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8:10 | 作者: 原著:米歇尔·贝克(荷兰) 中文提供:张启文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4903

《杨阿腾传》第五章 “黄金配对”

  
  杨阿腾在1948年和1949年将“深瓦赫马克”与他从迪威德那里得到的“乌曼斯雌鸽”交配,这对鸽子在斯丁伯根被称为是“黄金配对”,一些斯丁伯根人用它们的后代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吉尔茨在那一年从杨阿腾那里得到了一对鸽蛋以奖励他所做的工作,从其中一只鸽蛋中孵化出来一只雌鸽成了他的鸽舍的基础,这只鸽子名字叫“老阿腾”,它还成了菜农利腾贝赫、德勇、万德维根以及另外几个人的顶级鸽舍的基础。船工德弗利斯、自行车制造商阿尔伯特和桑特布尔、旅馆老板费尔梅尔和斯罗克斯以及一位来自贝亨奥普佐姆的啤酒花厂商都通过各种方式得到或购买了“黄金配对”的鸽蛋并且取得很大成绩。

  1948年,杨阿腾鸽舍由“黄金配对”生下的最有名的鸽子是“64号”和“斯特拉默”。“斯特拉默”是一只漂亮健壮的雄鸽,它与它的父亲“深瓦赫马克”长得一模一样,杨阿腾将它视为是未来的基础种鸽。它的妹妹“64号”在1950年成为了杨阿腾鸽舍中最好的赛鸽—首次参加圣维仙比赛就在9247羽参赛鸽子中获得了全国第7名,几周后,它又在达克斯比赛中面对4271羽参赛鸽子得到了全国第162名。

  轻率

  1950年底,杨阿腾与他的同事和朋友费尔梅尔打赌,他认为他的鸽子飞一千公里也会与中距离当日赛一样杰出。
  1951年,杨阿腾准备向费尔梅尔和所有斯丁伯根人证实他是正确的,结果他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必须偿付很大一笔赌债,安东在这件事上永远都不肯原谅他的父亲。那一年,杨阿腾带了14只鸽子到250公里外的贡比涅参赛,其中包括他所宠爱的“64号”,除一只返回外,其余全部丢失了。他的另一只著名的“冲刺者”也是在那一年来到斯丁伯根的,杨阿腾马上就被这一跳跃式种类的鸽子吸引了。
  一年后,赌注扯平,杨阿腾在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赢得了一台飞利浦电视机,他将这台电视机给了费尔梅尔,这台电视机多年来一直放在费尔梅尔开设的咖啡厅内,在当时这也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
  1948年9月,杨阿腾最好的育种雌鸽诞生,这也是非常偶然的事情,“乌曼斯雌鸽”(后又改称“老乌曼斯”)在春天被儿子安东借给他一位极为信任的朋友,几周后,当他想去将它取回时,它却飞走了,半年多后,它又飞回到杨阿腾的鸽舍,爪子也被人剪了去,杨阿腾只好被迫将他的“黄金配对”分离。

  杨阿腾的“黄金配对”血统构成:
  >>黄金配对血统表略<<
  
  他让“深瓦赫马克”与“自行车飞鸽”和“乌曼斯雌鸽”之女—著名的“十一羽”交配。这一对老鸽子后来生下了一只雌鸽“老花”,它成了1950年之后的雌鸽先祖,它五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奖,最佳成绩是在1952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面对8442羽参赛鸽赢得第28名。
  一年后,杨阿腾从“黄金配对”培育出“利摩日号”,它在1950年作为一岁鸽在3021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获得利摩日飞行比赛第142名。它的同窝鸽“深色鸽”是只特别好的雌鸽,它最远只飞过奥尔良,尽管如此,它的飞行还是很杰出,而且它长得与它的母亲“老乌曼斯”一模一样,杨阿腾也认为这是其中一只非常好的鸽子,但他一直不敢将它投入比赛,并经常就此事与吉尔茨和斯托弗伦进行争论,吉尔茨始终坚持认为,如果杨阿腾的哪一只鸽子能够赢得全国比赛冠军,那必定是“深色鸽”无疑。
  不过,“深色鸽”在育种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它长年一直与一只叫“柳条”的雄鸽交配,杨阿腾的同乡艾则曼斯和范艾普都得到过这对鸽子生下的幼鸽并在后来取得比赛冠军。来自米德尔哈尼斯的科恩两次买了它们的鸽蛋,而它们的后代又到了范德斯利克手中,并且在1977年赢得了巴塞罗那全国比赛冠军。“深色鸽”在1955年卖给了来自米德尔哈尼斯的尼普斯,他出价如此之高,以致于杨阿腾都无法经受住这一诱惑。尼普斯用这只“深色鸽”取得很大成功,他的同乡范艾克得到了一只“深色鸽”的幼鸽后并因此而建造起了无与伦比的巴塞罗那赛鸽系。

