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6 16:39 | 作者: 许伯连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4252

马教练和他的马家军__来自大连金州的调查报告

     玩鸽子的人群中,有两种身份的人通常容易出成绩。一种是军人,一种是搞竞技体育的人。前者胆子大,行事果断,敢出手,敢下决心,还有排兵布阵的谋略和战役战术训练熏陶,能移植到指挥鸽群作战方面来;后者有运动方面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对赛鸽这种特殊运动员的认识,与普通人相比更深刻更透彻,得天独厚,会像训练自己和训练运动人才那样,调整颠峰期应对比赛,还掌握运动生理规律,能科学地、快速地调理、恢复赛鸽的体力,以备连续比赛,对赛鸽的状态好坏也有准确直观地判定。大连市金州区鸽友马永礼就是这样的人,准确说他不是其中的一种人,而是其中的“两种”人——既是多年军龄的军人,转业后还长期在准军事部门工作,并且还有军旅运动队十年以上的运动生涯!有人在闻知马永礼如雷贯耳的赛鸽竞翔成绩后,又亲眼看到了马永礼的赛鸽,说:“怪不得”!我则在了解了马永礼的身世后感慨地说:“怪不得”!
  玩鸽子没有不引种的。哪怕你从朋友那里拿了两枚鸽蛋,也算。但有一引惊人的,更有一引再引,十年不亮的。但凡引种育种有成就的,多数自己对赛鸽,至少对赛鸽的某一方面有独到的见解、独特的认识。大款一掷千金引种,或许能买来一时辉煌,但成绩持续优异,红旗不倒,宝刀不老,血线不断,种精延续,非有招数不可。马永礼有招数,起步就有招数。
  招数有两种:作为赛鸽的教练员,你将手头既有的鸽子调教得能摘金夺银,是招数的一种;你能在众多的赛鸽个体中筛选将才,引进良种,自己培育出常胜战将,尤其是在别人不识得的素材里面,特别是从别人的赛鸽队伍里准确选择出精兵良将,有固定可靠的标准,是另一种招数。显然,后一招是高招。马永礼先掌握第一种招数,后来迅速掌握了第二种招数。马的成绩持续优异,就更怪不得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马永礼养鸽起步的时候,依他的脾气和阅历,起点就不低,或者说起点就不会低。当时国内的名优品系赛绩昭彰的鸽种,他也引进不少,包括云南赛鸽育种前辈庄山峡培育的墨雨点鸽系,他都引进拥有,并为他斩获不少优良赛绩。马永礼变革了这时的鸽种,对它们有清醒地认识,膀条应当是什么样的,肌肉应当是什么样的,后腰应该是什么类型,体型究竟是大还是中还是小,他都形成自己的“马派”理论与见解。身高一米85的马永礼,15岁进辽宁青年篮球队,后来在解放军38军篮球队和沈阳军区通信总站篮球队打球,对运动肌肉类型有深刻认识,什么样的肌肉弹跳力强,什么样的肌肉不僵死,大运动量后恢复快,他都转移到对赛鸽肌肉类型的辨别和筛选方面,结合飞速和赛绩赛程考察,马永礼对优秀赛鸽肌肉的手感,有了固定准确的把握。马永礼毫不隐讳地说,他喜欢大体型的赛鸽,顽固地,不可救药地喜欢!他的优秀赛绩鸽也都是大体型的,进了他的种鸽棚,都是大体型鸽,实际上,从国外进口的原环种鸽,小体型的确实罕见。马永礼并不是亦步亦趋,人云亦云,他有自己的分析。当了多年高速公路派出所所长的他,举这样的例子:你看高速公路上的奔驰、宝马,轻松跑200多公里的时速,这些车是什么底盘,什么“体型”?你再看那夏利、奥拓,跑到100公里以上时是什么感觉什么表现?詹森鸽子体型大地球人都知道,有人硬说山区赛线差的地方体型大了不行,德国人改良的“会爬山的詹森”——威力·里奇的品系,个头大不大?轻了小了不好使!马永礼的视角还真独特哩!马永礼说到激动处站起来,弯腰伸臂比画:腰是身体的总轴,是发力的集中点。你两臂再有力气,肌肉再发达,拿200斤的重物不在话下,但你腰部的力量不行,你抓住了200斤的石头你提不起来!你直不起腰来,还是白搭!腰一定要有力。我的鸽子腰部有特点,腰部一定要好,一定要有力,后把绝对重要。有的鸽友看了我的鸽子后,戏称你的鸽子要命名,就应该叫“罗锅系”,后把有肉,尾巴紧束下垂,我说你算看出了点儿名堂。
