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9:20 | 作者: 王伟克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24809

跟风与创新

    粗略一想,认为我们的跟风习惯(或许用“崇洋媚外?”)之形成,与虽未登王位却曾掌握实权的“老佛爷”慈禧太后有关。因为中国在叶赫那拉氏领导的时段,已较世界先进水平落后很多。洋人的先进“玩意儿”,比如自鸣钟、干版照相术等等传进(宫)来,老佛爷看着喜欢,于是就批准了“引进项目”,渐渐造成洋人的东西就是好东西的偏见,蔓延开来就是跟风,就是跟“洋”风,崇洋媚外的风气日渐形成。 

    再仔细一考虑,不对了,冤枉了老佛爷,跟风习气,久已有之。比方说,盛唐时期皇帝老儿喜欢丰满的女子,于是乎彼时以胖为荣为贵,丰腴的杨贵妃就是当时的名媛标准。捎带着连唐时的佛教石刻造像,也个个面如满月,樱桃小口,慈眉善目,殊为可爱。唐朝的公主有西域进献的毛裙,用百鸟的绚丽羽毛织成,据说五彩缤纷,白日一色,夜晚一色,灯下又是一色。百姓闻之,大跟其风,争相仿效,可怜一时间,都城长安附近的百鸟都被捉光,羽毛尽被拔光。西晋作家左思,耗时十年,写就美文《三都赋》,开始并无人青睐,后来专家学者看后都说好,众人这才知是杰作,京城里的文士书生,官家富户子弟,均以抢先抄录为荣,惟恐落后于他人,京城洛阳的纸价,顿时上涨,是为成语“洛阳纸贵”。 

    其实跟风有时未必得意,不说现时的股民,跟风炒股,眼见得人家发了,自己明明买的同一种股票,不知为何非但未赚,反被套牢。但说宋朝的皇帝老儿,忽然不好胖女子了,跟风减肥谈何容易!“皇上好细腰,民女多饿死”,你看跟风有多累。更绝的是皇上忽然又好小脚,最佳标准是“三寸金莲”,乖乖我的吗呀!中国妇女为此缠脚十个世纪之多。跟风的传统源远流长,立马要改正,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这跟风美德不会不渗透到鸽界内部来。说句不一定中听的实话,倘若没有人刻意跟风,我们恐怕至今不会操练现代竞翔法则,也不会使翔现代品种的竞翔鸽,可能还是在松江灰、紫金白砂等准观赏鸽腿上,绑上红布条,三十、二十里的送出去“竞翔”,并以同窝雌雄“原对”鸽做种繁殖这种当今让人笑掉大牙的办法为荣哩!令人尊敬的李梅龄先生看透了中国旧有“竞翔鸽”,在往观赏鸽方向发展的路子上走得太远,定向归巢本能退化过于严重,在与欧洲品种的竞翔鸽同场竞技时,根本已不是对手。李大师毅然彻底的放弃了旧有鸽种,斥巨资到欧洲购得与洋人一样的、质量上还超过上海洋人手中鸽的优秀现代品种信鸽,翻开了中国使翔现代信鸽的历史新一页。如果这也算“跟风”,则此风可跟,此风当跟,此风跟得好!李梅龄大师的高明之处,还在于引进优种赛鸽之后,很快就在实践检验的基础之上,搞出了性能稳定、突出,有我们自己特色的东西。这与跟风,是决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是远远高于简单引进、简单吸收的思维层次和育种操作手法的。 

