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2-5-21 16:53 | 作者: 邵中兴 | 来源: 信鸽365 | 查看: 74630

信鸽眼睛与大脑工作原理的分析---邵中兴

对眼睛研究的文章或者专著很多,特别是前些年最多,近几年少了些。有些文章把鸽眼说的太神奇,误导了很多新养鸽的朋友们;什么样的眼砂配什么样的砂能飞路;什么样的眼砂配什么样能作种;什么样的眼砂是冠军料;什么样的眼志越宽越好等等。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也和广大鸽眼迷恋者一样钻牛角尖,已耽误了十年大好时光。到了90年代,笔者觉悟了,对名家研究鸽眼不再迷恋,不再迷信什么样的眼砂配什么样的眼砂能飞路,什么样的眼砂能作种。笔者是从人类的眼睛开悟的。本人认为:人类的眼睛可分为5种:1、黄眼球;2、蓝眼球;3、绿眼球;4、白眼球(盲人);5、黑眼球。另人类眼病大约可分为:近视眼、老光眼、青光眼、散光眼、白内障等。
     人类的眼睛分析和鸽子的眼睛分析应该一个样,同一个用途。那就是看人体外和鸽体以外的世界,人类的眼睛可分为黄、蓝、绿、白,黑5种,鸽子的眼睛可分为黄、砂、血三大类。如果人类的黄眼球(一般为亚太地区及非洲有色人种)与蓝眼球、绿眼球的人结合成婚,谁能说婚后下代混血儿的视力会在大幅度地提高?正常人的视力1.5,这混血儿的视力能达到2点以上?能在夏天看太阳不伤眼?能在夜里无灯看书写字?反过来讲鸽子的黄眼配砂眼、粗砂配细砂、宽眼志配细线口就能飞冠军?就能飞出好名次?能飞出多少公里没有问题?
     人类的眼睛和信鸽的眼睛是相同的,区别就是一个在空中飞行用,人类的眼睛是在地上或驾驶飞行器用,并无多大的区别。两种内在结构应该也是大致相同的,都是通过眼睛看到后,传送给大脑,由大脑选择后才决定行为。并非眼睛看到后不用大脑,眼睛起决定性作用是不可能的。人类发明的雷达就是根椐鸟类的眼睛结构而设计的,雷达看到了什么就传送到指挥台视屏上,指挥台视屏就是大脑,由此通过计算核准而发出指令如何行动,眼睛并不能决定行为。
     另一个问题,人类的眼病,鸽子的眼睛有没有?我想鸽子也可能会有这种疾病。我的朋友有一羽台鸽灰雌、砂眼,干亮很好看,但吃食经常叼不起来,看不准,叼好几次,才叼到一次。你说它是老光眼,近视眼,还是散光眼、白内障?所以说迷恋眼睛好看的,这样的毛病能看出来吗?本人也有一羽灰雌、黄眼砂、中砂型。未飞路时眼砂平平,飞过500公里以后,眼睛开始发亮,飞过1000公里眼砂变成干黄,黄砂中间增加好多黑点,而且面砂还有不规则的象闪电式的黑线条状。很多鸽友看了后都说好好。随后把它送进种鸽棚,而半年后,上述眼砂发生了变化,黄砂中的黑点和闪电状的黑线条消失了,眼睛又变回了原来的黄眼砂,有点变化就是又干又亮。所以说眼砂变化是后天飞翔中用力过度而形成的。
     目前还没有一个鸟类专家对鸽眼的研究作出结论,而顾老师 “1988年与医生陈长远策划,对鸽眼作了一次科学实验,他们又邀请两位著名病理科主任医师,花了二个月的时间,对鸽眼作了生理解剖,用了10羽信鸽,分2个实验组,把鸽眼冷冻以后切片,在高倍显微镜中放大500-2000倍,观察了眼砂眼志和品性圈的细微结构,并拍摄了彩色照片,结果大失所望,眼砂不是感光细胞,是由营养血管和色素细胞组成,眼志和品性圈是两肌肉,与鸽子遗传性不搭界。”
     通过以上顾老师的科学实验结果,和本人以前的想法一样。综上所述,笔者认为:1、鸽子眼睛的作用就是看路,看眼睛不可能断定能飞冠军。2、鸽子眼睛干亮,说明这羽鸽子身体健康。3、面砂厚有立体感,眼志宽,大多是我国超远程形的。4、洋鸽多为薄面砂,眼志细,还有无线口,这是因为欧洲国家地域小,中短距离形成的。但多次参加欧洲国际巴塞罗那千公里赛,鸽的眼睛经后天劳累也非常好看。5、眼睛灵活,说明这羽鸽子聪明、脑子灵活。6、眼睛不灵活,说明这羽鸽子不聪明、脑子不灵活。7、眼睛好看只起到观赏价值。8、好看的眼睛飞出好成绩,是在飞行中用力过度而变化,后天形成的与好看无关。9、天生好看的眼睛,并不代表它就能飞冠军。10、天生的眼睛好看又飞出冠军,称十全十美,百不出一,少见。夏拉肯大师这样说:体型眼睛、羽质及血统都很完美的鸽子,毫无价值,飞不出大奖来,你能由眼睛看出一匹马的好坏吗?你能由眼睛看出一金丝鸟的歌声悦耳吗?能由眼睛看出一个人是好运动员吗?
     以上笔者的观点,是三十余年的实践认识,有些比喻可笑,但也实在。总而言之,本人的意愿是让迷恋鸽眼研究者,不要钻牛角,对鸽子要全面的研究,如血统是至关重要,身体各部的要求、饲料、管理、鸽舍条件,环境等都很重要。不要形而上学,顾此失彼。
发表于(《中华信鸽杂志》2011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