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1 19:43 | 作者: 齐文博 | 来源: | 查看: 127381

就着甘先生的话题说几句

    浏览网页时看到了甘忠荣先生的文章《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甘先生的文章是针对早在2004年五一前后发表于《赛鸽天地》的一篇文章《亮点,将在千公里的赛场上闪耀》而来的,本不欲作答,讨论问题吗,这无可非议,既然敢写文章公开署名发表,总不会连听听别人的不同意见这点心胸都没有吧,但甘先生逼人太甚,在我的相关文章后面的留言怎么看怎么不像出自一个在杂志上写点文章的人之手,说不得,人家点明了,要我“赐教”,趁着在单位值班的功夫回应如下。

    先指出甘先生文章中的几个常识错误。

    第一,甘先生文章开头说“2005年12月27日18分”,这是一个时间概念的错误,我查了一下,我的文章上传到“全球赛鸽资讯网”的时间是2005年12月27日18时47分34秒。

    第二,甘先生说“在清理网站上未经作者同意私自上传拙作时,发现此文”,并说“该网特约撰稿人齐文博专栏中亦收入该文”,这又是错的,因为我的专栏中收入的是我的文章《亮点,将在千公里的赛场上闪耀》,并未收入您的文章。

    第三,甘先生在自己的文章结尾处说笔者是几个网站的专栏作者、《赛鸽天地》撰稿人等等,不该以下里巴人、乡野村夫自称,且我以乡野村夫自称的话就是“口是心非”,其实,我又何苦愿意做下里巴人呢,阳春白雪岂不更好?可农家门出来的我,祖祖辈辈都在这个海滨小县城生息繁衍,倒是很希望有一个显赫的家世呢,但咱不能硬往自己脸上贴金啊。话说回来,我说自己是乡野之人的确有自谦之意,但跟口是心非搭不上边吧,甘先生不也口口声声说自己的文章是“拙文”吗?既然是“拙文”,还来公开发表作甚?岂不是“口是心非”了吗?用您自己的话奉劝您一句——“希今后勿口是心非”。不过这句话从语法来讲是有毛病的,似乎将“希”字改成“望”字更合适些,或者干脆不要文绉绉的,说成“希望”也不会显得您没有文字功底。

    第四,甘先生在笔者发表于全球赛鸽资讯网的文章后的相关评论中说的一番话,似乎太失君子风度,简直要跳将出来骂娘了,不过,我想说一点,只有中国信鸽信息网和全球赛鸽资讯网两个网站中的文章是我亲自发表的,您列觉得其他几个网站,有的我根本就没有浏览过,至于他们转载,我也没有办法。但做个写文章的人总该有点心胸和气节的,而且是要讲究实事求是的,您甘先生了解我有多少?凭什么说我“胸无点墨和自以为是”?就凭着我反驳了您的文章吗?您的心胸哪里去了?您甘先生了解王伟克先生有多少?什么叫敢为天下先?您这马屁拍得够响的,您的气节哪里去了?我的文章最早发表于《赛鸽天地》杂志社,是由《赛鸽天地》的编委陶永康先生最先审阅的,这么污染眼球的文章竟然能在《赛鸽天地》这本全国最有影响力的赛鸽杂志上公开发表,陶先生工作不力啊!但我并没有听他提起他的眼球被我的文章污染得怎么样了。您作为一个撰稿人实事求是的态度哪里去了?这可是基本素养!

    再与甘先生辩驳几个观点。

    第一,我什么时候否定超远程比赛了?您总不能把您的意思强加于人吧。我的文章一开始就说保留超远程特色无可厚非,各种比赛距离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个人喜好问题不做探讨,通篇文章探讨的是赛制问题。我见到甘先生的文章是在《赛鸽天地》2004年第2期的杂志上,题目是《保留超远程特色,培育全能型快速鸽》,我对此题目提出质疑无可非议,至于甘先生所说的原题《未经训放而千万里归巢的思考》,我是看了甘先生最近的文章才知道的,因为您的文章是在《赛鸽天地》公开发表的,我怎么知道编辑有没有给你改题目?我有必要到网站上查询您的文章吗?

    第二,我确实怀疑您引用的“24天飞回法国”的例证,您所说的史料无非是出自陈文广先生的文章而已,这有什么不能怀疑的?什么叫史料?请问甘先生那只24天飞回法国的鸽子是经过什么部门公证的?你凭什么就能够排除新闻记者为了猎奇和鸽友为了出名而以讹传讹的因素?退一步说话,即便这是真的,那无非是个案,我们总不能以偏概全吧,要不然您也放两只1万公里的赛鸽试试?

