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8:10 | 作者: 原著:米歇尔·贝克(荷兰) 中文提供:张启文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1748

《杨阿腾传》第十五章 安东·阿腾

   安东·阿腾1918年4月16日生于泰特林恩。他有许多天份,作为一名足球爱好者,他在青少年时代就是西布拉邦地区最好的左前锋。在赛鸽方面他虽然是个行家,但在比赛方面从未铸造过辉煌。自从他在1959年接管父亲的鸽舍独立开始从事赛鸽运动后,培育鸽子成了他最大的兴趣。

   安东于1959年从斯丁伯根搬往霍赫海德,在那里开了一家咖啡馆。一年之后,他与霍赫海德的皮特·普罗普联手饲养鸽子,但这一结合时间并不长。1962年,安东又与他家以前的好朋友—来自普特的戈弗斯一起联手养鸽子。

  1963年底,这一结合也告结束。安东当时将大部分鸽子出售,用他父亲那些著名品系鸽的12只后代在霍赫海德重新开始。1976年他再次搬家,与家人定居在隔过几条街道的帕曼蒂尔路。他当时只有一个目的,确立老品系鸽子的培育价值,他做得非常成功。1986年11月13日他过早去世。1987年,他的鸽子在阿佩多恩全部出售,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安东一生都在鸽子圈里渡过,作为大师杨阿腾的小儿子,他也只能这样。他与他父亲一起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他在1959年接管了这份遗产后开始了他的养鸽生涯。他在西坝时就已想好了一个宏大的计划,与库尔斯的鸽子杂交也开始取得了成果。

  1956年,他与烤面包师库尔斯交换了一些鸽子,使他们拥有了两只超级种雌鸽“老深色”和“老淡色”,这些鸽子身上有50%是梅斯特斯的血统。

  安东完全明白这些鸽子的价值,包括这一品系的基础雄鸽“晚生的梅斯特斯”也是在德黑恩的梅斯特斯品系的纯血统鸽子。既然如此,为何不尝试将梅斯特斯的基础种鸽也买过来呢?4月初,他为此派夫人丽特去德黑恩。

  丽特拜访了梅斯特斯,要求购买“老种鸽”,她想把这作为一个特殊生日礼物送给她的丈夫。但是,梅斯特斯对他那对奇迹种鸽“86号”和“银狐”不肯作让步。当后来听杨阿腾这位儿媳妇说她愿意出钱购买这对高龄种鸽时,他最终还是做了让步,这对鸽子以500荷盾的价格从德黑恩搬到了斯丁伯根。

  安东从已12岁的“86号”那里没有能够再培育出更多的鸽子。他从梅斯特斯那里得到这只鸽子时,它的尾巴已被剪掉,只是零零星星地能使鸽子下蛋。“银狐”则相反,一直到16岁还在生蛋。

  1959年,安东将“86号”与库尔斯的“37号”和“老深色”所生的一个女儿“淡色梅斯”交配。“淡色梅斯”的同窝鸽“小梅斯特斯”则与世界著名的“银狐”交配。安东想通过买进梅斯特斯的基础种鸽来对他的鸽系给予新的推动。尽管他自己从未完全从中受益,但上述的结合却培育出了超级种鸽。

  包括在那同一年中也与库尔斯的“老淡色”交配的“37号”也生下了非常好的鸽子,同乡德威特在秋天送来了冬天储备的鸽子饲料,同时作些交换。他对杨阿腾的基础种鸽了如指掌,他想要那对种鸽刚生下的鸽蛋,安东觉得这样交换最好。几周之后,德威特有了一只小鸽子,这只鸽子后来成了他鸽舍中最好的种鸽,就是那只“老阿腾”—荷兰最著名的赛鸽和种鸽奇迹“131号”的父亲,这一超级的鸽子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多见的。

  1959年,安东搬往霍赫海德的议政厅街,他与他夫人又重新开了当时很有名的咖啡馆和赌场。在西坝的鸽舍被拆除,在咖啡馆后面又重新修建了鸽舍。在那些年里,鸽友们对杨阿腾的鸽子情有独钟,争相购买,因为用杨阿腾鸽系的鸽子能取得巨大成功,使他们的鸽子迅速闻名于世。安东看着他父亲的鸽子后代的价钱越来越高,他觉得出售鸽子是一条赚钱的路子。1960年,他建立起荷兰第一个种鸽育种中心,鸽子的出售量因此大幅度增加。