    很可惜,自李大师之后,我们退步了。虽然鸽种鸽系的引进依然断断续续的进行,但象“李鸟”那样源于国外名种,又迅速确立了我们自己特色的品系,再也没有出现。也有人想打出自己的品牌,吹吹打打,终未成事,国家不承认,鸽友们也不认帐。反思一下吧!自己手中极欲推出的东西,比较李大师的作品,还缺少什么。不仅如此,我们还重又回到跟风的老路上去了。比方说眼砂鉴鸽论,西方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曾盛行一时,有不少研究“成果”及专著,后来发现此论难以自圆其说,眼砂论在西方鸽坛便渐渐湮没了。我们跟风,人家放弃了的东西,我们重新拾起来拨拉一阵儿;超远程竞翔,西方竞翔先进国家都曾经搞过,横跨欧洲大陆的比赛;翻越阿尔卑斯山的比赛;东西横贯澳洲大陆、东西横贯北美大陆的比赛,人家都搞过,没有归巢或归巢极少,认为不能称其为比赛,遂放弃了。长程赛的距离,固定在1000公里范围上。我们呢?超远程又跟风赛了数十次,渐渐地自然会冷落下来,还一劲儿鼓吹再放。我国虽版图辽阔,但适宜放鸽的地方并不多,无非东北、华北和长江中下游三大平原。其实全球陆地上原本也是山地多平原少,有多少个适宜搞巴塞罗那式大赛的赛线?超远程竞翔归巢率经常的不足10%,能叫做“比赛”吗?还自称“黄金赛线”。跟来跟去,人家的真谛没有学来,自己的好东西反倒不认识、不承认,久而久之,我们自己的创新精神被逐渐磨蚀了。自北宋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之后,1000多年过去了,中国再无大的发明创造成果贡献给世界。生活在大陆和台湾的中国人,亦没有获得过一次诺贝尔奖。最近的全国科学大会上,江泽民总书记代表国家重奖了具有突出的创造性科学成果的吴文俊、袁隆平教授,再一次重申:“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实在是发人深醒呵!一句话,中华民族的最终振兴,要看我们创新的能力和成果。 

    以中国鸽坛来说,没有必要什么都跟在洋人的屁股后头亦步亦趋。其实有几个方面,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东西,而竞翔先进国家却并没有注意和总结。我们尽可以放手发展和探索,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理论,反过来指导世界信鸽竞翔界的活动,树立中国在世界信鸽竞翔界的地位,而不仅仅是给人以一个优种信鸽永远的进口基地、销售市场的印象。笔者认为,至少在以下几点,我们有自己的优势: 

  ①信鸽竞翔的适向学说
    这是我们在自己的竞翔实践中,观察和总结出来的新鲜理论。换句话说,这不是我们习惯的到洋人的竞翔理论“宝库”中搜拣出来的现成货色。把话说白了,洋人的理论中没有这个!以西方竞翔史上的核心国家比利时、荷兰为例,两国版图狭小,超过300公里的距离,无论如何也要到国外去比赛,而且,两国因周边地理面貌的关系,只宜到南部的法国境内选点放鸽,最远到达西班牙境内的巴塞罗那。一百多年来,无论竞翔次数有多少,两国的经验,永远局限在这条南线上,虽然数据的可比性极好,但未免太过单调,其国际指导性大打折扣。我们不同,国土幅员辽阔,最好的赛鸽地域东北、华北和长江中下游平原,由北到南连在一起,哪一块也不比法兰西平原差。况且,我国许多地方可以南北向放鸽,不似比、荷两国“自古华山一条路”。实践当中,我们发现了按季节竞翔的“春南秋北”现象,经反复验证,这一现象确实存在,尤其是近几年来,国内竞翔界的有识之士,更将这种现象与候鸟的按季节南北迁徙规律有机联系起来,完善了该理论的依据,使之更充实,更有说服力,不仅对中国,而且对全世界信鸽竞翔界具有指导意义,这确实是中国竞翔界对世界的一项重要贡献。不过,这项理论出现的时间较早,但发展过程极为缓慢,我们自称需要“讨论”。讨论来讨论去,没有定论。幸亏西方竞翔大国从地理上不具备检验这种现象和理论的条件,否则,只能有两种结果:一是西方早就发现和阐释了这种理论;二是我们发现后正在漫长的讨论过程当中,人家就会抢先实验、总结、发表。这不是崇洋媚外么?正是崇洋媚外!之所以反复“讨论”没有结果,没有下文,症结就在于我们骨子里的崇洋媚外成分在作祟。洋人的版本中没有“春南秋北”,于是世界上就根本不会有这桩买卖,要有的话,为什么洋人没有讲过?中国的信鸽竞翔公棚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最集中的,现在还有的在上马。一些现有公棚多年组织竞翔,从未取得过正常的成绩,管理不善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根子在于各公棚大都是春集秋赛,而大多数公棚都在毫无道理的秋放南向!(也是一种盲目跟风现象)。“春南秋北”的竞翔理论是中国人发现发明的,就因为洋人未提到过,所以我们自己也不重视甚至鄙视,自己屡次的让自己立的门槛绊倒,真正是可笑可悲。 

