鸽”流动奖杯。这个奖杯在他的客厅里放了一年,范德帕尔对此感到非常的自豪。
  一年之后,他将“深色雄鸽”与同乡比腾的一只雌鸽交配,比腾是用罗姆博茨的鸽子建造起他的鸽舍的,他的鸽舍中最好的鸽子是一只他从同乡范梅尔那里买来的雌鸽“淡罗姆博茨”,它是“老种鸽”的女儿。范德帕尔得到了这只杰出的育种雌鸽所生下的一对鸽蛋,但更重要的是,他与比腾商定,他在那一年的秋天可以借用这只雌鸽。他将杨阿腾的“深色雄鸽”与“比腾雌鸽”交配,培育出了一些好鸽子,最好的雄鸽是他的世界著名的“01号”和“07号”。“07号”是一只强健的鸽子,范德帕尔用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中四次获奖,他自己则认为,这更是一只杰出的种鸽,事实也证明了他是对的,拉泽罗姆后来也从这只具有超级育种能力的“07号”获利。相反,“01号”则是一只顶级赛鸽,这只深色雄鸽在长距离比赛中五次获奖,其中在1963年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71名,在1965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44名。这只鸽子在后来也生下了许多顶级鸽子。拉泽罗姆将它买来,赠送给了他最好的朋友—来自费尔普的雅科普斯。雅科普斯在他晚年时候通过这只鸽子培育出了许多杰出的长距离赛鸽。来自阿斯梅尔的季尔德连兄弟也通过“01号”鸽子这一血统取得了无与伦比的成绩。

  “晚生的阿腾”
  范德帕尔在第一次拜访杨阿腾时两人就已商定,范德帕尔几个星期以后可以无偿地前来取走一些鸽蛋。范德帕尔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当时他带走了通过交换得到的一只雄鸽和一只小雌鸽。雄鸽取名为“库尔斯”,它是杨阿腾的基础种鸽“白羽库尔斯”和“花38号”的儿子,“白羽库尔斯”是“小库尔斯”的同窝鸽,“小库尔斯”一直与“49号”交配。“白羽库尔斯”这只雄鸽直接来自于新弗瑟梅尔的库尔斯,是共同培育的产物,它的父亲是“波尔环”,母亲是“深梅斯”。杨阿腾的“花38号”是“布尔斯”和“38号”的女儿。范德帕尔从杨阿腾那里得到的小雌鸽成长顺利,它是“白羽梅斯”和“老马斯”的女儿,被取名为“晚生的阿腾”,所戴环号为H57-369749。
  “库尔斯”和“晚生的阿腾”都是建立范德帕尔鸽舍的支柱。在1958年和1959年,他将这两只鸽子交配,生下了一些杰出的鸽子,首先是“55号”,所戴环号为H58-314655。这只雄鸽先后赢得了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第30名、第49名、第77名、第377名和第507名。1961年,它与“64号”一起赢得了达克斯比赛全国最高荣誉奖“银鸽”奖杯。
  范德帕尔在十年的时间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建造了一个欧洲著名的鸽舍。在他1966年去世后,拉泽罗姆将他鸽舍的鸽子全部买了过来,他用这位简朴的斯丁伯根人那些坚强健壮的鸽子取得了很大成功。范德帕尔的“库尔斯”成为了他那只无与伦比的“金鸽”的父亲,“金鸽”在七十年代引起了轰动。

  杨·德威特
  1959年,德威特用几袋鸽子饲料与安东·阿腾换取了由著名的“37号”所生的一个雄鸽和一只雌鸽。“37号”在那年秋天又重新与“深狄尔巴”交配,那只小雄鸽身体还没有一只乌鸦大,但它成为了德威特鸽系建造的一根牢固的支柱。这位磨坊主看出了这只小雄鸽的价值,他非常地谨慎,不敢将它参加比赛,在它成为1岁鸽时立即将它放入种鸽舍,之后给它取名为“老阿腾”。1963年,“老阿腾”已具备了一切超级信鸽的特征,德威特将它参加圣维仙全国比赛,它没有辜负主人对它的期望,在3321羽鸽子参赛的情况下,赢得了全国比赛第26名。在圣维仙比赛之后,德威特将“老阿腾”与他的“独眼”交配,这对种鸽再也没有分开过,多年中培育出了许多非常杰出的鸽子。1963年,“波城雄鸽”诞生,它在长距离鸽比赛中共七次获奖,1968年在达克斯比赛中获得了全国第58名,在1970年波城全国比赛中获得第17名。
