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9:19 | 作者: 王伟克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6879

剥去信鸽“杂交”的面纱(王伟克)


信鸽的育种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即使在育不出种的中国,也是一个经常被大家谈论的话题。要谈论信鸽的育种,必须煞有介事的谈到“杂交”、“近交”什么的,因为这是育种命题中必不可少的支撑名词儿,说白了,就是假育种,也少不了要将“杂交”挂在嘴皮子上,要不,你让这些“行家”们说什么?

育不出种来,奢谈杂交什么的是装腔作势,中国鸽友们在日常的信鸽繁殖中,却真正在实行着杂交和近交,因为事实证明,杂交确实出优势,近交确实能固定优良信鸽家族的特性,为什么不这样做?不这样做,还能怎样做?不过,中国鸽友搞的杂交和近交,目的确凿不是要培育什么品系,想法和欲望没有那么长远,只不过是想利用杂交或近交的优势,培养出素质更理想的赛鸽来打比赛罢了,我们的着眼点,就在这里,以后还将长期落脚在这个层次上。

日常聆听鸽友们谈论杂交命题,感觉我们所言之杂交,与真正意义上的杂交,是有一定距离的,有误解,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误区。核心问题,是我们通常的理解,把杂交一词拔高了。按照我们的一般认识,只要是外血鸽与国血鸽相配,就是“杂交”;只要不是我们自己棚中繁殖的鸽子之间相配,比如远道而来的台鸽,原出生地很远的“天落鸟”或者引进的鸽子作种繁殖,都叫“杂交”。当然,这样繁殖出的后代鸽,我们就认为有了杂交优势。实际上,事情的程度,还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杂交优势。

生物学界成熟的杂交理论告诉我们,杂交这种动植物育种繁育中经常使用的方法,通常分种间杂交和种内杂交两种。种间杂交是不同物种之间的交配,属于远缘杂交的一种方式,比如马和驴之间的杂交,陆地棉同海岛棉的杂交等。种间杂交后代常出现杂交不亲和及杂种育性低等现象,而且后代的形状难以稳定。不过种间杂交后代变异类型多,范围广,可得到一般品种间杂交难以得到的变异类型。种间杂交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利用变异类型培育新品种,但并非可以随意如愿,譬如马和驴杂交产生的杂交种骡,失去了繁殖能力;虎与狮的杂种后代也是不育的。然而杂交优势是存在的,骡兼有马和驴的优点,使役时表现温顺,力大,寿命长,抗病,耐粗饲等等。

种内杂交的方式属于同一物种的不同亚种、变种、品系类型之间的杂交。比如大白猪与淮猪杂交,马牙型玉米与硬粒性玉米杂交,也是生物育种中常用的杂交方式之一。说到信鸽的杂交,使用种间杂交没有实用意义,只有试验意义,信鸽或者家鸽与斑鸠的杂交属于种间杂交,正规的生物科研部门或许永远不会搞这样的实验。相传我国农村早年曾经有人做过这种只为爱鸽人关注的试验,鸽与斑鸠之间的品种血缘距离,应该是同马和驴之间的距离相近的,杂交的结果也类似。据说鸽与斑鸠的杂种后代定向归巢的本领较土鸽更胜一筹(大约是遗传了斑鸠长途迁徙的本能成分),但杂种和骡子一样也是不育的,无法繁殖,所以这种杂交的实际意义不大。

我们当中的不少人,是认为来自欧美等地的赛鸽,与我们手中的国血鸽(早年也是来自欧美,已经风土驯化了)不是一个“品种”的。笔者认为我们对“杂交”问题认识方面最大的偏差,就在这里。直接导致我们拔高或者夸大了杂交的作用,原因也在这里。最早的近代品种的信鸽,并不是出现在比利时,而是出现在近代资产阶级革命产生最早的英国,是一种兼有观赏和通信双重功用的大鼻瘤、大眼环信鸽,称“英国传书鸽”,十九世纪成熟进化论的奠基者达尔文的著作中,较详尽的叙述了这种鸽子的特点,并配有插图。实际上,在我国各地的鸽市上,出售观赏鸽的摊点上,甚至菜市场卖鸡鸭鸽兔的铁笼子里,还能看到这种“传书鸽”模样的鸽子,纯黑羽色的居多。即使在近代信鸽的发祥地英国,赛鸽品种也已经被来自比利时的现代模式的小鼻子竞翔鸽所垄断、所取代,因为,在以比赛速度为主的当今世界鸽坛,在飞速上,无能过比利时赛鸽其右。近几十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发觉:无论是来自欧洲比、荷、德、英等国,还是来自美国、日本,甚至来自澳大利亚和香港,以及我国台湾省的信鸽,不去细看足环,不能凭外观辨别信鸽的所属国籍,更遑论“品种”了,它们的模样是一样的。如此现象说明了什么?如今普天下赛鸽一个品种!统一了。改革开放20多年,我们重又畅通了与国外鸽种交流(全部是往里“流”)的渠道,一段时间下来,我们的赛鸽,外观上与国际流行模式已经渐次接轨,这是大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既然是一个品种,互相交配当然不属于品种之间的杂交,属于品种内部的杂交。并且,种鸽许多就是直接从国外运来,使用其子一代,理论上与国外繁殖的没有什么两样。因为地域和风土的不同,渐渐在相对阻隔和差异明显的情况下,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产生变异,时间上都来不及,这显然不是杂交。即使是前段时间引进的外籍种鸽,其子代再与原环的外籍鸽交配,血缘差异也不是太大,杂交的成分和程度也是有限,优势是外籍鸽原来就具有的竞翔能力,并非杂交优势。要说真正的杂交,新引进的外籍种鸽与当初李梅龄时代引进的,在将近一个世纪的过程中,打上了中国烙印的“老根”鸽种交配,才是比较标准意义上的杂交,应该有实实在在的杂交优势。不过,信鸽竞翔的奥妙与众不同,它不同于赛马、赛狗、赛骆驼,单纯以体能的强弱和发挥状态决定速度,信鸽的竞翔是一种“复式”比赛,在比试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定向功能的同时,比赛飞行速度!长程鸽与引进的短程快速鸽杂交,作为信鸽,它们是种内杂交,具有杂交优势,主要体现在体质的改善和体能的增加,不能简单地认为,也“杂”出了定向方面的优势。同时,还极有可能产生“中和”遗传现象,长程鸽的耐力减退了,而短程鸽的爆发力也减退了,竞翔速度不快不慢,定向功能不强不弱,只是体力和抗逆性增强了,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或者恰恰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因此说,信鸽的杂交决不能等同于普通动物的杂交模式,通常的杂交优势,在信鸽身上,可能体现不出就是优势,或者,根本就不是优势。

