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2 19:31 | 作者: 周维瑜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130690

科尔沁公棚清棚验鸽取得成功

    赛鸽公棚到处应运而生是近几年的事,首先在北京有惠翔、上海有中荣等。从地理分布来看主要在东部,在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因为我国东部地区有信鸽运动历时长,鸽质好,发展快,参与信鸽竞赛人数众多等基础条件。所以,重奖公棚一经诞生便能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还能吸引众多的鸽友前去参加比赛。

    当然也有小的公棚是靠诚赢得众多鸽友青睐的。我觉得内蒙古科尔沁公棚就是其中的一个。

    科尔沁公棚使建于80年代,兴于90年代,科尔沁公棚秉承“公平、公正、公开、一视同仁,诚心、诚意、诚实、一诺千金”的诺言,吸引了全国各地鸽友的眼球。

    他见证通辽市信鸽由衰弱到强盛的历程,验证了“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草原豪气。科尔沁公棚不负众望,不仅奖金增长到180万,还在硬件上加以投入,在原来旧棚的南面建了一个占地1200平方米拥有26间鸽舍的新棚,这里向阳明亮,宽畅通风,再加上有赛鸽名家单文增坐阵指导,以德养鸽,严格管理。

    靠着养鸽人的鸽德和去年公棚取得的声誉,吸引了上海、北京、南京等全国各地的养鸽名家,还有德国、日本等国家的鸽友竞相前来参赛。

    8月2日,盛夏的科尔沁草原是花的摇篮、歌的故乡、绿的海洋。众鸽友听说科尔沁公棚抽签验鸽封棚前来参观,此次验鸽封棚由内蒙古信鸽协会派员监督,8名鸽友和裁判员经过8个多小时的清点、扫描、核对,共有5349羽信鸽在棚,信鸽状态良好。(附:相关两篇相关文章)

科尔沁公棚外貌

科尔沁公棚内貌

鸽子良好的状态

裁判员对信鸽进行电子扫描

鸽友们一个不漏的进行清点核对

封棚代表与公棚老总合影留念

    一、科尔沁自然状况

    科尔沁草原现大部分已变为农耕地以及部分沙地,也有称科尔沁沙地。它是沿用古代蒙古族科尔沁部落名称命名。位于北纬42°5′~43°5′ ,东经117°30′~123°30′ 。海拔250~650米,处于西拉木伦河西岸和老哈河之间的三角地带,西高东低,绵亘400余千米,面积约4.23万平方千米。属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科尔沁左翼后旗、奈曼旗、库伦旗、原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科尔沁右前旗和赤峰市翁牛特旗、敖汉旗以及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即蒙古贞地区)等辖区。

    地质构造上属于松辽台向斜、吉林准褶皱带和内蒙古褶皱带三大地质构造单元。第四纪以来草原西部缓慢上升,东部轻微下沉,由下更新世到全新世相继沉积了厚达200余米的松散岩系,组成了坨、甸的物质基础。

  气候冬寒冷、夏炎热,春风大。年均降水量360毫米,年际变化较大,年内分配不均,多集中6~8月份,冬季以西北风为主,春秋则为西南风,年均风速3.5米/秒,最大风速可达21.7米/秒,大风日数常达30天左右。大风是沙地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全区日照2900小时,日照率达67%,10℃以上活动积温3160℃,无霜期140~150天。

  科尔沁草原坨、甸并存。坨子地是指相对高度2米以上的流动、半流动沙丘和半固定沙丘,土壤为白沙土和黄沙土,植被主要有沙米隐子草、芦苇、小黄柳、榆树等。甸是指相对高度在2米之内较平缓的沙土地,土壤为黄沙土和栗沙土,植被主要有隐子草、羊草、冰草等。甸子地则指分布在坨、甸地内部及其之间的低湿地,多由各类草甸土组成,植被主要由羊草、寸草苔、地榆、拂子茅、马蔺等组成。

  科尔沁草原历史上曾为河川众多、水草丰茂之地。据记载,公元10世纪时自然条件是“地沃宜耕植,水草便畜牧”。直至19世纪初科尔沁大部分地区还留有大面积草植被以及森林。但至19世纪中后期开始,因辽河上游地区滥垦、森林砍伐以及移民等诸多因素,导致下游水源严重破坏,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曾号称“平地松林八百里”的赤峰以北而今已成茫茫沙地。由于人类对草原的不合理利用,甸子地不断缩小,坨、地扩大,沙化面积急剧增加,最终形成了大片沙地。坨甸两者所占相对面积为3∶1,生产发展和人类生活受到直接威胁。为防止沙化、草场退化和土壤盐化,采取了草场封育,翻耕补播、人工种草、引洪淤灌、防止过牧及营造防护林等措施,取得了良好成效。 