  弗朗斯·黑尔策

  弗朗斯·黑尔策于1917年12月9日生于斯丁伯根,他在14岁时就已经有了鸽子。他与哥哥莫恩在长距离赛方面形成了坚强的一对。黑尔策长年住在斯丁伯根一个教堂村的小房子里。他在建筑业勤工作了四十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的最好成绩是在1968年用四岁的“灰雀斑”在8241羽参赛鸽子中获得圣维仙全国比赛第2名,这只铁一般健壮的雌鸽在长距离比赛中一共获得十四次奖,并因此成为了六十年代阿腾鸽种中最好的鸽子之一。
 黑尔策在战前就每天去杨阿腾的鸽舍,每当杨阿腾因为旅馆工作而没时间时,他就帮忙喂养鸽子。他也是个非常聪明能干的人,需要钉个什么,修理漏洞或搞粉刷,他都从来不会让杨阿腾失望。
  黑尔策非常崇拜杨阿腾,他一直尊称他为“尊敬的阿腾先生”,仿佛一说起他,这位大师就坐在我们的桌子边似的。黑尔策长得很高大,壮得象头熊,他很讨厌人们对有关杨阿腾的不实之说,好象只有他才会每天用他的帽子从“尊敬的杨阿腾先生”那里带走顶级鸽子的鸽蛋,每当说起这类轶事他都会愤怒地把拳头握得紧紧的。
  其实,黑尔策并不需要几只“阿腾先生”的鸽子来在几年之内达到荷兰信鸽运动的顶峰。在1948年,他得到了“黄金配对”的一对鸽蛋,有一个鸽蛋未能孵化出鸽子,但另一只鸽蛋却诞生出一只世界冠军,那就是著名的“老阿腾”。这是一只深色的鸽子,个子适中,与它的父亲“深瓦赫马克”一样有着超级鸽子的眼睛,它成了黑尔策鸽舍的基础种鸽。
  黑尔策在建筑业工作,因此与许多鸽子爱好者有联系,其中有一个叫梅腾斯的同伴与来自克拉本代克的朗飞德是朋友。不久后,梅腾斯就从朗飞德那里为黑尔策带来了一只浅雨点小雄鸽,所戴环号是H47-426384,这只鸽子被取名“淡朗飞德”,它成了黑尔策的一只基础种鸽。朗飞德是从来自泽兰省赫鲁德的杜萨尔丁的两只鸽子将这只非常漂亮的雄鸽培育出来的。
  “淡朗飞德”与另一只优秀的育种雌鸽—黑尔策的“老阿腾”交配。1950年,黑尔策从这对鸽子中培育出了“小白羽”—一只非常棒的雄鸽,它五次在圣维仙和达克斯比赛中获奖,很快也成了黑尔策鸽舍的基础雄鸽。
  1949年,来自埃滕的德克斯用他战后鸽舍的雄鸽“范德霍斯特”赢得了圣维仙全国比赛第8名,这只雄鸽是他从他的最好的朋友范德霍斯特那里得到的,这位农民朋友在战争期间将德斯克六只战前的鸽子藏匿起来,战后,德克斯将他的战前鸽子取了回来。德克斯在战前属于荷兰顶级赛鸽手之一,他的“小子”在1930年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冠军和圣巴斯蒂安飞行比赛冠军,是荷兰最好的鸽子之一。战后,德克斯发现他的儿子凯斯是个理想的接班人,凯斯在1963年巴塞罗那全国比赛中用杨阿腾的两只顶级鸽子“晚生的梅斯特斯”和“老花”的孙子赢得了冠军。这两只鸽子都是通过与战前鸽子种类的杂交而培育出来的。
  1949年秋天,黑尔策骑自行车去埃滕,在晚上喂养好鸽子后,他在深夜骑车返回斯丁伯根,带着一个漂亮的盒子,里面是德克斯家的一只雄鸽,这等于是得到了一颗珠宝,他被允许将这只雄鸽借用到年底。用来与这只雄鸽交配的雌鸽就是“老阿腾”,是他先前从杨阿腾那里拿来的。
  黑尔策和他的哥哥莫恩在那一年培育出了“老白羽”—一只淡雨点白羽雄鸽,它在圣维仙和达克斯比赛中总共十次获奖,从不失误。“老白羽”还是一只很好的育种种鸽。借用的雄鸽到期后被带回埃滕,这时“老阿腾”又生下了两个鸽蛋。黑尔策将鸽蛋交由另一对鸽子孵化,“范德霍斯特”也返回了它的老鸽舍,其中一只鸽子孵出了一只十一月份幼鸽,个子不大,它就是“雨点鸽”,所戴的环号是H49-52229。黑尔策将前面提到过的“小白羽”与“雨点鸽”交配,这对鸽子年复一年地生下了最好的鸽子。不仅仅是黑尔策是这样,一只1952年的雄鸽迁移到他的同乡利腾贝赫家后,在那里成了其中一只基础雄鸽。这位菜农从他的“老黑尔策”那里培育出一些非常好的鸽子,他将这只雄鸽与杨阿腾的雌鸽交配,培育出一只又一只顶级鸽子。
  1956年,黑尔策从利腾贝赫那里得到了这对奇妙的鸽子生下的鸽蛋,之后他得到了一只非常漂亮的雌鸽,所戴环号是H56-471410,它在大型信鸽比赛中获得了五次奖,其中包括在1958年圣维仙全国比赛中面对10621羽参赛鸽子夺得了第86名。黑尔策将它与它的祖父“小白羽”交配,结果证实这是一对世界级的育种鸽。黑尔策后来所有顶级鸽子都是这对神奇的种鸽“小白羽”和“利腾贝赫雌鸽”的儿孙。
  1961年,黑尔策从另一对种鸽中培育出了他鸽舍中最好的鸽子,那就是“老雀斑”,它在隔夜比赛中九次获奖,是黑尔策鸽舍中最好的鸽子之一,它五次排列在比赛前500名鸽子中,它最好的成绩是在1968年达克斯全国比赛中获得第34名。“老雀斑”与“雨点鸽”的哥哥“老白羽”交配,黑尔策也不怕进行近亲繁殖,这对鸽子生下了无与伦比的“灰雀斑”,它在长距离隔夜赛中十四次获奖,在1968年赢得了圣维仙全国比赛第2名。