   其实马永礼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看出了名堂。当时他手中以国血为主的鸽种正发挥如日中天,给他拿了不少优异成绩并还在续写辉煌,大连金州以及辽东半岛一带,都已知道马永礼的鸽子善打700—1000公里,中长距离是他的长项。他的赛鸽曾获得760公里当日归的成绩,这在当时是罕见的,颇有震撼力和影响力。但马永礼从鸽友手中,从逐渐来到鸽友棚中的台鸽和大连港口下船的欧洲、日本泊来鸽身上,看处了端倪,看出了名堂!按照马永礼的标准,这些洋玩意儿舶来品,指标不但不比马永礼在用的、精心选择又经实践检验的鸽种差,而且素质全面超越马永礼的现有种鸽,完全不是一种东西,完全不是一种模式!结构、羽色、羽质、膀条、眼砂、脾气、神气或者说气质,都是超“标”的数据,马永礼暗中知道,这舶来的武器性能好啊!换用这种东西,绝对不会比家中原来的武器表现差。1987年,在马永礼养鸽生涯中是一个分水岭,这年他淘汰了正走红的原来老品系,斩的斩,卖的卖,开始全部换成外来货色。大换血的做法每年都有鸽友在进行,不是什么希奇事,也决不是马永礼的发明创造,但马永礼有标准,有底线,有“刻度”,还有经验,因此他选种有眼光,有感觉。“那时候的台鸽”,马永礼眼睛开始放光,“那质量,那身架”!“现在”,马永礼开始撇嘴摇头,再摇头,“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根本不是一路东西”!马永礼在“真有好东西”的时候,以自己胸有成竹的标准,遴选了不少高质量的种鸽。没有什么固定的可靠渠道,马永礼就从集市上挑,别人不认我认,别人不要的看不好的我要。鞋盒子里装的,网兜里提溜着的,我看好了的就买下。一羽台鸽让人装在网兜了,蜷成一团,两只脚爪锒铛在网眼外边,我取出来上手一过,真好东西啊!那年月,要60块钱,了不得的价格,掏!真叫我搜罗了不少真家伙。日后养活好了,鸽子恢复了,特性显现出来了,大家也都看着好,“好东西怎么都跟马永礼有缘分呢”!不是有缘分,是我有标准,但马永礼并没有具体说那标准的内容,笔者也不便于问,其实有些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尤其是在鸽界。
   以中长距离鸽子起家的,鸽子定向功能一定好,这是不言而喻的,毕竟大家一直都承认,赛鸽的迷失率基本上与赛距是成正比的。这定向功能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远距离辩向能力,一是恶劣天气下的辩向能力,缺一不可。马永礼能相当有把握的将这样的鸽子挑选出来,做出的后代,马永礼也相当有把握地认为,在中远程比赛中,它们获胜的比率非常之高。1990年,马永礼荣获庆祝北京亚运会全国信鸽大赛千公里冠军,就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虽然鸽种已大换血,完全不是原来顺风顺水的那些东西了,优异的赛绩却并没有中断。骨子里,马永礼确实仍喜欢中长距离鸽,他认为最高档次的世界一流的赛鸽是千公里级赛鸽,全世界唯巴塞罗那优胜鸽档次最高。马永礼的鸽群打眼一看,基本都是雨点和灰羽,个别雨点偏深,但绛色鸽极少,没有白的花的羽色。马永礼的看法,中长距离赛鸽碰到恶劣天气的概率高,遇到雨雾,绛鸽、红轮、白鸽的大条就要飞得翘起来,不抗“造”,因此马永礼很少使用那些羽色的种鸽。近年来,马永礼身体不好,不能全力以赴地参赛,他也承认,千公里一年才比赛一次,有劲施展不出来。他的爱徒,大连金州一带赫赫有名的范继东,用马永礼的鸽子参赛,疯狂检验,在200至600公里短中程比赛中,居然多年连续取得“恐怖”成绩,这在高手云集,卧虎藏龙的大连市以及周边地区,诚属不易。在这样的赛绩基础之上,大家对马永礼培育的赛鸽,印象更深刻,而马永礼判定赛鸽确有长短皆能的全能品系,也颇能令人折服。1996年,日本鸽界名人尾内一郎先生和齐藤先生,还有台湾鸽界名宿周逸年先生,来到大连拜访鸽友,考察赛鸽。谁的鸽子最能代表大连当时最高水平?以赛绩论,马永礼是首选会员之一。当尾内先生一行在大连鸽会领导陪同下,驱车数十公里来到金州,专程拜访马永礼鸽舍时,他们确实未虚此行。马永礼拿出了他“最高水平”的6羽赛鸽供来宾鉴赏,内行的客人们看得惊呆了!大连鸽界的同仁们也惊呆了!客人惊叹:中国大陆居然有这样超过欧洲名家鸽舍质量水平的,带中国足环的,赛绩昭彰的高质量赛鸽个体与群体!大连的鸽友则惊叹:早知道金州马永礼的赛绩好,从未近距离观赏马永礼的鸽子,今日得见,真是“怪不得”呀!