  科尔沁草原是以蒙古族为主体,汉、朝鲜、回族等多民族聚居区。
 
    二、科尔沁的传说      
   
   科尔沁部始祖哈撒尔(哈布图哈萨尔)为也速该次子,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的二弟,生于南宋隆兴二(1164年)。他从少年时代起辅佐成吉思汗,为蒙古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和大蒙古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哈撒尔以“神箭”著称,“勇力善射”、“矢无虚发、应弦而倒”,有“大曳弓,九百步,小曳弓,五百步”之说。成吉思汗曾说:“有哈撒尔之射,有别里古台之力,此朕之所以取天下也”。后来,蒙古文献均称哈布图¡哈撒尔,即射箭好手哈布图哈萨尔。

   哈布图哈萨尔是蒙古历史上出类拔萃的一员猛将,成吉思汗不可多得的谋臣,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科尔沁部”是成吉思汗长弟哈布图哈萨尔的领地,哈布图哈萨尔被辽兵追得无处可躲的时候,他跑到了科尔沁草原。当时科尔沁草原还不是他的领地。哈布图哈萨尔跑到了一座山上,他射完最后一只箭,躲进了一个山洞里。哈布图哈萨尔往山洞里一走发现山洞里一片开阔,别有洞天。原来山洞是一个小庙的出口。哈布图哈萨尔一眼就看见山洞的旗杆子上蹲着一只大马猴。

   哈布图哈萨尔刚到旗杆子底下,就听见大马猴说话了:“主人叫我在这里等一个战败的蒙古将军,就是你啊!你有什么本事,叫我的主人如此的器重你?”

   哈布图哈萨尔四下里一看见是大马猴在对自己说话,吓了一跳。“我被辽人追杀,箭都射完了,就剩下一张弓了,我又累又饿,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进来了多有冒犯,请帮助我解决辽兵的追杀。”

   马猴说:“这是辽人的北方草原。”马猴说完从旗杆上跳下来:“这是辽人的腹地,我家的主人叫我在这里等你,跟我来吧!”

   哈布图哈萨尔跟着马猴来到了内殿,马猴见主人不在,就叫哈布图哈萨尔在那等一会。哈布图哈萨尔见内殿很干净,供桌上供着两只老虎,他十分的好奇,就上前看个究竟。他一看,两只老虎下来打了起来,两只老虎越打越凶,哈布图哈萨尔见老虎打得凶就要上前去拉开它们,他一只手一个把两只老虎拉开。结果,哈布图哈萨尔上前拉的时候,两只老虎向哈布图哈萨尔咬来,吓得哈布图哈萨尔赶紧打老虎。老虎被他一顿拳脚打得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哈布图哈萨尔上前拉两只老虎的尾巴时,哈布图哈萨尔发现这两只供品老虎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奶制品,就上前伸手拿了一个,这一拿不要紧,供品发出了诱人的香味。哈布图哈萨尔饿得受不了了,一口气吃下了这只老虎,好吃极了。他接着又把倒在地上的另一只老虎吃了下去。

   哈布图哈萨尔觉得自己身上有了力量,感到心理很沉闷,就向另外的一个房间前走去。刚一出去,哈布图哈萨尔就看见两头牛在顶架,哈布图哈萨尔见两头牛顶得头破血流的,就想把两头牛拉开,可是他刚拉开,上来了一群牛,低着头,对着他就顶。两只牛角闪着光,就象刀一样。吓得哈布图哈萨尔向后躲。但是哈布图哈萨尔往后躲时,牛就向他顶,紧紧的跟在他的胸前。哈布图哈萨尔不敢多想,就和牛撕打起来。牛一头又一头的上来,哈布图哈萨尔打倒一头又一头牛,哈布图哈萨尔一共打倒了九头牛。哈布图哈萨尔累得虚脱,他又累又饿,他抓住身边的一头牛的犄角用力的一掰,哈布图哈萨尔一下掰下了那头牛的犄角,他一看是他最喜欢的荞面做的,他顾不上想什么,就大口的吃了起来。哈布图哈萨尔这一吃可不要紧,他吃了九头牛和两只老虎,哈布图哈萨尔感到自己吃饱了。