一年之后,“76号”诞生。这只雄鸽作为幼鸽赢得了昂古莱姆西角地区比赛冠军。德威特在那一年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他的鸽子赢得了冠军、第3名和第4名,之后,又在全国比赛中面对2623羽参赛鸽获得了第20名、第30名和第40名……。“76号”还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赢得了三次奖。
   又过一年,德威特用那只“76号”的纯种妹妹又一次赢得了昂古莱姆西角地区比赛冠军,全国比赛第2名。那只小雌鸽,它的名字是三位数,在它诞生至今的三分之一世纪中,全世界都已对它很熟悉,它就是那只奇迹“131号”。这只雌鸽是现在无数顶级鸽舍的基础,在德威特1973年去世后的同年12月1日,这只在海尔伦的“131号”以8000荷盾的价格被公开拍卖给了比利时鸽友坎佩尼斯,这在二十年前是最高记录。
  “37号”与许多不同的雌鸽交配,成为一只超级种鸽,与它交配最好的是“深狄尔巴”。此外,它与“小花”、“老乌曼斯”、“弯曲”、“老淡色”以及“花38号”所生下的幼鸽都是罕见的超级鸽子。
  弗林德威兄弟科尔和雷恩从杨阿腾那里将这只有名的鸽子借用过两次,每次都大有收益。1958年,他们将“37号”与他们著名的“05号”交配,这是一只非常漂亮的雌鸽,是从同乡科尔恩那里借来的一只雄鸽和他们从杨阿腾那里买来的“老花”所生。科尔恩的雄鸽是直接从梅斯特斯那里得到的,它是那对著名的种鸽“86号”和“银狐”的儿子。“05号”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第59名、第222名和第342名,圣维仙全国比赛第472名和第601名。科尔和雷恩兄弟将“37号”与“05号”交配,培育出了著名的深色雄鸽“22号”,这只雄鸽直到五岁才参加长距离比赛,是那一年中荷兰最好的鸽子之一,它赢得了圣维仙比赛全国第28名,达克斯比赛全国第23名。作为种鸽,“22号”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科尼普斯
  杨阿腾的“雨点最佳种鸽”生有四只小鸽子,其中包括“深梅斯”,这只雌鸽是杨阿腾最好的赛鸽,而且它生下许多后代使杨阿腾的鸽子种类有了很大的改良。1956年,杨阿腾的这只种鸽与库尔斯的一只雄鸽交配生下了著名的种雄鸽“小库尔斯”和它的同窝鸽“白羽库尔斯”。早在1954年它与“布尔斯”和“弯曲”所生的一个儿子交配就生下了一批非常好的种鸽,其中最好的都被科尼普斯和他那位不可分离的鸽舍管理员范东恩买去。
  科尼普斯在五十年代忙于纺织厂事务,他住在米德尔哈尼斯小村庄弗拉克岛上。当时,他拥有号称荷兰最大的鸽舍。忠实的鸽舍管理员范东恩一直作为他的助手,这位健壮的人是他取得成功背后的最大力量源泉。
  战后,他建立起了一个拥有世界各种血统信鸽的鸽舍。他有狄尔巴和布尔斯的鸽子,有威白尔的鸽子,有赛马克尔兄弟、贺尔曼斯、霍勒曼斯、华普利和阿图尔的鸽子。科尼普斯和范东恩还通过杂交培育出了杰出的中距离赛鸽。范东恩是从来自海牙的一名叫多费芬的人那里学到养鸽窍门的,费多芬在战前年代里曾将鸽子拿来与科尼普斯的鸽子交配。范东恩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这个人很懂鸽子,但他是个聋子,所以说话总是在吼叫。