虽然信鸽“杂交”的优势体现不是特别突出,不是特别容易做到,但是,如果确实是血统很远的信鸽品系之间交配,其体能,抗病力,生命活力等方面都有明显改善和提高,对于我们日常的竞翔特别是中短程竞翔,在提高速度方面,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我们利用的是,信鸽体质的提高导致翔速的加快,中短距离竞翔对定向功能的要求不是太苛刻。同为信鸽,同种内部的杂交,利用血缘关系的差异,获得种内杂交的优势,我们将同一品种不同亚种、变种之间的杂交,称做系间杂交,也有优势的。我们经常挂在嘴上的“品系”一词,出现频率很高,正是说明中国信鸽和外国引进的信鸽之间,属于同一个品种。相互间的交配,是品系之间的杂交,不是品种之间的杂交,优势的体现,不如品种间的杂交。但信鸽与肉食鸽,信鸽与观赏鸽之间的杂交,虽说是标准的品种之间的杂交,一定有更明显的杂交优势,对竞翔爱好者来说,那种“优势”又有什么用呢?至于品系之间的杂交,虽然优势比较小,虽然不能产生什么新品种,但是它的作用很有吸引力,因为这种系间杂交,可以在不改变品种特性和特征的基础之上,使品种本身的个体得到提纯复壮。中国的金鱼饲养者,是懂得这桩道理的。金鱼是可以大量繁殖的动物,时间长了,难免近亲混杂,种群的整体素质便下降了。比如鹤顶红品种金鱼的个头,活力,抗病能力,繁殖能力,头上红帽子的发育质量以及帽子戴正的比率,正品鱼的数量等各项指标均同步下降。北方的金鱼饲养者此时便会到南方引进鹤顶红品种的种鱼,与原有鹤顶红金鱼互配,子代各项指标立即有明显改观,效果十分理想。南方的养鱼者亦是如此。他们的行话叫做“掺血”,属于同品种不同品系之间的远缘杂交。中国信鸽界利用引进的种鸽或者台湾天落鸟与自己棚中的原有信鸽杂交,道理同上述事例完全一样,即:不是品种之间的杂交,也不会产生新品种,但是有一定程度的杂交优势出现可以利用。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外籍鸽引进数量极少,只有少量远洋船上下来的外环天落鸟,当时大连的鸽友曾在早期的《中华信鸽》杂志上撰文,谈使用外籍种鸽的感受。笔者记得大连鸽友的经验是,使用外籍种鸽与我们手中的赛绩鸽互配,效果比较好;他们在使用实践中认识到,外配外“不太好摆弄”。道理在于外配外可能血缘关系不是太远,不具有杂交优势;其次纯外血鸽的后代存在一个适应性问题。再者,我们的饲育水平比较差或者相当差,外籍鸽及其后代在我们低劣的饲育水平条件下,不能支撑它们发挥出应有的性能来。比方说国外的马棚是一所房舍,而我们理解马棚就是一个“棚”,实际上我们长久以来就将所有的牛马都置于四面透风的棚中饲养的,牲畜的粪便就排泄在棚里,牲畜夜晚只能倒卧在屎尿中休息,后胯两侧的毛因此滚成了粪毡,滴沥当啷,人民公社时,生产队饲养院里的牲畜都是这副样子,见怪不怪,是牲畜冬季里的一种标准模式。对于“哑巴牲口”,我们长久的不会善待它们的。限于条件,我们饲养信鸽的棚舍,曾几何时面积和质量都是“马尾拴豆腐——提不起来”的水平,即便是具有了杂交优势的信鸽,居于这样的棚舍中,优势何以体现?以这样的硬件设施对待赛鸽,嘴皮子上津津乐道“杂交”、“优势”,又有什么用呢?“种”字后面,紧跟着就是“养”字呵!

本文的主要观点,是不要将杂交神秘化,不要吹嘘和拔高、夸大杂交的作用,还杂交一词的本来面目。同时,为育种目的的杂交同强壮身体只为竞翔的杂交目的,要求差别明显,后者只要互有赛绩,双方健康,血缘关系远,完全可以搞定,就是一个赛绩配。台鸽用上后,往往立竿见影,就因为血缘关系远,出现同品种内的杂交优势,叫做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如果“和尚”来的比台湾更远,则更会“念经”。如果台鸽用上之后不见效,检查自己所在区域,河南一定好用,云南几乎是一定不好用,四川连用也别用,关键在于此地适翔不适翔,与杂交优势的定理无关。建筑在天下信鸽一个品种或者即将统一为一个品种的理论前提下,赛绩配就是当前最好的配对方式,只打比赛,完全没有问题。要搞比赛绩配更高水平的杂交,笔者认为没有必要,放在既育不出种也不想育种的中国鸽界,讨论那个,过于阳春白雪,不切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