   哈布图哈萨尔想这时候辽兵可能走远了,就去找那只马猴子想出去。他刚一出门,就头脑感见有人在说话:“哈布图哈萨尔你吃了九牛二虎,吃饱了就想走,是不是太不讲究了。”

    哈布图哈萨尔大吃一惊,他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人。

   哈布图哈萨尔大声的对着天空喊:“老神仙,对不起!我进来时看见你的老虎在打架,我想拉开它们,谁想到它们是我最喜欢的奶制品。我出门透口气时,你的牛在顶架,我拉它们时,有九头牛来顶我,我只想制服它们,并不想伤害它们,我哈布图哈萨尔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才把它们吃了的。”

   “哈布图哈萨尔你吃了九牛二虎,就已经有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这是我多年来吸收天地日月精华的贡品,你是有缘才吃了这些宝贝啊!”

   哈布图哈萨尔吃了一惊,感到自己身上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可又说不出这股力气从那里来的。

  “哈布图哈萨尔,你即是有缘人,我也就算是把它们送你了,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将来这里就是你的领地,天帝在就给我下了死令,谁吃了这九牛二虎,这片土地就是他的领地,他要把它治理好,要不,天帝会惩罚他的。吃了这九牛二虎,长生天会赐给他无穷的力量。”

   哈布图哈萨尔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跪在地上给神仙磕头。

   “哈布图哈萨尔你已经有千斤神力了,没有合手的武器是不行的,南山有一只八百斤重的弓,你去把它拿来当你的兵器吧!”

   哈布图哈萨尔只听见半空中在说话,没有看见人,他也看不见人。因为哈布图哈萨尔知道是神在给他施恩,是长生天在施法让他助自己的兄长成吉思汗一臂之力。

   哈布图哈萨尔磕了半天头,听不见声了,他站了起来。

   哈布图哈萨尔的眼前没有有了高山也没有了山洞,眼前是一片荒凉的草原。
   哈布图哈萨尔急着去寻找神仙所说的那张弓,站起身来就向山上走去。
   哈布图哈萨尔一上山就看见一匹白马守在那。哈布图哈萨尔上前去拿弓,白马嘶鸣着跳起来向哈布图哈萨尔扑来。哈布图哈萨尔跳上马背,马没命的跑起来。跑了一阵,发疯的甩动起来,象是要摔掉身上的哈布图哈萨尔,不管怎么甩,马也没有甩下哈布图哈萨尔。

   哈布图哈萨尔紧紧的抓住马棕,一拍白马,白马受不了哈布图哈萨尔的神力,一阵的乱跑,又跑回了原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哈布图哈萨尔下了马去取弓,他把弓拿在手里一试,真的是一把好弓,单是一拉弓弦就知道这张弓没有上百斤的力气是拉不开的。

   哈布图哈萨尔高兴的拿着弓骑上趴在那里的白马,一阵的奔跑。
   哈布图哈萨尔背着大弓,骑着白马,心理美滋滋的。
   哈布图哈萨尔归还蒙古大营以后的事迹,史书记载的很详细。

   哈布图哈萨尔很喜欢拉自己做的四根弦的胡琴,那时侯战争频繁,不打仗的时候哈布图哈萨尔总是骑在自己的白吗上拉胡琴。那匹白马就象能听懂胡琴的韵律,不管走出多远去吃草,只要是四弦胡琴一响,它就会回到主人的身边。有时候主人不骑在它身上拉胡琴时,它就听着胡琴的音律嘶叫着,亮开四蹄奔跑一圈后又回到主人的身边。有时候,哈布图哈萨尔想到战死的士兵,拉到伤心的时候禁不住流下眼泪,白马就象懂得哈布图哈萨尔的心事一样,跟着流泪。白马随着哈布图哈萨尔南争北战,哈布图哈萨尔凭着自己的神力,战无不胜。白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多次在危难中救出哈布图哈萨尔。

   哈布图哈萨尔就象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白马。白马渐渐的老了,白马要死了,已经几天不吃不喝了,哈布图哈萨尔一直陪在白马的身边。他拉着四弦胡琴给白马听,希望它在四弦胡琴的优美的音律中安详的死去。哈布图哈萨尔很伤心,大家怎么劝他也没有用。哈布图哈萨尔流着泪拉着胡琴,无奈的看着将要老死的白马。突然白马开口说话了:“哈布图哈萨尔将军,我就要死了,不能和您再并肩作战了。”