如果他一反常态的在呻吟时,那你就要注意了,他在这种时候手上准有好东西。我那时才十五岁,很想学习提高。只要这个聋子在场,我肯定会特别注意观察他”。
  科尼普斯在战前就热衷于参与大型信鸽比赛,他多次在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好成绩。他最好的一只鸽子是可在夜间飞行的鸽子。这只鸽子在一次重大比赛中是唯一一只在夜里飞回家的鸽子,它在1937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第7名,第二年又获得第8名,之后,它又两次赢得达克斯全国比赛第7名。在战争期间,当范东恩在德国人命令下处死这只“夜行飞鸽”时,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战后,科尼普斯还无法开始用他拿高价买来的世界各种品系的鸽子去参加隔夜长距离比赛,他做了一切尝试,但所有大的投资都不见成效。他的鸽队伍直到波尔多都飞行得特别好,而且实际上也赢得了所有应该赢到的东西,但是一参加长距离赛就不行。直到1954年,他听从了范东恩的建议,去拜访了杨阿腾,在第一次拜访时他买了6个鸽蛋,他必须高价偿付,而且不准挑选。
  他得到了两个“灰狄尔巴”的鸽蛋,“灰狄尔巴”是“布尔斯”和“弯曲”的儿子,它是与“深梅斯”交配生下这对鸽蛋的。这两只鸽蛋孵出的两只小鸽子所戴环号为H54-1026701和H54-1026702。第一只是只灰色雌鸽,名叫“灰阿腾”,它成了科尼普斯其中一只基础鸽子。

  两只种鸽
  1955年秋天,科尼普斯再次拜访了杨阿腾,他与范东恩一起挑选了两对种鸽,科尼普斯由此取得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功。之后有人说,他在那次还买下了“47号”,这就有点言过其实了。在花了许多钱后,首先是种鸽“10号”和“深德古弗罗”迁往米德尔哈尼斯。这对种鸽生下来的最好的儿子是“白羽47号”,它后来成了著名的“019号”的父亲,“019号”在1963年赢得了巴塞罗那国比赛第4名。“深德古弗罗”与其它雄鸽交配也生下了很好的鸽子,
  尤其是与“灰狄尔巴”的儿子“灰白羽”交配生下了一些超级信鸽。“灰白羽”是一只极好的种鸽,它与梅斯特斯的一只雌鸽“亨杰”交配所生下的一只雌鸽赢得了巴塞罗那国家赛第2名,关于此事在此暂且不提。
  第二对种鸽是科尼普斯1955年在范东恩建议下所买下的杜萨尔丁的“深白羽”和“白羽斯塔夫”。这两只鸽子都属于杨阿腾那些杰出的赛鸽队伍成员。“深白羽”获得过两次奖,其中在1955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面对9144羽参赛鸽子获得了第49名,“白羽斯塔夫”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中先后获得了第193名和第125名。范东恩将“深白羽”改名为“白羽阿腾”,将它与“灰阿腾”交配,这一结合等于又产生了一对极好的种鸽,并且不可阻挡地成为了六十年代巴塞罗那赛取得胜利的巨大推动力,这对种鸽所生下的一个女儿赢得了1959年达克斯比赛全国第2名,它的兄弟姐妹们也都证实了它们拥有极好的育种价值。
  “白羽26号”成为了在圣维仙和达克斯比赛中七次获奖的“深76号”的父亲,“深76号”成为了科尼普斯最好的赛鸽之一。“灰75号”成为了那只无与伦比的“巴塞罗那”的母亲,“巴塞罗那号”在巴塞罗那全国比赛中六次获奖,成为了当年荷兰也许是最好的巴塞罗那赛鸽。“深白羽”和“灰阿腾”所生的后代形成了科尼普斯-范东恩的整个鸽系。

  “49号”