皮特·普罗普

  安东在开始三年中由于咖啡馆工作繁忙而没有那么多时间管理他的鸽舍,但他还是想继续他的鸽子培育中心工作,他觉得皮特这个人是一个最好的同伴,于是与他联手。他通过在荷兰信鸽刊物上刊登巨幅广告向全世界宣告成立鸽子育种中心这一消息,没有任何人对这一广告内容产生怀疑,欧洲最好的种鸽育种中心就在霍赫海德!安东和皮特使它变成了真正的事实。在他们联手的两年期间,培育出了一些杰出的种鸽。他们的名字在三年之后还经常被人们提起。

  普罗普兄弟,皮特、方斯和杨并不是真正的长距离赛鸽家,他们主要参与中短距离比赛。兄弟中的老大皮特是一位细心的育种者,他有培育出好鸽子的天份。早在战前他就属于西布拉邦地区最好的养鸽家之一,当时他饲养的是来自诺克勒的迪斯美特的鸽子和来自根特的范德比特的鸽子。在战争期间,皮特设法将两只鸽子保留了下来,这对战前种鸽成为了他们兄弟成功的基础,他们相互交换和借用许多鸽子。来自霍赫海德的德恩斯参加比赛的实力给皮特留下了深刻印象,1948年,皮特从他那里取得了第一只鸽子—著名的“白尾号”的一个女儿,取名为“德恩斯雌鸽”。这只雌鸽是“老灰”的纯种妹妹,“老灰”在1954年与“白尾号”和“帕拉克雌鸽”的一个儿子交配,生下了著名的“山鹬”,“山鹬”在1957年赢得达克斯全国比赛冠军。德恩斯在战后属于荷兰最好的赛鸽家之一。

  皮特将“德恩斯雌鸽”与从他弟弟方斯那里借来的“老种鸽”所生的一只雄鸽交配,这只雄鸽名叫“大深色”,它与“德恩斯雌鸽”交配生下了许多中短距离的顶级赛鸽。

  在鸽舍中最好的雌鸽之一是“利摩日雌鸽”。它的哥哥“小深色”是一只杰出的赛鸽和种鸽,它在皮特的弟弟杨的鸽舍里住了几年,为他在圣维仙和达克斯

  比赛中成功地获得过三次奖。1955年,没有几只鸽子能够飞得比普罗普兄弟的这只鸽子更好,它以在圣维仙全国比赛第68名和达克斯全国比赛第114名好成绩使西布拉邦地区震惊。一年之后它再次令人赞叹,获得圣维仙全国比赛第24名。

“小角”

  皮特在五十年代初曾去哈尔斯特伦拜访斯托克,在他那里买了一只老雌鸽—来自于瓦赫马克的著名的“波尔多号”。这只雄鸽在那一年与它自己的女儿“小利摩日”交配,更进一步说,这只“小利摩日”雌鸽是杨阿腾的“深瓦赫马克”的纯种妹妹。皮特带走的那只雌鸽被称为“斯托克雌鸽”。

  皮特将“小深色”与“斯托克雌鸽”交配,他在那一年培育出了他的顶级鸽子“小角”。“小角”在圣维仙全国比赛中五次获奖,1957年它面对4524羽参赛鸽赢得南部地区比赛冠军并因此赢得了一辆小汽车,从那一天起,这只鸽子就一直被称为“小汽车优胜者”。

  “小深色”是皮特鸽舍中最宝贵的,它对杨阿腾的儿子安东新领导的杨阿腾鸽系的进一步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955年,皮特又从他的基础雄鸽那里培育出了一只超级鸽子“灰冠军”。这只雄鸽在中距离比赛中是一只真正杰出的赛鸽,1959年,它赢得了西南部地区比赛冠军,使皮特在比赛方面的成绩又迈进了一大步。锦上添花的是,“灰冠军”在那一年在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比赛之后又一次面对4177羽参赛鸽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第13名。这只辉煌的雄鸽的母亲“一岁鸽”是皮特通过“小汽车优胜者”的一个弟弟和他弟弟杨那只“利摩日雌鸽”交配而培育出来的。

   普罗普-安东的联手在60年至61年培育出了许多鸽子,许多鸽子被高价出售,最重要的基础种鸽如下:皮特与安东将“小汽车优胜者”与“深梅斯”交配,“灰冠军”与老“银狐”交配,两只冠军的父亲“小深色”与那只当时下蛋已经没有规律的“38号”交配。