   哈布图哈萨尔吃了一惊,满脸泪痕的看着白马,拍着白马的头说不出话来。“哈布图哈萨尔,我死以后,您就将我的头放在您那把四弦胡琴的顶上,我的四只腿上的筋,四条长长的筋,抽出来凉干了是四条最好的胡琴弦。就放在您的胡琴上吧!我的尾巴就是您的胡琴的拉弦。我的躯体就当奶奶胡琴的音箱吧!您就让我永远的陪伴在您的身边吧!看着你的子孙繁衍,我的主人,这是我最后的要求。”

   白马说完就死去了。

   哈布图哈萨尔看着自己心爱的白马死了,几天来不吃不喝的白马已经瘦得不成样了,他想起白马刚才说的话又有些不忍心。但是一想到白马那绝望的眼神,他不愿意违背白马的愿望。就吩咐下人找来了最好的工匠,按照白马说的,将白马的头,四只蹄子上的筋,尾巴和骨架都装在了自己的四弦胡琴上了,一把精美的四弦胡琴做了出来。

   哈布图哈萨尔一拉,比他原来的四弦胡琴要好听上十倍。

   哈布图哈萨尔拉上第一曲的时候,军营里的战马齐鸣,就象等待着冲锋的号角一样。有万马奔腾之势。将士们一下被这胡琴的韵律感染。纷纷拿起刀枪,列好队形随时准备冲锋陷阵。这时候,北方的辽人正向蒙古人进攻。他们正准备偷袭蒙古人,战马飞越而上,冲向来偷袭的辽人。哈布图哈萨尔的军队来势凶猛,辽人以为哈布图哈萨尔的蒙古兵早就有了准备,中了蒙古人的埋伏,吓得四散而逃。

   哈布图哈萨尔一看,激动得抱着四弦胡琴流着眼泪。
   哈布图哈萨尔擦了擦眼泪,看看四弦胡琴,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松手。
   哈布图哈萨尔想起自己心爱的白马,眼泪又流了出来。

   辽人彻底被蒙古人打败了。哈布图哈萨尔为了纪念自己的白马,就把自己的四弦胡琴命名为“马头琴”。

    哈布图哈萨尔还把自己的领地称为“科尔沁”,意为带弓箭的侍卫。
    哈布图哈萨尔叫工匠按照自己的马头琴的样子做了很多的马头琴,一时间草原上很多人都喜欢上了马头琴。

   等到了哈布图哈萨尔的儿子,孙子的时候,四弦胡琴有了很大的改进。不象哈布图哈萨尔的那把四弦胡琴那样又大又笨重,而是小了很多,一个人能拿在手里拉。很快就有很多的蒙古人学会了马头琴,而且所有的蒙古士兵都喜欢马头琴的音调。

   按照史书上说的,哈布图哈萨尔“受封领地”的地理位置,据《史集》中记载:“移相哥和拙赤¡哈撒尔氏族的禹儿惕和游牧营地在蒙古斯坦东北部额尔古纳河,阔连海子和海刺儿河一带”。

   哈布图哈萨尔妻妾甚多,相传有40子,但知名者不多,其中著名者有三:长子淄川王也苦,次子移相哥大王,三子脱忽大王。

   哈萨尔逝世后,长子也苦继位,移相哥早在成吉思汗在位时期,就随从大汗身边,得到大汗的信赖。哈布图哈萨尔将自己的那把大弓给他,而那把大弓也只有他能拉得动。移相哥天生的神力,深受哈布图哈萨尔的喜爱,移相哥以高超的箭术著称。

   南宋宝庆元年(1225年)成吉思汗西征归来后曾举行全体蒙古诺颜参加的射箭比赛。移相哥从335步距离射中了靶心,轰动了整个蒙古草原。为了纪念移相哥高超的射箭技能,成吉思汗专门为他树立了举世闻名的“移相哥石碑”。
  
   哈布图哈萨尔的子孙众多,世代繁衍。科尔沁、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阿鲁科尔沁、茂明安、乌喇特、四子部落以及青海和硕特部、阿拉善额鲁特部、卫拉特和硕特部等都是哈布图哈萨尔的后裔。今蒙古国境内也有一部分哈布图哈萨尔后裔,科尔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