  杨阿腾的“雨点最佳种鸽”的另一只雄鸽是“梅斯第三”或“梅斯3号”,这只雄鸽更经常被称为“49号”,它是杨阿腾最漂亮的鸽子之一,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它所生下的许多鸽子都被出售。它与许多很好的育种雌鸽交配。1951年,杨阿腾在迪威德建议下将它与“深德古弗罗”交配,之后两年又与杜萨尔丁的“狄尔巴对鸽”所生的雌鸽“白羽斯塔夫”交配。1954年,杨阿腾在迪威德建议下又从科马斯那里买下了一只非常好的灰色雌鸽,它已经有10岁,被称为“老马斯”,它与“老种鸽”所生的一个儿子“白羽梅斯”交配,生下了很好的种鸽,范德帕尔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
  但直到1957年,杨阿腾才发现了与“49号”交配最好的雌鸽。两年前,“49号”与“老乌曼斯”交配生下了一些很好的小鸽子,巴克尔、科尼普斯、杨桑博和安东·阿腾都拥有这些极好的种鸽,但“49号”与之交配最好的是库尔斯的“深梅斯”和“波尔环”所生的著名的女儿“小库尔斯”,库尔斯自己也从中获益不浅。
  库尔斯在1957年从斯丁伯根带走了那只“淡色鸽”,它成了著名的“小汽车优胜者”的母亲,范德布赫的基础雄鸽的父亲“阿腾1号”是库尔斯的“淡色鸽”的纯种哥哥。此外,这对近亲繁殖的“49号”和“小库尔斯”还生下了一些极好的赛鸽和种鸽。

  杨·诺尔腾
  信鸽运动记者迪威德每年都会买下一只“49号”所生的小鸽子,他和他的朋友们用这些鸽子都取得了成功。有几次他将“49号”借用到自己的育种鸽舍,将它与他那些最好的雌鸽交配,尤其是与来自阿斯佩拉勒的贝连赫那只“狄尔巴雌鸽”交配,生下了许多世界一流的鸽子。“狄尔巴雌鸽”是贝连赫的“灰贝尔腾”的母亲,“灰贝尔腾”在1949年赢得了巴塞罗那比赛国际冠军。著名的荷兰自行车赛运动员诺尔腾是迪威德的好朋友。这位自行车赛冠军的一个哥哥名叫威尔·诺尔腾,是一名矿工,他们都住在林堡省地区。通过迪威德,一些好的鸽子到了他们手中,其中就有“49号”所生的一个儿子—著名的“波城号”,它在1958年法国波城的省级比赛中,在311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赢得冠军,之后,“波城号”迁往育种鸽舍。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他们因此培育出了一批杰出的赛鸽,最著名的是“小黑”和“巴塞罗那雌鸽”。“小黑”的母亲是“灰谢克”,它在1956年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121名,它直接来自于当时住在海尔伦的著名的赛鸽高手奥斯特博斯的鸽系。“小黑”在长距离比赛中一共获得过十二次奖,1962年,它在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赢得了第3名,1965年,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全国比赛中先后获得第10名和第25名,成为荷兰最好的信鸽之一。它的同父异母妹妹“巴塞罗那雌鸽”在长距离比赛中共获得过十一次奖,它的母亲是“波城号”和奥斯特博斯的雌鸽“深谢斯克”的女儿“捣乱者”。“巴塞罗那雌鸽”在波城全国比赛中获得第22名,在巴塞罗那全国比赛中获得第15名、第17名和第127名。当“小黑”在达克斯取
得成功后,威尔·诺尔腾将它的父亲、七岁的“波城号”参加圣维仙全国比赛,取得的成绩还不错,在二鸽团体比赛中获得第968名。这只雄鸽在达克斯比赛中未能取得成绩,但威尔用它的后代建立起了一个坚强的信鸽鸽系,成为了林堡省最好的赛鸽家。
 
  “38号”