   安东的老基础雄鸽“37号”与“布尔斯”和“38号”生下的一个女儿“花38号”交配,“49号”仍与那只固定的雌鸽—“波尔环”和“深梅斯”所生的女儿“小库尔斯”交配。

 许多人用皮特和安东的鸽子取得成功,仅列举上面那些例子还是不够的,但这也足以使人们留下一个印象,即年事已高的阿腾鸽子的培育价值是多么明显。

用安东·阿腾鸽子所取得的成功

  斯丁伯根人阿尔贝特·布罗梅德在1960年拿了顶级种鸽“小汽车优胜者”ד深梅斯”和“37号”ד花38号”的四只鸽蛋。传说他两次到霍赫海德去看这些鸽蛋是否确实是上述种鸽所生的。他的努力没有白费,1963年,他那著名的“达克斯号”面对3395羽参赛鸽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第2名,这只雌鸽是“37号”和“花38号”的一个女儿,“花38号”是“布尔斯”和“38号”的一个女儿。

  从对鸽“小汽车优胜者”ד深梅斯”的鸽蛋孵出了一只雄鸽和一只雌鸽,雌鸽迁往万德维根的鸽舍,他将它与“老种鸽”所生的一只雄鸽交配,又生出了好鸽子。其中一个女儿,一只相当小的雌鸽,所戴环号为H62-141881,它在1965年与“昂古莱姆号”交配,成了林堡省最好的种鸽之一“老深色”的母亲,“老深色”是来自努斯的库能的基础雄鸽。

  布罗梅德将“深梅斯”的儿子与他的“达克斯号”交配,他不愿再将这对种鸽分开。1961年,他从中培育出他的第一只鸽子,就是那只著名的“26号”,“26号”在圣维仙和达克斯比赛中赢得了九次奖。还有另外一名斯丁伯根人也从霍赫海德那里获益不浅,他就是德威特,他在1961年从安东那里取走了十个鸽蛋,他因此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最重要的鸽子是著名的“37号”和“花38号”的儿子“老灰”。“花38号”是“布尔斯”和“38号”所生的杰出的种雌鸽。“老灰”是布罗梅德的“达克斯号”的纯种哥哥,德威特用他那只“雀斑雌鸽”也取得了成功,这只雌鸽所戴环号为H61-142435,它是“小汽车优胜者”和“深梅斯”的女儿,它成为了他鸽舍中最好的鸽子之一“波城雌鸽”(所戴环号为H63-305124)的母亲。

  来自马斯兰德的油画家范德布赫在1960年和1961年从霍赫海德拿走了六个鸽蛋,他从1954年起就常去杨阿腾的鸽舍,但他得到最好的阿腾鸽子是在1959年和1961年。他的基础雄鸽“阿腾1号”是“49号”和“小库尔斯”的一个儿子,他将它与他的基础雌鸽“大银狐”交配,“大银狐”是他在1959年从安东那里得到的,安东那时还住在斯丁伯根。“大银狐”是烤面包师梅斯特斯的“小梅斯特斯”和世界著名的“银狐”所生的一个女儿。他从那对种鸽中培育出了一只最好的种鸽,它就是荷兰鸽界著名的“阿腾2号”。

  但是,皮特与安东之间的合作并不是一直都保持得很好。皮特并不愿意终生只做一个“鸽舍管理员”,他除了是个养鸽者,他还想参与鸽子比赛,在他的人生哲学里找不到买卖这个词,而安东考虑的则是另外一回事,他很愿意做买卖,当时,尤其是德国人也都发现了通往霍赫海德的道路。

托伊内·戈弗斯

  安东在1962年找到了乔治·戈弗斯和他的儿子托伊内作为他新的伙伴。戈弗斯一家住在靠近比利时边界的皮特,离霍赫海德不远。

  托伊内多年来一直与来自新弗瑟梅尔的库尔斯是好朋友,他在五十年代初在那里第一次遇见安东,两人之间产生了亲密友谊。在赛鸽运动方面,世界也是很小的。

  托伊内愿意为安东管理鸽子,他多次对杨阿腾那些高龄的基础鸽子进行训练。著名的赛鸽如“37号”、“49号”和“深梅斯”,甚至在此期间已14岁的“老花”一生都在参与飞行比赛。拥有它们的人并不一定认识阿腾父子,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对它们进行训练时又必须再回原地将鸽子取回的事情。其中一名杨阿腾鸽系的收集者、来自泽赫的拉泽罗姆就运用同样的方法,把鸽子关在新的鸽舍两天,第三天放飞。