   马永礼还能让优质赛鸽的种质,一代代走下去。这招数在中国大陆包括台湾地区,是业内人士公认的软肋弱项。购种不育,育而无种,几成传统,实难改变。看过马永礼的赛鸽,了解了马永礼的琳琅赛绩,知道了马永礼的“成长史”,许多鸽友都心悦诚服地认为,马家赛鸽20年来发展延续,从诸多方面考察,已经具备自己明显稳固的特点,具备了完备的种系特征,种群数量方面和一致性方面也有足够的表现和说服力。虽然不能申请有关方面硬性承认马永礼的赛鸽品系,公开冠名,但知情的鸽友,是认可马永礼的鸽子带品系的,也是以挑选品系的心态到马永礼的鸽舍来引种的。从哈尔滨到大连的哈大线沿途,这条纵贯东北大平原腹地的铁路大动脉两侧地带的鸽友,对金州马永礼的赛鸽,有最深刻的认识最熟悉的了解。一个鸽友从马永礼鸽舍兴冲冲走出来,手里提着钻了眼的纸箱。熟悉和不熟悉的鸽友就凑趣: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引的什么鸽子!说说看?两只是么!一只“小鬼头”,一只“亚运号”!咦?你怎么知道!——得意的知情鸽友卖弄:老马棚里纵然成百上千的鸽子,也就是由这两路东西撑腰,依老马的秉性,他也不能骗你,非给你这两系不可,实话跟你说吧,他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哇。
    什么是“小鬼头”?马永礼笑答,这是吉林长春一带鸽友使用我培育的一路鸽子,在赛绩极佳的基础上,观察我这路鸽子的外观特点和秉性,给我的鸽子起的诨名,开始我听着不入耳,也没在意,既不承认,也没否认,后来名声大了,北边南边的不相识鸽友到我家来,指名道姓要买“小鬼头”血统,我给人家拿出几羽,人家还挑剔,说这羽不像,那羽还凑合事儿,一来二去的,我也只好重视起来,自己也吆喝“小鬼头小鬼头”的了。小鬼头系列的源头是一羽漂亮的1986年足环台鸽雄,中大体形,深黄眼,浅灰羽色,宽脑门,大鼻瘤,趴鼻子,我89年引进的。你不用寻思,现在根本没有那种货色了,那叫漂亮!精神头绝佳,精力饱满富有活力,棚中打架遇到个头比它还大的雄鸽,它能蹦起来与对方拼。掺进我棚“亚运号”系列种雌,后代从200到1000公里,成绩特好,冠军多多!逐渐拉出一个系列阵容,羽色相当统一,走亚运号羽色,呈现一种深灰底色,毛片的边缘有深色边,侧面看像鱼鳞一样清楚整齐地覆盖在翅膀外侧,这是其一个明显的特点,外地鸽友引种时很在意这一点。有白条,经常出现,也有较普遍的花头特征,花得不厉害,实际上是一种花脸外观,眼环旁边,嘴角,下颌处有少许白毛,面积不大但很清晰,大多数小鬼头系鸽子都具备这种现象,花得不重,就没有血眼现象,出了血眼,鸽友们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头相不好看,头比较小,鼻瘤也不大,但额头开阔,聪明,甚至鬼气,定向功能极好,雨、雾、沙尘暴、大逆风天都能夺冠,好天更不在话下。飞不死丢不了,韧性,速度快,可靠好用,我自己用这一系取得的成绩就不好列举了,鸽友们引回去你就听好吧!没有不亮的。这小鬼头的名字实际就是外地鸽友用得舒服才给起得嘛!