  杨阿腾的“雨点最佳种鸽”所生的第四只鸽子是“38号”,这是一只小小的、但很健壮的雌鸽,它在1952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第9名,在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第21名,属于荷兰最好的雌鸽,它在1951年和1952年与“10号”的纯种哥哥“48号”交配,一年后它也与“10号”交配,它与“10号”生下了一些很好的小鸽子,其中有两只出售给了来自米德尔哈尼斯的克尔恩。1953年,克尔恩从杨阿腾那里得到了这对鸽子生下的最后一对鸽蛋,他正是用这对鸽蛋所孵出的小鸽子建立起了一个极好的鸽系。
  1955年,杨阿腾将 “38号”与由“布尔斯”和“弯曲”所生的一只非常漂亮的雄鸽“灰狄尔巴”交配,科尼普斯得到它们所生的一个儿子“灰白羽”,拥有了从未有过的最好的种鸽,成为了他那著名的“巴塞罗那种鸽”中的雄鸽。

  诺特·阿腾
  1956年,杨阿腾将“灰狄尔巴”给了他最小的弟弟诺尔。在鸽界圈子里,人们都把诺尔称为诺特,他于1902年8月26日生于奥斯特豪特。他没有太多的鸽子,在五十年代初,他也仅参与短途比赛,受他哥哥在圣维仙和达克斯取得的成绩的影响,没有过多久,诺特也成为了最好的长距离赛鸽家,他与他那位总的来看要平静得多的哥哥相比在这方面更加狂热。1956年,他得到了一批老鸽子,他用它们进行育种。
  1957年、1960年和1961年,诺特借用了那著名的“38号”。他在老年时对这只雌鸽没有再怎么提起,但在几年前他对这只雌鸽的印象还非常深刻,并且在一篇题为“小奇迹”的文章中还专门作了详尽介绍。
  1958年,他抱着很大的期望将他的鸽子第一次参加达克斯全国比赛。第一获奖的鸽子并不是他哥哥的鸽子品系,这只鸽子是在还是小鸽子时被诺特抓获的,他将这只小鸽子留下来,这只雄鸽名字叫“黑鸽”,所戴环号为H55-1003462,它面对1031羽参赛鸽获得了全国比赛第19名,一年之后,它又在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32名,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的比赛中共获得过五次奖。

  “小诺特”
  “黑鸽”是一只健壮的雄鸽。诺特将它与他哥哥的一只在1955年生的鸽子交配。他将这只雌鸽称为“礼物”,它是“灰狄尔巴”和“38号”所生的一个女儿。这只雌鸽是在他生日时他哥哥送给他的。“黑鸽”与“礼物”形成了一对极好的种鸽,所生下的1岁鸽都能在比赛中获奖。1957年他首次借用“38号”这只超级雌鸽,将它与当时杨阿腾已经给了他的“灰狄尔巴”交配,他尽最大努力想使“38号”能生下更多的小鸽子。1960年初,诺特第二次借用“38号”,但没有能够取得太大成绩,他将它与那只在一年前在达克斯全比赛中取得第2名的“黑鸽”交配,所生的小鸽子飞得不远,但他还是留下了两只这对鸽子所生的在育种方面证实很有天分的鸽子,其中一只他后来以五个荷盾卖给了他的同乡章腾,使章腾拥有了他从未有过的一只好鸽子。1961年,诺特从安东·阿腾那里再次借用“38号”。安东在此期间已经接管了他父亲绝大部分种鸽,并与来自霍赫海德的普罗普联手。“38号”这时已经有11岁,在生蛋方面也没有规律。安东和普罗普将它与“小汽车优胜者”的父亲“小黑”交配,
  但“38号”不下蛋。诺特将它从安东那里借来,双方商定,所生的小鸽子对半分。他将它与“灰狄尔巴”交配,在八月份生下了第一对鸽蛋,孵出的小鸽子生长得很顺利,第二对鸽蛋孵出的小鸽子也很杰出,最后所生下的一只雄鸽和一只雌鸽所戴环号分别为H61-931530和H61-931531。

  诺特将这只小雄鸽卖给了来自马斯兰德的范德布赫,这只小雄鸽后来一直被称为“小诺特”,它成了范德布赫信鸽鸽舍的基础雄鸽。之后,它又被来自蒂尔的克劳尔和波尔曼买去,在蒂尔它再次证实了它的育种价值。诺特将那只小雌鸽给了安东,成为安东最宠爱的的种雌鸽。在过去一段时间中,诺特生活状况不佳,当年去世,享年90岁。