  “晚生的雨点”

  在1949年,杨阿腾还从他的“黄金配对”中培育出两只鸽子,其中一只在窝里就已经死去,另一只雨点小雌鸽名字叫“晚生的雨点”,这只鸽子成了杨阿腾那些有名的鸽子的母亲,如“37号”、“38号”、“49号”和“深梅斯”。不过,这些还是容后再叙。
  1950年,杨阿腾将“黄金配对”分开,老乌曼斯与“自行车飞鸽”和“梅斯特斯幼鸽”的儿子“冠军号”交配,将“深瓦赫马克”与“杜萨尔丁号”交配。1948年,杨阿腾还得到了本世纪的四只名鸽。
  事情是这样的:在那几年,有一个叫贺多曼斯的人在斯丁伯根工作,他是一个烤面包店的伙计,这个年轻人住在津兰省的艾仁代克,在信鸽运动方面是个初学者,他负责给杨阿腾旅馆送面包,当然就会经常谈论鸽子。当杨阿腾听说他直接从杜萨尔丁那里得到鸽子时,就提出要与他交换。使杨阿腾感到惊奇的是:贺多曼斯第二天就给他带来了四只小鸽子,这并不是他自己培育出来的。贺多曼斯因此得到杨阿腾一笔酬劳。在这四只成长优秀的小鸽子中,有一只被淘汰出鸽舍,还剩下一只雄鸽和两只雌鸽,其中一只雌鸽“弯曲”对阿腾鸽子种类的形成打下了重大烙印,之所以会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它的胸骨是弯曲的。

  >>此处省略图片及简介五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