  ②“盲区”理论
    中国国土辽阔,4000公里以内放鸽不用跑到境外去,要不是这几年张罗着与国际接轨,早就实现4000公里竞翔的“壮举”了,归不归巢另当别论。3000公里可以“伯马”,300公里却飞得很累,这也是中国竞翔界的朋友们发现的一种现象。近于300公里不累,远于300公里也不累,信鸽在300公里上下的范围内,显示定向归巢极为困难,鸽友们给300公里这段距离形象的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盲区”。刚才讲过,公棚秋季放反了向,没的好成绩,而且公棚还极愿意毫无道理的把预赛距离定在300公里的“盲区”里!又是跟风!自己心里没有主见,只会跟人家瞎跑。有人脖颈疼,后仰着脑袋调整一下,旁人看见了,不明就里,想当然的认为他在看天上的希奇物件,于是也仰头观天。须臾,观天的人达数千之众,其实天上什么也没有。 

    西方竞翔大国没有“传下来”300公里盲区的圣旨呀!为什么我们却能感觉到呢?不会吧!西方没有,我们这里一定也不会有的,这是我们多年习用的颠扑不破的真理。比、荷等国,多放中短程,三、五百公里居多,一次放鸽数量很多,参赛人和参赛俱乐部数量也很多。300公里飞得差,影响不太大。那里放鸽次数极多,几乎每周都有,300公里的迟归鸽,下次又可上笼。不象我们公棚,300公里当日不归就失去了决赛机会。西方赛鸽反复在固定的二、三百公里距离上拼杀,地貌地标烂熟于心,能提高鸽群的翔速和归巢率。我们通常训放次数较少,经常的某种比赛距离只赛一次,300公里盲区,对我们的信鸽影响更大一些。近来,亚洲的竞翔强国日本,也在竞翔中发觉300公里距离不好摆弄,300公里的翔速和归巢率,让日本的国际公棚举办者感到“耻辱”。耻辱一番也好,对我们中间的崇洋媚外者是一个刺激,每每西洋鬼子或东洋鬼子也“犯了事儿”,才会引起我们一些人的警觉。盲区理论按照“惯例”,当然也需要“讨论”的,过程虽慢,终有进展,最近,国内一些竞翔公棚开始将预赛距离由一度死也不改的300公里,挪到260公里或240公里了,这是一大进步。两个原因,一是多年发觉300公里就是飞得很惨,竟有300公里预赛放出,晴天顺风鸽群盘旋两个小时不能定向飞离的尴尬事;二是预赛把鸽子飞丢了或是迟迟不来丧失了决赛权,引得参赛者大为不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只好作了改进。此举哪怕是被迫的,也应该肯定,“二百五”也比300公里强。此事还应大张旗鼓的宣传,也作为中国对世界鸽坛的贡献。 

  ③海翔实践 
  这要归功于台湾鸽友。岛内范围狭小,赛鸽施展不开,操作多年,终归要拉到海上竞翔。其实海翔并非台湾鸽友的首创,自欧洲的千公里巴塞罗那大赛创始的时候,英国鸽子就参加比赛,最后飞跃英吉利海峡归巢。意大利半岛南端的马耳他岛,,四面环海,信鸽在世界上也很有名。不过,毕竟岛小民寡,弹丸之地,海上竞翔,反响不大。台湾民众酷爱信鸽竞翔,台岛信鸽数量和质量,举世闻名。近年来行海上竞翔,数量当然惊人。虽说海翔毕竟效果不如陆翔,台鸽因此丢失不在少数;英国亦因英吉利海峡的阻隔,信鸽在大赛征途的末段,再飞跃海峡,严重影响速度和归巢率,英国因此从未得过巴赛的好成绩。但是,海翔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因为关于信鸽远距离归巢的依据,至今至少有十几种说法,记忆说、嗅觉说、磁场说是其中比较突出的几项。茫茫大海,初来乍到,全无“地标”,记忆什么?波涛汹涌,一片腥咸,嗅闻什么?只有地球表面无论陆地海洋,无所不在的地球磁力线造成的磁感指引着信鸽飞跃茫茫海天归巢。这一现象,还足以说明,为什么在阴天,雨天,雾天,眼睛蒙上毛玻璃片甚至夜晚,总有信鸽能够远距离归巢,没有太阳这个最明显的自然标志,信鸽依靠什么“法术”归来?海翔的实践,十分有力地证实和破解了所谓信鸽归巢之谜,在竞翔科研方面,价值不可估量。中国人所做的实践,理应由中国人来总结,阐述和发扬光大。 