  1956年和1957年,“38号”与杨阿腾从“科布斯1号”和“老花”培育出来的一只非常棒的深白羽雄鸽“登布尔斯”交配,这也是一对理想的种鸽。杨阿腾鸽舍中最有名的雌鸽是“花38号”,它是杨阿腾养鸽后期最好的育种雌鸽,安东从它这里还培育出了非常好的小鸽子,这只雌鸽在1960年和1961年与“37号”交配。“登布尔斯”和“38号”这对鸽子所生的著名的儿子也许是来自飞利浦兰的范多梅伦那只“布尔斯”,这只雄鸽在圣维仙和达克斯比赛中获得过八次奖,它在1961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获得第27名,在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第68名,作为种鸽,“布尔斯”也是一只真正的种鸽,许多人用它的后代取得了成功。
  1958年,“38号”与迪斯美特的一只十三岁雄鸽交配。杨阿腾是从瓦赫马克那里将这只雄鸽借来的,它当时右脚已经没有戴环,走起路来有点跛。在阿腾父子的育种鸽子笔记本中都曾提到过“无环号”和“拉梅”。杨阿腾喜欢这只雄鸽,在1952年将它与他的“老花”交配,那一年他培育出来的三只小鸽子都是非常漂亮的鸽子,但它们在比赛方面都无法得奖。
“斯美特”是一只雌鸽,所戴环号为H52-154334,它有几年一直与杨阿腾鸽舍中比赛得奖最多的“梅斯第二”交配,杨阿腾对这对鸽子非常信任。1958年,杨阿腾将十三岁的“老迪斯美特”买了过来,但它在育种方面毫无成效,所生的一对小鸽子迁往了德赫罗特的鸽舍,他也没有能够从中受益。在这段时间中,杨阿腾的“38号”还经常与其它一些雄鸽交配,在下半年,杨阿腾只要从某人那里借到好雄鸽,他就拼命将他那只好鸽子交配,如在1956年,“38号”就与环号为H55-1036866的“尼普斯”交配,这只雄鸽是“老洪斯特拉”与狄尔巴和洪斯特拉鸽系杂交培育出的一只雌鸽交配所生的儿子。1958年,“38号”还与来自皮特的戈弗斯的“淡戈弗斯”交配,这只雄鸽是直接来自杨阿腾的“梅斯第二”与戈弗斯父子的基础雌鸽“老雅科普雌鸽”交配而生的一个儿子。这些在下半年的配对未能培育出顶级鸽子。1959年“38号”又与“布尔斯”交配,成为理想的一对。1962年,安东将“38号”给了他的好朋友瓦尔景,它在瓦尔景的鸽舍中没有再下蛋。
  其它杂交
  除了将布尔斯的“科布斯1号”、科马斯的“老马斯”以及库尔斯的鸽子引进自己的鸽系之外,杨阿腾在五十年代还尝试了与其它一些鸽子种类杂交。
  首先是与那些迪威德长期或短期带过来的一些比利时鸽子杂交。1955年,来自比利时奥斯卡·戴扶连特的“波城号”曾在杨阿腾鸽舍逗留了一段时间。“波城号”在1949年在两个星期内先后赢得了波城全国比赛冠军和贝吉拉克全国比赛第2名。“波城号”的姐姐在斯丁伯根与“梅斯特斯2号”交配,科尼普斯还买了它们生下的一些小鸽子,但他也与杨阿腾一样,在这些后代的培育方面并不成功。
  同一年,杨阿腾从迪威德那里得到了凡哈斯坦的两只纯种司蒂翠鲍特鸽子—一只灰色雄鸽和一只深色雌鸽。杨阿腾在1956年将他的“老迪斯美特”与那只深色的“司蒂翠鲍特雌鸽”交配,但他从中没有培育出几只鸽子。在1957年的育种笔记本中凡哈斯坦的这两只鸽子没有再被提及过,很可能是科尼普斯将这两只鸽子买走了。1956年夏天,杨阿腾通过迪威德又得到了迪斯美特的一只红色雌鸽,这是布利考斯·卡拉明杂交而生的,它是范达梅的“红白胡”的母亲。那一年,杨阿腾将这只雌鸽与“10号”的同父异母哥哥“老40号”交配,这对鸽子生下了四个小鸽子,其中一只雌鸽迁往了波特斯的鸽舍,成为了他那只著名的“深59号”的母亲。一年后,迪斯美特这只红色雌鸽不再下蛋,它当时已经有十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