  杨阿腾其中一只鸽子也是令人喜爱的鸽子从霍赫海德搬往皮特时没有跟随,那就是“38号”。这只雌鸽在相当年轻时就在生蛋方面有问题,阿腾父子的朋友瓦尔罗在1960年将它带往哈雷姆,它在那里还生了几个鸽蛋,世界著名的“38号”就这样完了,它在11岁时死去。

  托伊内就这样为安东管理赛鸽,他自己并不是赛鸽高手,甚至短距离比赛他都觉得太远,他最喜欢的是从基耶夫兰放飞,在一分钟内就能返回10只鸽子。安东时常过来看看,而且不是单独一人,他会带来一些鸽子,托伊内从安东那里培育出来的的鸽子非常好卖,尤其是德国人,他们成为了固定的主顾。

  有一次,安东与一个德国人商谈,托伊内从一开始就对这些东部的邻居极不信任,但也随安东去了。这个德国人买了基础种鸽“晚生的梅斯特斯”和“老花”所生的最后一只小鸽子。说是买,但实际上是说大了。在付钱时,这位德国的鸽友身上钱不够,安东建议将他的马自达小汽车的备用轮胎作为抵押留下,在他几周后来把剩余的钱付清后再把轮胎取回。但一直过了三个多月,这个备用轮胎仍放在戈弗斯家中的过道上。托伊内后来把轮胎卖给了一个建筑物拆除商,用所得的钱买了几袋饲料。安东与托伊内的合作也很快就结束了。

老基础鸽子

  杨阿腾最好的赛鸽之一“38号”死于哈雷姆,它的妹妹“深梅斯”也与它命运相同,或许稍好一些—在13岁时被猎人抓走。“49号”在1962年12岁时被来自布雷达的迪威德买去,直到16岁时仍能使雌鸽生蛋。迪威德将它的大部分是与比利时顶级鸽子杂交而生的后代散到了世界各地,他最近还告诉我,他没有一只鸽子能比这只小小的深色的杨阿腾雄鸽更好。

  最后是那只绝对的顶级种鸽“37号”,它被来自米德尔哈尼斯的弗林德威兄弟买去。他们在1962年买它时还同时买了“36号雌鸽”和鸽舍中最漂亮的雄鸽“114号”。

六十年代

  安东决定自己继续培育小鸽子,可他的鸽舍中当时仅剩下几只老种鸽。他拼命让这些鸽子相互交配,但大部分都已精力衰竭。在1963年还只剩下“晚生的梅斯特斯”和“老40号”,“老40号”已经19岁。“晚生的梅斯特斯”在1965年16岁时死去。

  在休闲了一阵之后,安东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他只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培育信鸽。正巧在他正要把精力逐渐转向赛鸽方面时,他的鸽子又供不应求。他用那些小鸽子又重新开始培育工作,这时他最老的鸽子就是1956年那只“43号”了。

  他重新开始的基础种鸽由“布尔斯之子”和“淡梅斯”组成。1969年,他将这对种鸽所生的一只小鸽子卖给了蒂姆斯,这只深白羽鸽子,身上羽毛很多,这只雄鸽所戴环号为H69-614516。它后来又迁往了艾伦鸽舍,在那里它被取名“深阿腾”。这只雄鸽所生的一只小鸽子迁往在许尔斯堡居住的艾伦的外甥约斯家,它在1976年赢得了达克斯全国比赛冠军。

  在杨阿腾鸽舍中首次成功进行杂交的雄鸽是“布尔斯”,这只深白羽雄鸽早在1960年就迁往了安东的一个外甥波特斯家,波特斯通过“布尔斯”培育出了一些鸽子,最好的是那只“深59号”,它在1966年在5869羽鸽子参赛情况下获得圣维仙比赛全国第7名。安东后来又取回了它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深59号”的母亲是“49号”和“小库尔斯”的一个女儿。

  六十年代中期,安东还从来自斯丁伯根的范阿赫马那里买回了两只他的“老种鸽”的直系鸽子,这对“老种鸽”由“37号”和“深狄尔巴”所生的儿子、1956年的“老阿腾”和斯丁伯根理发师罗姆博茨那只非常好的雌鸽组成。

  安东有好几次试图回到那辉煌的长距离赛鸽的年代,但他未能成功。不过,他却是杰出的杨阿腾鸽系的最好的种鸽供货商。在此之后,他深居简出,避开公众。安东于1986年11月13日因心脏病在霍赫海德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