    第三,我确实在文章中提到了“虽然笔者并不推崇这种归巢率在10%左右的近乎残忍的超远程赛事,认为这似乎有些缺乏人道”这样的话,但联系上下文意,这属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范畴,您总不能强制我爱上超远程吧。而且,我的文章中紧接着就写道“不也有人认为超远程是万里长征,起到了‘宣传队’和‘播种机’的作用吗?所以,拙文不涉及‘保留超远程特色’的个人感情和爱好问题。”请您不要为了达到自己的批判目的而断章取义!至于您所列举的前国际鸽联主席卡洛斯先生在山上建鸽舍的例子,与我所探讨的比赛制度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您这是为了批判而批判呢,还是为了辩理而批判?

    第四,众所周知,只要参加赛鸽运动,就肯定会有丢失鸽子的风险,在一切情况正常的情况下,赛鸽的归巢率与比赛距离是成反比的,这是常识,您不会否认吧?如果您咬住我的个人观点“归巢率极低的超远程比赛有些近乎残忍”不放,非要引申为丢鸽子就是“残忍”的,把问题极端化、扩大化,这是抬杠,是上纲上线!如果我反过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您扣上一顶“文革遗毒还没肃清”的帽子,什么感觉?

    第五,甘先生所举的1960年巴塞罗那大赛的例子是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巴塞罗那年年糕,1960年以外的比赛呢?没听说哪一年的巴赛是专门挑选恶劣的天气去放鸽子来着。

    第六,甘先生所举的台湾比赛的例子正说到点上了,我想讨论的就是赛制的问题,台湾倒是想放得更远一些,能实现吗?台湾开始不也不是海翔吗?为什么改了?您自己说出来了——防止陆上作弊,只得移师海上。

    第六,谁说超远程比赛不能保留了?只要有人参加,就是有生命力的,想取缔都难。以长距离比赛为重点,短、中、长、超长并举,这是一个发展方向的问题,不是靠谁呼吁呼吁就能让哪一个更热门、哪一个更冷门的!大家需要的才是真正的热门!中鸽协搞各个距离的品评赛,正式赛制规范化的体现,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么难为情的?

    第七,甘先生真该再好好看看自己的文章了,您的文章中列决了数个年龄较小的鸽子远距离归巢的例子,口口声声说七十年代未经训放而从两千多公里飞回昆明了五羽幼鸽,我通过您所举的例子认识到决定赛鸽归巢的最重要的因素是鸽子的品质而不是年龄,这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啊,您怎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来了?

    第八,国际著名的巴塞罗那、帕品那、波城等比赛,空距都是1000公里左右,我国近年来也实现了千公里当日归巢,事实在这里摆着呢,还用辩什么?“适飞”和“能飞”的概念您先搞清楚了再写文章批驳不迟!

    第九,能不能培育出“全能型”赛鸽,是个人的认识问题,我个人认为作为普通的鸽友,能够抓住自己赛鸽的某个优势,通过不懈的努力培育出适合自己的有独特特色的优良赛鸽来,本身就是一种胜利。甘先生认为可以培育出“全能型”赛鸽,那完全可以去培育,谁也不会阻拦的,但有三点请甘先生注意,一是能够全面推开,不能说我的某某鸽子(个体)是全能型,最起码能培育出一路特性相对稳定的短中长超长并举的鸽子来,则中国鸽坛幸甚!二是千公里当日归巢的鸽子在国内已经出现了好几年了,难道甘先生不知道?但您有没有考证过这些千公里当日归巢的鸽子在短距离和中距离的比赛中是不是也在第一梯队归巢?如果还没有考证过,那么,冠以全能型赛鸽还为时过早!三是注意用手去做,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用嘴来说的层面上!

    第十,关于甘先生的《“国血”提法科学吗?》一文,我确实未曾读过,等以后有机会在拜读吧,不过,关于拙文《国血鸽惹谁了?》,对一般意义上讲的国血鸽并无任何否定之处,文章必须放在当时的环境中来读,当时,有人出于这样或那样的目的爆炒国血,引发了一些恶批国血的文章,我深感国血鸽子是无辜的,所以写篇小文章替国血鸽(而不是养国血鸽子的人)鸣冤,拙文的最后几句话烦请甘先生读一读——可见,国血鸽在这里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难言啊!国血鸽惹谁了?国血鸽谁也没惹,是一部分人惹着了另一部分人!甘先生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说有一位中国信鸽信息网的版主对您说“连国鸽都没有,还妄谈什么国血?”,您奉若经典,可我倒是不明白了,中鸽协每年发行那么多的CHN的足环都哪里去了?

    甘先生《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一文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提的宝贵意见。欢迎赐教。”我再回敬给先生吧,不过我倒真的是希望先生能够拿出点心胸来,以这样的心态来看待不同的观点。

                                          齐文博于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