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各地公棚 各地协会 俱 乐 部 各地鸽舍 信鸽商城 鸽业大全 分类信息 专题报道 问 吧 信鸽百科 天气查询 鸽友论坛
P K 信鸽知识 信鸽资讯 失鸽园地 鸽友图库 名家专栏 视频播客 在线电视 精彩日志 杂 志 鸽友家园 地图查询 会 员 区

发布: 2010-5-11 19:43 | 作者: 齐文博 | 来源: | 查看: 133366

我的引种观

    引种,即花钱买鸽子,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事情。花同样的钱,有的人能买回家一个非常发挥的系统,而有的人却将为数不小的一笔资金变成了沉没成本。其实,这就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是养鸽人的信息储备是否充足、理解鸽子是否深入的直接反映。我觉得,养鸽子不能像吃快餐那样,只图一时痛快,只顾眼前利益,而是要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在观念领先一筹,敢为人先,能看准并挖掘那些具有巨大的潜在能量的鸽族,则受益无穷。

    就整体而言,我个人还是十分认同赛鸽王国比利时的赛鸽品质的,当然,推崇比利时的赛鸽品质,并不是说比利时的赛鸽都是好的,好鸽子无论在哪个国度都永远是少数,这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但是,近代以来,比利时的社会、自然、人文、物质等因素较适合于赛鸽运动的发展,完善的竞翔体系造就了一个数量较为庞大的佩戴着BELG足环的优秀赛鸽群体,这些优秀个体的产生,造就了一个个强势发挥的赛鸽家族,也因此而造就了一个个我们耳熟能详的赛鸽名家。这些农民出身的比利时赛鸽名家,大多生活较为宽裕,能够沉得下心思,耐得住寂寞,培育的鸽子相对成熟,给无数的赛鸽高手们源源不断的提供着高品质的种鸽。不论是中距离的路易斯·凡龙、万侯·尤特豪芬、佛罗·英格斯,还是长距离的乔治·卡度斯、依天·迪沃斯、罗杰·福罗列宗,哪一个不是根据自己对赛鸽的认识和实践抓住了几个数量非常有限但品质绝对领先的鸽子,紧紧抓住其鸽族的某些特殊优势,经过十几年、几十年的不断选育而成?他们抓住了当时的绝对优势鸽族,充分信任,充分挖掘,充分利用,不朝秦暮楚,不一山望着一山高,虽然其间也有引进和交流,但始终没有脱离自己的鸽子,这才有了今天的一番成就。

    荷兰的考夫曼也好,德国的西格慕勒也好,中国的张王李赵也罢,这些名动一时的人物,哪一个脱离了比利时的这些名家了?飞出成绩了,名重一时,不消几年便江河日下,于是乎,不得不再次登门引种,新的来源于那些老农的鸽子加入进来,又会有几年好光景。说到这儿,也许有人会反驳,我用的就是国血,飞得很好呢。如果有谁用地道的国血飞得很好,我觉得这真是一件好事情呢,说明鸽子的主人对鸽子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几十年发展下来而不衰败,确实难能可贵,这样的人值得敬佩!不过话说回来,国血是什么?在我的意识里,所谓的国血,就是早年李梅龄、汪顺兴等老一辈上海名家培育出来的鸽子,李梅龄的鸽子来自德国,汪顺兴的鸽子来自日本的军用鸽(产地是欧洲),太多的资料显示,欧洲众多国家的赛鸽,几乎都是直接来自于比利时的。

    在我看来,来自荷兰的考夫曼算是最会买鸽子的人了,他的名字在中国曾经一度炙手可热,根据可以了解到的资料分析分析他的引种历程,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考夫曼是养中短距离鸽子的,引种目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锁定了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省,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期,引进了20多只詹森兄弟的鸽子,那个时候爱德兰·詹森还活着,詹森兄弟的成绩如日中天,他们的引种目标是正确的,两只80年代初期的詹森鸽子在考夫曼鸽族的构建初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紧接着,考夫曼父子又引进了同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省并且声明一直不坠的路易斯·凡龙的鸽子,詹森配凡龙成为当今考夫曼父子鸽舍内几只源头种鸽的共同血缘。这大概可以算作考夫曼父子引种的第一阶段吧,即上个世纪80年代引进詹森兄弟、路易斯·凡龙这两个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中短距离血缘并籍此而形成自家班底阶段。