  ④确立沿海优势理论 
    站在巨幅世界地图前举目四望,凡信鸽竞翔发达国家和地区,均在沿海,或者本身是岛国,总之,与海有关,没有例外。欧洲的几个竞翔发达国家,都在海边,没有品尝到内陆国家竞翔之难;美国、澳大利亚,东西两面均有海,(澳洲四面有海),人口分布也是东西两面居多。中部是大沙漠或干燥的大峡谷,当然不利于放鸽,两国一直享受着沿海放鸽的有利条件,相辅相成,没有什么另外的对比。中国情况有所不同,东部海岸线漫长,是信鸽竞翔的发祥地和适宜地区。中西部是山地、沙漠和高原,面积很大,从世界范围来看,这种地形,也是信鸽竞翔的不适宜地区,换句话说,凡世界竞翔发达国家,都不在这种地形范围内。中国的版图辽阔,地形复杂丰富,一国之内,包含了信鸽竞翔的适宜地区和不适宜地区,相互之间,明确对比,数据很有说服力。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曾经长期经营通过西部河西走廊施放超远程信鸽比赛的“黄金赛线”,虽说近年来渐渐冷落,但是曾经有过的多次使用,证明从西部放东部,即从内陆放沿海,还是有点文章可做的。虽然归巢率并不高,但是反过来试试?由沿海放内陆,减去一半里程,只放东段平坦的约1000公里,效果也不会好的。此是沿海优势之一。两次中国信鸽国家赛,四面八方均可参加,适飞与不适飞,有优势或者无优势,倒是可以立即检测出来,结果是沿海地区不出所料的连续取得好成绩。此是沿海优势之二。我们长期没有认识到信鸽竞翔的地域差别,内陆不适翔地区曾经长期攀比沿海,做过“可歌可泣”的奋斗。虽然近来还有人呼吁要想方设法在竞翔方面与东部沿海扯平,但是几十年的反复实践,已经无可辩驳地证实,内陆和沿海的竞翔条件竞翔效果就是不一样。因此,众多有识之士面对东西部的差别,开始从理论上认识这个问题,东部沿海作为世界少有的信鸽竞翔适宜区域,尽可充分发挥其优势,综合利用竞翔理论和条件,让中国的信鸽竞翔水平,依托东部沿海平原有利条件,持续集中发展,迅速在世界鸽坛确立我们的实力地位。西部则根据自身条件,选择适合当地水平的竞翔方式,赛出自己的特色来,而无须盲目攀比。相反相成,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沿海优势,有利于调整我国的信鸽竞翔总体战略,同时,借助中国的实例,向世界展示信鸽竞翔的地域规律,填补版图狭小的竞翔国家所不能完成的科研项目,此是沿海优势之三。 

   总之,我们不必妄自尊大,也不必妄自菲薄。整体上,我们在信鸽竞翔领域还是落后的,尤其是在信鸽育种方面,那是我们的弱项。但是,主、客观条件的不同,我们又有其他竞翔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很有助于我们迅速的发展与提高。只是碍于我们曾经有过的,并且相当严重的崇洋媚外倾向,相当程度上阻滞我们的思维开放和思想解放,当然会影响我们前进的速度。邓小平同志所倡导的改革开放,党的十五大以来,尤其是刚刚开过的科学大会,重提创新是民族进步的灵魂的口号,无疑,对我们数十万信鸽竞翔爱好者的思想解放,是一个明显的促进。本文的用意,是想借对中外信鸽竞翔历史某些层面的简单回顾与对比,认识中华文化中,束缚我们思想的桎梏,打开思路,解放思想,敢想敢做,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鼓舞士气,鸣锣开道。(成稿于2001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