  一旁再次来引种的长春鸽友金建生先生忍不住插嘴开玩笑:这小鬼头不是我给起得吧?还有比我叫得早的?转过脸来,金先生给我说起小鬼头鸽系:我从1997年养鸽初始就用的老马的小鬼头品系,当时不知道这东西厉害,只感觉其貌不扬,飞起来看吧,好家伙!500——800公里,不管好天孬天,前名次必须有,手拿把掐!即使没有摘金夺银,这路鸽子也不含糊,不死必归,归巢率几乎达100%。近年来我又试着用这路鸽子打公棚,不失望!人家给养着,感觉一样,比赛赶上天不好,当天回不来几个,里头也必有咱的小鬼头!你用得好,我用得也好,统计统计,送公棚13羽,决赛前一百名里冲进去8个小鬼头,最好名次第8!这路鸽子在长春的盛世公棚和梨树的浩展公棚,表现都很好。老马的这路鸽子,特机灵,眼睛极明亮有神,个头中等或稍偏大,黄眼砂眼都有,黄眼的带绿头,垃圾灰羽色,鼻瘤不大,三年以上的成鸽,眼环有翻大的表现,但鼻瘤没有相应的变化。
  “亚运号”怎么回事儿?是这样:源头鸽是大连鸽友1985年赠送我的一羽浅雨点台鸽雄,紫罗兰砂眼,大鼻瘤,玉嘴,经了解是含詹森血系很浓的一羽种鸽,我给它配上一羽87年的垃圾灰白眉、白条,个头偏大的台湾雌鸽,后代了不得了!直女获90年亚运会千公里全国冠军,与另外两羽没有出赛的直女直接做种使用,个个发挥,点石成金,后代夺冠实在不计其数,有我直接获得的成绩,也有支援各地鸽友取得的成绩。我将亚运冠军和它的俩姊妹命名亚运三姐妹,以浅雨点台湾雄鸽和三姐妹为血缘开端,至今培育出一路“亚运号”血系。总体外观比“小鬼头”浅,有浅灰,有像父系老祖宗的浅雨点,也有垃圾灰,因为母系老祖宗是垃圾灰。实话说,小鬼头与亚运号的母系是同一个源头。两个系列的表现相当一致,都是好天孬天“通吃”的竞翔脾气,不怕雨、雾、沙、风。
   马永礼有两个种鸽棚,并非一个养小鬼头系,一个养亚运号系列,而是也与国内不少“正宗”种赛鸽棚一样,饲养着不少引进的外籍种鸽。就品系看,马永礼也有诸如万得维根、多利杨阿腾、詹森的“019”、老白眼等名系,近年来,马永礼重金引进他崇拜的世界顶级鸽舍德国雷蒙·贺尔曼斯的多羽种鸽。不过,马永礼实实在在地说,引进这些时髦的东西,是对付某些中国人的。市场经济时代,有它顽固的规律,想穿衣服,时装才有市场,才有销路。鸽子也是这样,流行什么,你就得准备什么,高超的赛绩基础上,你得用流行色调符号把它们进行“包装”!我的外环种鸽并非完全不用,但主要是当“幌儿”挂着的,马永礼戏称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我的“狗肉”好哇!自己多年赛绩辉煌的鸽子都走到第八代了,在朋友们手中都走到十几代了,外国人都证明我的货色比外国的还要好,质量还要硬,但中国鸽友硬是不认,硬是不屑,硬是还要到处找纯“洋货”或纯洋货下来的直系后代。无奈,马永礼要利用洋“幌子”洋包装将自己优质的赛鸽种系很负责地推销出去,好东西大家分享啊!这不能算是瞒天过海、制假造假吧?货真价实啊!马永礼时不时的也整上句豪言壮语:我的鸽子要有运动健将的体魄,指挥它们的我,要有科学家的脑子,就是素质加科学,应对竞翔,长久地立于不败之地。是呵,没有“鬼”的头脑,怎能培育出鬼头的常胜鸽系呢?
    马永礼“教练”在我们一再追问如何训练赛鸽时肯定地回答:赛鸽状态好就要多训几趟,我有时一天一次80公里,或者100公里。马永礼认为短距离训练只是在练胆量,见世面,对赛鸽本身的状态提升作用不大。比赛站距离远近不管它,作为训练,必须拉到200公里以外才能对状态有作用,才能显现高峰曲线,而重要的是想办法把这高峰的峰值保持在比赛站上,这是马教练对我们的郑重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