    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中期,考夫曼父子引进外面的鸽子来改善自己的血统,这次的目标是凡·代客和万侯·尤特豪芬,仍然是来自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省。具有代表性的鸽子是凡·代客的黄金女郎和万侯·尤特豪芬的皇家之灰,这一次,考夫曼父子的目标似乎更加明确,黄金女郎和皇家之灰都是这两个家族当时正在发挥的一线大名鸽直子女(黄金女郎是凡·代客基础种鸽食人者直女,皇家之灰是万侯·尤特豪芬基础种鸽年轻斑格二号直子).新鲜血液的加入使得考夫曼父子鸽舍的老鸽族詹森配凡龙沸腾了!黄金女郎与绅士号(考夫曼父子鸽舍的老鸽族)水乳交融,做出了以小迪克为代表的一大批明星鸽子,成为考夫曼父子鸽舍当之无愧的黄金配对;皇家之灰配朱迪(考夫曼父子鸽舍的老鸽族)也做出了包括2001年NPO鸽王9位、AFD中距离鸽王10位,2002年Chima亚军在内的许多赛场翘楚。这可以算作考夫曼引种的历程的第二阶段,即90年代初、中期引进凡·代客、万侯·尤特豪芬一线大名鸽直子女打造自己的黄金配对阶段。

    言及黄金女郎这只鸽子,勾起自己的一些思绪,说几句题外话吧。我有一挚友,姓关名志刚,河北邢台人氏,超级鸽迷。他手里有一只北京某人的2000年的天落鸟(后来几经辗转联系上了原鸽主,了解到此鸽系两只1998年的考夫曼鸽子所生),先后配了几羽雄鸽,做出子代无论是在当地协会参赛还是交公棚都飞得相当出色,作为一个中低收入阶层的鸽友能拥有这样高级的种鸽,也算是因缘际会,好人得好报了,可志刚并没有像多数鸽友那样看到这只鸽子用出来了便跑去引进它的平辈鸽子,而是在孜孜不倦的寻求更高级、更合适的鸽子来延续它的某些特殊优势,他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就算再买来20只这鸽子的平辈,也未必能有什么更大的收获,大自然给他送来了这么一个极高品质的天落鸟,只当是中了一次六合彩吧,若指望从它的平辈中买到更高级的鸽子,概率基本上等于再去买彩票中六合彩了。其实,普通鸽友买到的天落鸟是如此,名家做出的名鸽之后又何尝不如此呢?好鸽子总是极少数!考夫曼父子的黄金女郎是一块儿金字招牌,可这盛名之下,掩盖了多少默默无闻的平辈鸽子呢?据我所知,考夫曼父子买的凡·代客食人者的子代不止一个,可真正好用的无非一个黄金女郎而已,它的兄弟姐妹们哪里去了?当凡·代客打着“考夫曼王朝的缔造者”、“撑起考夫曼王朝的半壁江山”的旗号在国内考夫曼热销的情况下进军中国市场的时候,国内很多人斥重金引进了黄金女郎的平辈鸽,结果如何?没见第二个黄金女郎出现,也没见有谁籍此而撑起了第二个考夫曼王朝。看来,引种确需足够的智慧以发现好鸽,确需足够的胆量敢于去吃第一只螃蟹!

    言归正传,继续引种的话题。我认为考夫曼父子引种的第三个阶段,就是二十一世纪初期引进比利时安特卫普中距离名家佛罗·英格斯的鸽子。佛罗·英格斯的鸽子是一个长期种群内近亲繁殖的中距离赛鸽家族,即十年如一日的玩下来,无非78年的老浅斑和81年的白条号两个路子,他不仅自己在利蒙治、亚精顿、波治等比赛中的成绩足够耀眼,更重要的是,在比利时用佛罗·英格斯的鸽子杂交自家赛鸽血统取得巨大成功的人多不及载,包括万侯家族的利蒙治全国冠军年轻布莱罗(天津天体鸽舍引进后更名为宙斯)的父亲也是一只来自于佛罗·英鸽斯鸽舍的81年的白条号直子。聪明的考夫曼父子或许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开始着手引进他们的鸽子的,这一步,他们走得稳妥,成功,没有风险。2005年,考夫曼父子鸽舍成绩最好的鸽子即含有一半佛罗·英格斯的血统,这只当家花旦的父亲是一只名叫硬汉的鸽子,是考夫曼的黄金配对绅士号配黄金女郎的儿子;母亲来自于佛罗·英格斯鸽舍,是飞过三次冠军的95-036的女儿,036为佛罗·英格斯鸽舍当今第一主力种雄94-178配93-612直子。选择佛罗·英格斯这样一个长期近亲繁殖、无论是自己参赛还是别人用他们的鸽子参赛都取得了耀眼成绩的鸽族,对于考夫曼父子来说,无疑是正确的。行文至此,我感慨,聪明的考夫曼父子!

    近段时间以来,我看到考夫曼父子也参加了比利时天堂网的拍卖会,看他参与竞拍的鸽子,无不是比利时长距离地区(东佛拉芒省和西佛拉芒省)名家做出的优胜鸽,他们意识到了什么?结果又将如何?成绩单将会说明一切,我们有理由静候佳音。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觉得探索发达地区,借鉴成功经验,剖析名家做法,引发大家思考,这些都是有益的。大师之所以能成为大师,那是打破了自己思想的束缚,通过实践的奋斗来换取的称号,我们虽然不能够成为大师,但是,寻找一些大师的足迹,去欣赏,去领略,去借鉴人家成功的经验,或许也会有所裨益。